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四百零四章 杀意
    “一群废物!我大清白白养了你等!来人,把蒋永忠这狗奴才拖下去,斩讫报来!”

    清军主帅帐内,岳托脸色铁青地指着帐下的孔友德等人喝骂着。

    随着岳托的一声令下,两名身形壮硕的侍卫疾步上前,把今日率领汉军旗进攻的副将蒋永忠头盔一把打掉,伸手抄入他的腋下,倒拖着离开营帐。

    一旁的尚可喜眼角抽动数下,身子略微动了动,但最后还是忍住了出面求情的冲动。

    片刻之后,一名侍卫一手持着犹自滴血的长刀,一手提着蒋永忠脑后的金钱鼠尾进入帐中,随即单膝跪地将脖颈处还在滴滴哒哒淌血的人头高举,大声禀道:“禀主子!蒋永忠人头在此!”

    岳托面带厌恶的一挥手,侍卫起身躬身一礼后,提着人头大步而出。

    尚可喜看到跟随自己多年的心腹爱将眨眼间掉了脑袋,心里的感觉也是复杂已极。

    “恭顺王、智顺王、怀顺王,你们都说说吧,照这样打下去可不成!须得想法子尽快破了对面明军不可!不然本王如何向皇上交代?手握数万强兵却连几千明军的营地都打不下来,传扬出去的话,我八旗威名何在!大伙儿都议一议,今日必须将明军灭掉!”

    岳托越说心情越发焦躁起来。

    他忽地起身离开座椅,眉头紧皱,背负双手在宽敞的营帐中来回走动起来。

    他率军至此已经有五日之多,与明军对阵两次全部失败。

    第一阵还能有轻敌的念头在里面,可今日第二阵败北可就和轻敌无关了。

    这要是再拿不下来,估计济尔哈朗就会让两白旗前来替换他了,到时候他只能灰溜溜地回到后阵看着多尔衮兄弟们立功了。

    今日一战,汉军旗伤亡达到五百余人,镶红旗也有近三百人的伤亡,百余辆盾车几乎全部被毁,可却连和明军肉搏的机会都没有。

    这支明军的火器太可怕了。

    在后面高处观阵的他将整个过程看在了眼中。

    尤其是最后连绵不绝的爆炸,身处其中地清军几乎无一能逃的出来。

    孔友德与尚可喜、耿仲明三人相互对视一眼后,孔友德出列禀道;“王爷,您可是忘了一件事?您把宁远那边的蒙八旗给忘了吧?以现下情形看来,以步卒与明军对战怕是很难有成效了。这倒不是我军不够勇悍,而是根本无法近身搏杀啊!奴才觉着,与其将蒙八旗的铁骑放在宁远那边监视,不如抽调回一部来,用铁骑来冲明军阵营,到时候步卒尾随其后,一旦冲阵成功,后阵便借机掩杀,如此明军必败!”

    “奴才觉着恭顺王说的有理!步卒自五十步外开始前冲,到明军近前至少需要二十息上下,这就给了明军从容施放火器之时间。而马队自两百步外提起马速,至五十步时已达极速,剩余地五十步不过瞬间即至,明军火铳轮射根本来不及!就算有所伤亡,也远教步卒来的少!”

    尚可喜也是接着孔友德的话继续劝说道。

    “禀王爷,奴才赞成恭顺王与智顺王之言,此策确属目下唯一可行之策。另就是,奴才觉着,待蒙古铁骑抵达后,冲阵前,我军先以红衣大炮摧毁明军工事,待明军前无遮挡,再以马队冲至,如此则更为妥当一些!”

    耿仲明出列施礼后也是说出了自己建议。

    他们三人已是存了一样的心思:如果再这样硬打下去,岳托肯定还是派汉军旗打头阵,到时候死伤的都是自己的手下,若是折损严重的话,那他们几个在皇太极面前可就没那么重要了。

    虽说折损的人手可以从包衣中择青壮补充,可这打仗不是只要人多才行,而是要有经过足够多的训练,然后再上阵打拼才可以的。

    现在立功不立功倒是其次,先保住自己的实力再说,想来想去,孔友德便想到蒙八旗。

    就让那群骚鞑子当替死鬼好了。

    早就停住脚步地岳托越听越觉着有理,适才的满面阴云也变成了喜笑颜开之色:“好好好!论起冲锋陷阵来,你们汉人不行,但论起鬼主意来,还是你们汉人心思更多!本王虽是想过此事,但生恐宁远那边有明军大兵在侧,一旦我军防御兵力薄弱,明军趁势赶来救援,那边有些棘手了!这样吧,本王这就下令,抽调三千蒙八旗来此,智顺王,你即刻率部下移营宁远,不使宁远方向兵力削弱!”

