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四百零五章 斩将
    陈奇瑜转过屏风进入二堂,前行几步在主座上坐了下来,韩灌和李禄紧跟着走了进来。

    “李禄,你近前来!本官有话问你!”

    在确认听不到大堂内陈奇之与贺歉的讲话声音后,陈奇瑜沉声吩咐道。

    正感到莫名其妙的的李禄闻言急忙上前拱手道:“不知学士有何吩咐!”

    “本官问你,你李禄是否还是朝廷之官将?你手下之士卒是否还听从朝廷之令?”

    腰板挺直地陈奇瑜,目光炯炯的直视着李禄的双目,语气严厉地开口发问道。

    李禄闻言赶忙躬身抱拳回道:“回禀学士,卑下从来便是大明官将,手下士卒向来是朝廷之兵!卑下对朝廷一向绝无二心!”

    虽然不知道陈奇瑜为何问出这几句话,但李禄心里隐隐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好!本官就等你这句话!本官虽是来此不久,但静观你之行举,对朝廷尚存敬畏之心,这在关外已是难得!现今东虏大军压境,局势危在旦夕!本官身负皇命督军,绝不容有不听将令之事生发!”

    陈奇瑜一边说话一边观察着李禄的表情和举动,在看到李禄依旧是一副恭敬地神态时,他紧接着开口道:“李禄,你任游击一职已有多久?”

    “回禀学士,卑下自崇祯五年末由千总升任游击一职,至今已是五年有余!”

    李禄恭敬地回道。

    “唔,本官预备上奏朝廷,将你擢为分守参将一职!但在此之前,你要做一件事,以此来证明你对朝廷之忠心!你可愿听本官之令?!”

    陈奇瑜身子前倾压低声音,用犀利地眼神逼视着李禄。

    李禄闻言先是心中大喜,随后立刻意识到了什么,脸上的神情也变得挣扎无比。

    他已经大致猜到了陈奇瑜要让他做什么事了。

    投名状。

    升为参将的投名状。

    陈奇瑜见状微微一笑,身子慢慢后仰靠在椅背上,并没有继续出言催促李禄。

    刚才在大堂中从贺歉对李禄的语气行举来看,两人之间并不是性命之交的关系,虽然同为辽西将门出身,但在关系到切身利益的时候,他相信李禄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他事先吩咐过,让贺歉和李禄分别从手下中各自挑选出五十人,然后用这百人小队去夜袭清军,从李禄听令行事的举动就能看出,此人对朝廷还是忠心的。

    而贺歉对自己的号令置若罔闻、敷衍塞责,摆明了对朝廷毫无敬畏之心,这等人留着也是徒耗国帑的祸害,值此大敌当前,此人必须要除掉。

    此刻李禄的内心也是纠结无比。

    他与贺歉共事多年,虽然谈不上多好的交情,但毕竟份数同僚,都属辽西将门中人,贺歉更是辽西头号人物祖大寿极为信任地亲信之一,自己要是动手火拼,那就意味着彻底脱离了辽西将门,从此只能依靠朝廷了。

    但与此同时,李禄对自己现在的官阶心里一直感到不满。

    因为他不是祖吴两家嫡系的缘故,所以尽管战阵上立功不少,但混到三十多岁,才只落了个区区游击将军的职位,而贺歉这等草包却因与祖家亲厚的关系,顺风顺水的升到了参将一职。

    “禀学士,卑下愿以朝廷号令为准,一切但凭学士吩咐!”

    内心斗争激烈的李禄终于做出了选择,他单膝跪地,双手抱拳过顶,低头冲着陈奇瑜行礼道。

    “好!本官果是未曾看错与你,此举方为深明大义、识时务之人!李禄,本官命你即刻率人将府外贺歉手下亲随全部斩杀!之后率部围住其军营,对营内士卒进行甄别,凡是日常与其亲近者,全部就地斩杀!余者收缴兵刃盔甲后与营内禁足!就如此吧,你去将贺歉招进二堂来,韩灌,此事由你料理,去吧!”

    陈奇瑜果断的对李禄下达了命令,随后即刻起身,从二堂后门回了后宅。

    对于诛杀一个参将这种小事,陈奇瑜丝毫未放在心上。

    依照他的想法,辽西将门上下尽皆该杀。

    大明前几年差点崩溃,每年几百万的辽饷就是罪魁祸首之一。

    耗尽国力来对付一个两百万人的小小建州,这中间有多少人趁机上下其手、损公肥私,却导致朝廷因为加征而惹得天怒人怨。

    堂内二人恭送陈奇瑜离开之后,李禄一咬牙转身去往前面,韩灌则是将燧发手铳摸出,开始装填弹药。

    “贺参将,学士里边有请!”

    行至大堂的李禄传话完毕,用复杂难明地眼神看了一眼贺歉后随即大步出了大堂,穿过堂前的院子向守备署衙大门外疾步而去。

    此时的贺歉尚不知死期已至,听到李禄的话语后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冲着李禄冷哼一声,举步向二堂行去。

    适才陈奇瑜所说的升赏一事还在贺歉脑子里转悠着。

    他心中已是认定,现在八旗大兵已至,朝廷还得指望他们这些兵头出力,所以不得不拿出官阶和金银来收买人心,这已经是皇帝和那些文臣惯用的套路了。

    他一边想着好事,一边漫不经心地举步迈入二堂之中。

    然而,他想要的东西根本不在,只有几步外全身披挂整齐的韩灌手持短铳对准了他,没等他做出任何反应,一声巨响在不算宽敞的二堂内回荡开来,贺歉的身子如同被一柄重锤击中一般,大睁着双眼仰面直挺挺的倒在地上。

    约莫过了一盏茶的功夫,陈奇之来到了后院陈奇瑜的书房内,将外面一切都已了解的消息告诉了自己的大兄。

    贺歉带来的十余名亲兵全部被李禄带人诛杀殆尽,李禄已经带着贺歉的人头赶往贺歉的兵营,五十名士卒组成的夜袭小队很快将会由西门出城,之后有西面的群山密林中前往宁远城外的建奴营地,只待宁远方向的官军于建奴交手,他们就会在夜里发动突袭。

    陈奇瑜在定下夜袭之计后,派遣夜不收将自己的手信送往宁远城中,希望孙传庭到时能出兵配合自己的行动,牵制和吸引清军的注意力,好让这只夜袭的小队能更加顺利的实施这个计划。

    孙传庭的回信很快就传了回来。

    在信中孙传庭表态会全力支持陈奇瑜的这个计划,并表示会趁机遣大军出城,突破清军的封锁后,挥师北上支援孙应元部,将宁远方面的清军逼回到明军辎重营地附近,并伺机与清军展开攻防大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