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四百二十章 银票
    “这个。。。。能当银两花?周掌柜,我可是跟你们四海商行合作有几年了,咱们打交道可是好多次了,你可别欺我啊!要是贵号银两周转不过来,我这批货可暂且不收现银,等下批一起结算也没问题,可你别拿此等花花绿绿的纸片欺瞒于我啊!”

    京城四海商行的一座专营绸缎布行的门店里,何君明拿着十几张巴掌大小、底色为赭皇色、背景上还有花鸟图案的精美纸片,带着疑惑和戒备的神情对布庄掌柜周伟说道。

    年过四旬的何君明是苏州府的行商,家中即开着织布工坊,他自己又往来南北地行商贩货,十余年来也积攒下了不小的家业。

    由于何君明多年经商办厂信誉良好,并且为人乐善好施,因而四海商行选定了与何君明进行合作,由他给商行设在京畿一带的绸缎布庄供货,双方合作到现在已有两年。

    平时何君明很少亲自押运货物来京城,一般都是家中的堂兄弟轮流送货来京,但因为这次需要采购大批农具行销、而苏州府的四海商号告知他,必须要从京城拿着银票回来采购方可,于是他便顺道押着一匹棉布来到了京城。

    “哈哈!何东家不知内情可以理解。我告诉你,此物名曰银票,这个纸片可非同一般,这可是皇上亲自想出来的法子,实是大妙之极啊!现今我们四海商行所有生意全部用此结算,你只要拿着银票回到苏州,然后将此物交于新立的四海钱庄,便可以提出等额的银两来采买物品!来来来,咱们坐下叙话!来人,上茶!”

    周伟对于何君明的不解和误会没有丝毫责怪的意思,反而是笑呵呵地约他在后堂安座后大声吩咐了下去。

    不一会功夫,一名小伙计端着两杯热茶自后院来到二堂,把热茶摆放在两人中间的矮几上翻身退了出去。

    “真的是皇上想出来的法子?!适才是我多嘴多舌,还望周掌柜多多包涵,多多包涵!敢问周掌柜,此物有何妙用,周掌柜何不与何某解惑一番?”

    何君明赶紧把话题岔开,免得让周伟心中不悦。不过还好,看周伟的态度,应该没有怪罪自己的意思。

    在听到皇上二字之后,他这才突然醒过味来,由于和四海商行的掌柜们交往多多,自己下意识的忽略掉四海商行的背景了。

    “呵呵呵,你就是不问,周某也要给你解释一番呢!何东家,我来问你:你行商办厂多年,日常采购也罢、出货收银也罢,总是要携带大量银两铜钱吧?要是交易货物太多,那银钱怕是要用车拉人扛吧?且还要担心遇上贼人,以致人财两失,对吧?”

    周伟笑眯眯地开口问道。

    “周掌柜这不是明知故问吗?您也是经商多年的行家里手,与行商中所尝之酸甜苦辣那自然是了如指掌了!不瞒您说,鄙人此次前来京城采购货物,随身也是带了五千两银子,准备买些皮子回去经销,这些银两由工坊中两名身强力壮之人看管搬运,不然还真是不放心!”

    何君明并没有藏着掖着,两家合作以来,关系一直处的不错,再说他这次要采购的农具也是要从四海商行购买的。

    四海商行设在苏州的掌柜告诉他了,京城军器监现在打造出大批的锄头铁锨犁头等等各种农具,有四海商行出资购买后进行专营,但需要他这样的合作方亲自到京城走一遭才能回来拿货。

    军器监出产的农具可是抢手货,因为用的都是真材实料打制而成,更兼锋利耐用,所以在大明各地广受好评。

    由于朝廷的新规,只要是大明子民,不论什么身份,新垦皇帝三年内免征赋税,此举在大明引发大规模了垦荒的热潮。

    不管是平民家庭还是乡绅官绅,都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开始开荒,农具的供应出现了供不应求的现象。

    因为何君明与四海商行的关系良好,所以才有资格参与到分销当中,要不然的话,你就是钱再多也无法从四海商行提货。

    “何东家,你仔细瞅瞅,这银票上面有印着面值,你看,印着一百两的就能当同等价值之银两使用,其余的以此类推,均是与等额银两相同。鄙店此次应支付与你的是壹千两百壹拾叁两,这叁两您未取,所以总共是壹仟两百壹拾两银子,你想想,要是给你如此多的银两,你少不得要雇车雇人,这便又多出一份开支,并且还提心吊胆的生怕贼人盯上。可这些银票便省去了这等大麻烦,你只要往怀里一揣,走在大街上,谁会知道你身怀巨款不是?”

    这本来就是一目了然的事,周伟简单解释一下,何君明立刻就明白了银票的好处。

    “这银票还真是便利的很!比起原先人挑肩扛的招摇过市实在是省却无数麻烦啊!好东西,却是是好东西!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周掌柜,咱们不是外人,我也信拿着此物能从贵号采买物资,可这东西要是被有心人见到后找人仿制,然后去贵号采买物资后随手卖掉或是持有人不慎遗失,那贵号岂不是亏了血本了?丢失银票的人不也是亏大了?”

    毕竟是常年行商,与各色人等打过交道,也吃过不少的亏,何君明一下子就发现了银票的巨大漏洞。

    “何东家不愧是老行商,一眼就能看出此间关窍!呵呵!不过,何东家,此物既然是皇上想出来的招,依着皇上天纵之资,岂能未想到如此大的瑕疵?”

    周伟端起热茶悠然自得的品了两口后将茶杯放下,依旧是一副笑模样地开口道。

    “我说周掌柜,您就别在卖关子了,您就赶紧说说,皇上是如何防着这事成吗?”

    何君明看到周伟不急不躁的样子,心里像猫爪子挠着一般的急得不行。

    “哈哈哈哈!好好好,我就如实告知何东家,免得你放心不下!何东家,烦请你拿出一张银票,我与你说道说道!”

    周伟看到何君明心痒难搔的样子,忍不住乐了起来。

    何君明赶忙伸手入怀,将适才揣进怀里的一叠银票摸了出来,然后挑了一张上面写着壹佰两字样的银票递了过去。

    周伟接过来后,身子往何君明那边凑了凑,用食指点着银票对何君明说道:“何东家,你看见没有?这百两银票上面的花鸟图,是宫中的名画师亲手所绘,之后经雕版刻印在这上等桑木纸上,上面这数百句诗词也是由微雕匠人亲手刻制,等闲人根本无法仿制。倘若持有人不慎遗失也不打紧,四海钱庄会在收到银票之后的第十日方才支付现银出去,这期间足够持有者报官与亲到钱庄挂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