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四百零七章 冲锋
    “开火!”

    随着炮营把总的一声令下,左侧的五门佛郎机炮依次发出了震耳欲聋的怒吼声。

    被清军从后营赶来准备上前拆卸明军拒马的千余名包衣,包括五百名清军弓手,在还没有靠近拒马的时候便遭到了当头一击。

    五颗弹丸先后落在密密麻麻的的包衣以及清军弓手的人群之中。

    由于人员密集的缘故,这次弹丸的杀伤效果非常明显,五颗弹丸分别犁出了五道血路,四十余名包衣和弓手或死或伤,鲜血残肢遍地都是,重伤未死者的惨嚎声让听上去分外的瘆人。

    没等清军反应过来,迅速更换过子铳的佛郎机炮再次打响,又是五枚弹丸在心胆俱裂的包衣人群中趟出五条血路,一片鬼哭狼嚎声中,又是几十名包衣死伤倒地。

    在这种巨大的心理压力下,面临崩溃的包衣们开始四处躲避或是向后逃遁,外围的清军则是催马射杀并驱赶他们继续向拒马靠拢。

    在佛郎机不断发出地巨响声中,周遇吉一声令下,五百名刀盾手迈步向左翼而去,准备在必要时给长枪手提供遮蔽,防备清军弓手的重箭。

    明军使用的佛郎机炮是一种铁制后装滑膛炮,整炮由三部分组成:炮管、炮腹、子炮,开炮时先将火药弹丸填入子炮中,然后把子炮装入炮腹中,引燃子炮火门进行射击。

    佛郎机炮采用了母铳与子铳结构,母铳即炮筒,子铳实为小火铳,每门母铳配四到九个子铳,每门子铳事先装填弹药以备使用。

    作战时,先将一个子铳装入母铳的弹室中,发射后,将空子铳退出,换装另一个,由于可以轮流换装子铳,减少了临时装填弹药的时间,大大提高了射击速度,因此又被称作“子母炮”。

    佛郎机炮还安装了瞄准具,即增大了射程,又提高了精度,显然,佛郎机已初步具备了现代火炮的基本特点。

    但限于当时的铸造水平和技术水准,佛郎机炮也有个致命的弱点:子炮与炮腹间缝隙公差大,造成火药气体泄漏,因此不具备红夷大炮的远射程。

    在左侧五门佛郎机炮不间断的打击下,死伤惨重的包衣们再也顾不得清军的怒喝与砍杀,一窝蜂似的四散而逃,有数十人甚至向着壕沟这边的明军拼命跑来,但在清军弓手精准的射杀下纷纷倒地毙命。

    在佛郎机炮的打击下,一千名包衣死伤达到近两成,而清军弓手也是二十余人伤亡在弹丸下。

    随着包衣们的溃逃,清军拆毁拒马的第一次行动宣告失败。

    “绕余贝勒,这样怕是不行!明人的大炮太过厉害!若是那群包衣再往前靠近,死伤会更重!那些拒马也没法毁掉!”

    打马赶到阿巴泰身边的蒙八旗梅勒章京格日楞无奈的开口道。

    “本贝勒早就看见了!这群该死地尼堪简直胆小如鼠!来人,传我的话,把刚才率先逃跑的尼堪全部就地斩杀!格日楞,你可有好法子破了明人的拒马?”

    阿巴泰沉着脸下令后转头冲着格日楞问道。

    “贝勒,我倒是想了一个好主意,贝勒可吩咐手下找些长绳来,就让我们蒙古骑士用最拿手的套马法子,用绳索套住拒马拖开,虽是麻烦一些,但定能管用!”

    “好法子!真是个好法子!不过,为防明人大炮轰击,一次只遣几人骑马跑过去就好,这样就算明人开炮也打不着咱们,快去快去!”

    格日楞的法子让阿巴泰喜笑颜开,他赶忙吩咐手下去后营找到绳索给右翼的马队送去,格日楞也随即打马驰回了本队。

    小半个时辰后,从后营找来的数十根长长的绳索送到,几十名跃跃欲试的蒙八旗骑兵接过长绳,挽好绳头圆圈后,几名骑兵率先向三里开外的拒马冲去。

    在明军大队人马的注视下,几骑蒙古骑兵飞奔而至,在隔着拒马还有十余步地地方,几名蒙古骑兵同时放缓马速,然后举起绳子在头上快速转动数圈后扬手甩了出去。

    由于只有几名骑兵奔至阵前,明军的炮营把总没搞清楚清军到底要做什么,待看到几根绳索稳稳地套住几具拒马并将其拖拽开后,这才知道清军在搞什么鬼。

    但就算知道了也根本无济于事,大炮是用来轰击密集目标的,对于这种移动的个体却是无可奈何。

    就这样,在明军大队人马的注视下,蒙八旗的几十名骑兵往来奔驰,不到半个时辰的功夫便将明军左翼的拒马全部拖走。

    看着远处无遮无掩的明军长枪方阵,格日楞心里暗自得意的同时下达了命令。

    第一队五百骑兵自大队中踏着碎步出列,在领头的一名牛录章京的招呼下,五百骑兵排成了松散的锥形,开始打马跑了起来,第二队五百骑则是出列后下马原地等待,随时等待命令发起第二波的冲锋。

    由于惧怕明军大炮的伤害,清军弓手并未跟随,只能远远地看着骑兵逐渐加速向前冲去,五百名步卒则是在佛郎机的射程外列队,等候命令杀向明军。

    随着周遇吉的吩咐,亲兵扬起一面黑旗来回摇动几下,左翼明军长枪手向左转身后,迅速组成了四个五百人的密集方阵,前排长枪手把枪的尾部插入地面后用脚踩住,弯腰躬身,双手用力攥住枪杆,将雪亮的枪头斜指向前。

    后排的长枪手则是将长枪架在前排肩膀上向前探出,整个方阵顿时变得像一个刺猬一般。

    就在清军第一队五百骑兵马速刚要起速的时候,霹雳般的巨响声震四野,左侧城头上的两门红夷大炮再次打响,两枚弹丸从城头扑向两里之外的清军马队。

    虽然早就对明军的大炮有所防范,并采取了松散队形冲锋的清军骑兵,还是没能躲过弹丸的覆盖,两枚先后落地的弹丸威势惊人,先后将数匹奔跑中的战马直接撕裂或击杀,马上的骑士因为身披铠甲腾挪不便的原因,纷纷从疾驰的马背上被甩了出去,轻者骨断筋折,重则头颈折断当即毙命。

    但红夷大炮发射后,沉重的炮身会因巨大的后坐力而发生偏转和挪移,再次发射时必须由十几人合力将炮身复位后才能再次装填发射,所以虽然威力巨大,但发射间隔需要数百息的时间,因此只适合与城头防御。

    清军骑兵并未因几人的折损而产生慌乱,反而纷纷将马速提到了极致,眨眼之间,冲在最前的的骑兵距明军长枪手只有百余步的距离,再有十余息的功夫便要撞入方阵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