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四百一十五章 工匠
    占地规模庞大的军器监内按照所产器物不同而分成了很多工坊,这些工坊都有专门的院落与门禁,以防止匠人小工有私带成品或原材料出监的行为。

    因为这些举动在从前也是屡禁不止的。

    由于收入难以供养家人活下去,很多匠人做完工之后,时常会夹带一些原料回家,以便在给富户加工某样东西时节省成本、增加自己的利润。

    军器监的各级官员对此大多采取了睁一眼闭一眼的态度。

    因为经常夹带的都是些手艺高超的老匠工,也是生产各种军器的主力,朝廷分派下来的各种军需单子还需要他们配合完工,更何况这些夹带者会定期奉上些许银钱贿赂官吏们,所以才导致了这种现象的泛滥。

    当然了,随着朱由检倡导的新政全面实施,军器监内各种条例的严格执行,加上几年来监内匠人小工们的收入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种情况早就已经彻底消失了。

    现在重要工坊的门禁全部由锦衣校尉值守,锦衣卫独立于朝廷以外的身份也禁绝了各种违规行为的发生。

    在大内护卫们的隔绝下,所有工坊内的闲杂人等都被限制在了院内,朱由检沿途并未遇到多余之人。

    他这一行人等没走多远,便在毕懋康的引领下进入了一座宽敞的院落中。

    朱由检步入院中,一眼就看到了中间空地上停着的那辆打造成功的马车。

    而院子的一角,三名工匠畏畏缩缩弓腰低头站立着,周围散布着几名便装校尉监视着三人。

    朱由检信步来至并未拴马的马车近前,上下打量着这个划时代的产物。

    这辆马车的车厢比原先大明民间乘用的要大出一倍还多,由于车架加宽的缘故,整个车厢也比那种小笼子一样的车厢更宽更高,单从外形来看,里面乘坐的人会更加的舒适和安全。

    马车的车轮虽然还是木制,但也根据整个车身重量和体积的变化而增大了不少,几乎相当于原来两轮马车车轮的一个半左右,车轮的幅宽也加宽了寸余,使得整个车辆行驶中的稳定性大大增强。

    朱由检从车的侧面转到正面后往车厢里看去。

    用后世的计量单位计算的话,整个车厢宽约一米八上下,长约三米多一些,如果在两侧安放座椅的话,足可容纳七八个成年人乘坐。

    要是达官贵人单独乘用的话,里面甚至可以安放一张小巧的软塌供主人在路途中小憩,并且还是在有仆从婢女服侍照看的情况下。

    宽大的车厢里还可放置火盆、冰盆,无论是酷暑严寒都能维持起码的保暖防暑条件。

    若是遇到雨水丰沛的天气,除了车厢本身的桐油具备一定的防水功能外,车夫还可以将同样刷了桐油的雨布铺在车顶,这样不论是货物还是乘客都不会有被雨水浸湿之虞。

    如果是作为货车,车厢的后边可以设计成活动的挡板,以方便货物的装卸,若是不怕风刮雨淋的货物,那顶棚也可以不要,前后两侧的挡板也无须太高,如此便会剩下不小的购车费用了。

    当然了,这是朱由检设想中将来能大规模商业化的前提下,能够对外销售后的后续问题了。

    至于立轴,由于在车架下面,作为一国之君,朱由检没必要自降身份蹲下去验看,只要知道能造出来便可以了。

    “甚好,甚好!与朕所想相差仿佛!少许不足之处,以后再根据实情加以改进即可!此物打造不难,最难的便在于滚珠与立轴,那名工匠在何处?”

    朱由检的表态让范景文、毕懋康等人终于松了一口气。

    这可是皇帝突发奇想搞出来的东西,要是守着这么多能工巧匠都造不出来,那院子里这些人就没脸在干下去了。

    “回禀圣上,此人名唤孙宽,就在那边候着,与他一起另外两人的便是打造马车的匠人,分别叫做胡六与毛庄,圣上要不要几人过来询问一番?”

    一直就在朱由检身后不远处的张继孟在毕懋康的示意下赶紧上来施礼禀告道。

    “唔,就将孙宽几人叫来,朕要看看几位大匠是何等样子!”

    朱由检笑着吩咐了下去,一旁的王承恩赶紧侧头向程千里看了一眼,程千里冲着墙角处一招手,几名校尉分别扯了一把低着头的三名匠人,一行人疾步向朱由检这边行来。

    在来到朱由检身前数步的地方,几名依旧是不敢抬头的工匠,按照事先得到的吩咐噗通跪倒在地重重地磕下头去:“草民孙宽(胡六、毛庄)叩见皇上!”

    “呵呵,平身吧!可近前回话!”

    朱由检笑着吩咐道。

    因为事先得到过吩咐,孙宽三人知道今天可能被皇帝召见,所以都是特意穿上了崭新的短打衣衫。

    几人都满心欢喜地想亲眼看看传说中地万岁爷是什么样子,可事到临头了,三人都是紧张万分。

    孙宽只觉浑身僵硬,脑子里嗡嗡乱响,口唇发干,脸色青白不定,迷迷糊糊地听到一个温和地声音让他们平身,孙宽带头,三人再次重重地磕头作响后,战战兢兢地爬起身来,头反而垂的更低了。

    胡六和毛庄两人则更是不堪,只知道看着前面的孙宽如何,他俩便依样画葫芦照做,只是这一会功夫,两人便汗湿衣背,浑身也止不住地哆嗦起来。

    “孙宽,朕来问你,你于军器监从事何业?又是如何想到用铁力木制作滚珠之用的?此法实是大妙!马车之成,你可是功劳最著之人!”

    朱由检理解几人的目前的状态,所以他并未多言其余,而是开门见山的问道。

    当一个人因为各种因素感到无比紧张的时候,如果有人问他最为熟知的领域的专业问题时,那这种紧张情绪就会迅速得到缓解。

    果不其然,本来吓得要死的孙宽在听到皇帝问到自己的专业时,心思一下子放到了多年来的职业习惯上,紧绷的神经也放松下来。

    “回皇上的话,草民是世代木匠出身,给朝廷效力已有二十余载,草民做过许多活计,对于各种木料都是用过。自打老爷们说是要造滚珠时,草民便一下子想到原先用过的铁力木!草民当不得功劳,原本俺们几代都是吃不饱饭的贱籍,现今是皇上让俺们一家老少能吃得饱、穿的暖,俺还给两个儿子都盖了房子、成了亲,一家人每隔几日还能见到鱼肉荤腥,俺们真是无法报答皇上您老人家的大恩大德!俺闲着的时候,就特意买了上等木料,刻了皇上的全身像供在家中,每日上香祷告,只盼着皇上您老人家能活万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