    就在清军第二次攻打秦军营地时,镇远堡内的陈奇瑜正在召集堡内的将领分派任务。

    面积不大的镇远堡内现有近两千驻军,其中五百名京营士卒算是陈奇瑜的标营,剩余的一千余人人则是原来的辽西官军。

    这一千余名辽西官军分别由宁远分守参将贺歉和游击李禄统领,其中贺歉手下有五百余人,李禄则是领着八百人。

    二人本来在宁远驻守,但在孙传庭率大军抵达前,兵部将他们一起调到了得胜堡。

    大明统兵大将的官阶由高到低大体为四阶:总兵、副总兵、参将、游击。

    虽然高阶将官有统兵权,比如某总兵麾下有副总兵、参将、游击,但这些将军以上的将官也有自己的辖地和部属,平时各自驻扎防地,很大程度上,总兵对他们的约束力很小。

    再比如贺歉和李禄,虽然贺歉官阶为参将,但他对低一阶的游击李禄却并没有管辖权和指挥权。

    自打数日前知悉清军大队人马正在赶来后,陈奇瑜便立刻将堡内贺歉和李禄手下的夜不收全部派遣出去,四处打探清军的动向。

    由于东向驻扎清军太多,夜不收无法抵近探查,所以陈奇瑜对清军攻打秦军营地的战果并不知晓,但这并不妨碍他对清军的大体部署和目的做出了准确的判断。

    在吩咐夜不收将宁远城外之敌的粮草存放处探查清楚后,陈奇瑜决定选派小队敢死之士,夜袭敌营,放火烧毁其粮草辎重,逼迫清军回撤。

    “贺歉、李禄,本官吩咐之事可已准备妥当?此事事关整个战局之成败,容不得半点疏忽,若倒时无果而终,那就休怪本官拿军律作伐!”

    一身大红仙鹤补服地陈奇瑜神态威严地坐于守备官署大堂的主座上,陈奇之立在他的身侧,贺歉、李禄、京营千总韩灌则是站于堂下听令。

    “禀大学士,卑下已自手下八百人中征募五十名敢战之卒,只等大学士一声令下便可赴死!”

    看到贺歉没有表态,李禄犹豫了一下后弯腰拱手行礼回禀道。

    “贺歉,你那边是何情形?为何不回本官之话?!”

    陈奇瑜冲着李禄微微颔首之后,语带不善地看向了贺歉。

    “禀大学士,卑职只征募三人,比不得李游击,故此才没敢回话!”

    贺歉不满地瞥了一眼李禄,语带敷衍的草草拱手回道。

    李禄则是神态平静地目光低垂,没有和他有什么眼神上的交汇,韩灌则是用极度不悦地目光地瞪了他一眼。

    当初洪承畴督师蓟辽路经宁远时,作为祖大寿家将出身的贺歉就表现出了对他的轻视之意,更别提眼前这位所谓的空头大学士了。

    陈奇瑜闻言大怒,心中杀意顿生,但面上却是丝毫不露声色。

    他可不是洪承畴那种不喜得罪人的性格,杀伐果断的性格才是他当年立下赫赫功劳的主要原因之一。

    他才来关外不久,所以并未将贺歉等人的底细摸透,只是对堡城中的军伍有个大致了解。

    但现在看到贺歉的这种举止神态,陈奇瑜一下子明白,这人肯定是有所倚仗,故此才摆出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

    “呵呵,究竟是九死一生之事,寻常人等难免有贪生之心,若是人数过少那便只用李禄这五十人便好!这样吧,贺参将且稍稍歇息,本官稍后还有升赏之事要讲。李禄,韩灌,你二人随本官入内商讨一下夜袭之事。安素,给贺参将端搬个座椅来!”

    说罢,陈奇瑜起身离座,在冲着陈奇之使了个眼色后,便施施然向二堂行去。

    韩灌和李禄赶忙举步跟上,贺歉依旧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陈奇之赶紧搬了一张椅子过来,热情的招呼贺歉坐下,随后有一句没一句的和他攀谈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