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四百零六章 列阵
    就在岳托准备派遣快马前往宁远城外的清军营地,告知阿巴泰调遣三千蒙古八旗前来围攻秦军的时候,宁远城北门厚重的城门缓缓开启,两千身着各色铠甲的骑兵以两骑为一排驰出城门洞,随后打马直奔向前。

    紧接着,先是一千名身着红色绵甲的刀盾手列队鱼贯而出,然后分成两队,在旗帜的引导下向两里之外的壕沟处行进,在抵达后向两侧展开队形,随后四千名火铳手紧随而出,在刀盾手中间组成了四个方阵。

    之后四千名长枪手出城,在铳手后面三十步列成同样的阵型。

    清军所谓的挖壕围城,并不是将壕沟挖成连接起来的形式,而是在中间留下了四条宽约十步左右的通道,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诱使明军出城与他们野战。

    在宁远城门打开的时候,通道百余步外游荡的几股清军游骑中便有人打马向五里之外的大营飞奔而去。

    数百骑的清军当中,或有人打马近前观察明军动静,或是数人毫不在意地围坐歇息说笑,或是几骑在追逐打闹,并未将一队队正在出城的明军放在眼中。

    随着大队的明军陆续出城列阵,清军大营响起了嘹亮的号角声,没过多久,远处闷雷般的声响中,大股的尘烟升腾而起,六千蒙八旗骑兵挟着仿佛能吞没一切的气势纵马而来。

    六千蒙古骑兵如洪水般涌来,在距壕沟三里处分流为两个大队,遮护住了两翼,只留下了正面大片的开阔地。

    没过多久,随着漫天招展的旌旗,身穿一身黑色锁甲的绕余贝勒阿巴泰,在百余名巴牙喇的护卫下子大营中纵马而出,除了三个牛录的清军留守大营看护辎重以外,十二个满编牛录、共计三千六百人的镶蓝旗清军列阵出营,向着出城的明军而来。

    就在清军大队步卒出营时,明军几个方阵列阵完毕,随后两千名民壮涌出城外,在各自营头的带领下,手持铁锨锄头箩筐麻包等各种器具来到壕沟边开始动手挖土。

    清军百余哨骑见状飞奔过来查探,明军四个方阵前排铳手在千总的大声号令下举铳指向前方,清军哨骑面对着一长溜黑黝黝的铳口,心头不禁也是一阵发麻,在没搞清楚民壮为何掘土的情况下,也只得拨马避到百余步外。

    没用一刻钟的时间,就在清军马队的注视下,二十余座半人高、长宽各丈余、后面有长长斜坡的宽大平台便在壕沟边上筑成,辎重营的民壮随即纷纷撤回了后面。

    紧接着二十辆牛车拖拽着按着两个轮子的炮架缓缓驶出城门洞,炮架上是二十门五百斤重的佛朗机炮,民壮们筑成的平台就是为这些杀伤利器准备的炮台。

    当三千余清军抵达中间的战场时,明军的二十门佛郎机炮也基本上架设完毕。

    “督帅,战阵都已备好,还请督帅下令!”

    宁远城北门城头上,一身锁甲的秦军总兵周遇吉抱拳拱手向孙传庭大声禀报道。

    “好!本官就在城头观周将军如何破敌!去吧!”

    一身大红官服的孙传庭负手挺立,一双炯炯有神的双目远眺着清军的阵型沉声下令道。

    “卑职定不负督帅之望!誓将建奴败于宁远!”

    周遇吉再次抱拳施礼大声回禀,随即转身带着亲兵下的城来,跨上坐骑由城门洞疾驰而去,身后数十名亲兵催马紧随其后。

    周遇吉在策马奔至一座最高的平台跟前勒住坐骑,翻身下马后沿着斜坡上了平台,几名负责传令的亲兵也跟着上来。

    上了平台之后,在城头早就将清军阵型观察好的周遇吉随口吩咐一句,身边的一名亲兵将一面黄色三角旗高举左右摇动,身后辎重营的几百名民壮抬着拒马跑向两侧的通道,快速越过壕沟后向侧翼飞奔而去。

    一声不算长的号角声吹响,约莫三里地之外的清军骑兵分别驰出一支两百人的小队,迎向抬着拒马的民壮,准备把这些大胆的尼堪全部杀死当场。

    民壮们眼瞅着正在加速冲来的清军战马,一个个不由得慌作一团,要不是带队的营头大声喝骂着,很多人就要丢下拒马翻身而逃了。

    就在这时,几道霹雳声在天空中炸响,城头上四门数千斤的红夷大炮次第打响,五斤重的弹丸呼啸而出,在天空中划出数道美妙的弧线后,砸向了正在向民壮们冲来的清军骑兵前进的路线上。

    两颗先发的弹丸并未直接命中敌骑,而是在落地后陡然跃起扑向正在提速的清军马队。

    一名冲在最前的蒙古骑兵被落地后瞬间弹起的弹丸直接命中,上半身被砸的稀烂,胯下的战马仍旧往前疾奔。

    击穿他身体的弹丸并未减缓速度,而是继续前冲,向犁地的犁头一样,在清军的马队中犁出一条长长的血道。

    弹丸所经的线路上,五六名清军或是被直接砸死,或是坐骑中弹前扑倒地,然后被后面躲闪不及的战马踏成肉泥。

    四枚先后飞来的弹丸供造成了二十余名清军的死伤,倒地的战马也也在清军马队中引起了不小地混乱,后排的骑手不得不提缰跃马闪避,两侧马队的速度也为之大大减缓。

    连续响起的炮声宛如给民壮们打了一针强心剂,本来怕的要命的民壮们顿时胆气一壮,不由自主地加快脚步前冲,然后将拒马随意一丢,随即在营头们的呼喊下撒腿向后狂奔。

    两百多具胡乱堆放的拒马形成了大片的障碍区,清军马队在短暂地混乱过后再次提速冲来,但眼看到一堆无法穿越的障碍物挡住了去路,无奈之下只能眼睁睁看着百余步外羊群般的民壮跑回来壕沟以内。

    大批拒马摆放的虽然差强人意,但也能起勉强到遮蔽明军两翼的作用,周遇吉随即下达了进一步的指令。

    一杆赤色大旗左右摆动数下,四个长枪方阵分别向两边最外侧的通道行去,穿过通道后向两侧前进,最后在拒马后面组成了两个大方阵。

    紧接着,作为主攻的铳手方阵由中间的的两条通道鱼贯而出,在前行两百余步后站定,汇集成两个间隔十步、每排四百人,一共五排的大型方阵。

    明军的两千骑兵和一千名刀盾手则是原地待命,随时伺机而动。

    两千骑兵是孙传庭抵达关外后,将宁远附近堡城中的关宁马队整合而成的,因为数量远教清军骑兵为少,所以只能在较为安全地区域等候战机。

    根据事前的会商,明军以防守的姿态出城列阵,等待清军的大举进攻。

    这种布置并非秦军不够勇悍,而是孙传庭想利用清军上下普遍存在的轻敌念头,准备将佛郎机炮的威力发挥到极致而采用的战术。

    有效射程四百步左右的佛郎机将会是决定这场战斗走向的胜负手。

    诱敌来攻,给清军造成重大杀伤的同时,也会把清军的注意力全部吸引过来,这会使得陈奇瑜的奇袭更加有把握。

    “阿息保,你带五个牛录正面准备,库勒擦,你带五百弓手、五百步卒去右翼,把后面的阿哈调来一千人,你指挥弓手掩护他们破除拒马,之后格日楞带一千马队冲,步卒跟进冲杀!今日定要教这帮明人看看我八旗的威风!”

    骑在马上观阵完毕的阿巴泰大声下达了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