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四百二十三章 求援
    就在朱由检担心关外大战的状况时,宁远以北四十里,两只大军在明军辎重营地附近摆开了阵势,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在被明军趁夜偷袭,一把火烧毁粮草存放之地后,阿巴泰不得不在第二天下令包衣先行北返,然后率全军拔营北撤。

    没有粮草,再勇悍的士卒也无法长时间上阵作战,而且在缺乏粮草的消息无法隐瞒地情况下,全军的士气无可避免的跌落了下去。

    幸运的是离着主力只有几十里路,大军当日便能与岳托汇合,只是回去后阿巴泰会受到什么惩处就不知道了。

    孙传庭与秦良玉、马祥麟率领秦军和白杆兵,远远吊在阿巴泰率领的清军十里开外,一步步逼迫着失去大半粮草的清军向北而行。

    期间蒙八旗的马队轮番对明军进行骚扰,但在明军强弓硬弩的远程打击下并未得逞,反倒是丢下了数十具尸体。

    随着离岳托的主力越来越近,辽西走廊至此也变得狭窄起来,蒙八旗的马队已经无法展开队形,骚扰明军的行动也被迫终止。

    镇远堡外的三千清军在接到阿巴泰的通传后,放弃了对镇远堡的监视和堵截,拔营回归岳托的帐下。

    陈奇瑜遣堡内民壮很快便将城外清军挖掘的壕沟填上,在宁远大军到达后,陈奇瑜率着护兵营以及李禄手下的五百人马出堡与孙传庭等人汇合在了一处。

    “枉你身为太祖之子,真是丢尽了祖宗的颜面!万余人马居然挡不住人数相差无几的明军!损兵折将不说,还丢失了大半粮草!真真废物一般!本王真恨不得一刀将你斩了!”

    清军大营岳托的主帐中,坐于主位上的岳托脸色铁青,看着赤裸着上身、鞭痕累累、单膝跪地的阿巴泰,双目似欲喷出火一般。

    营帐中的其他清军将领都低头不语,连续的受挫对众人的信心都是一种沉重的打击。

    “王爷息怒!既然明国援军到来,奴才觉着还是想想怎么对付他们吧!现下明人两座营盘已然被咱们打破,只要再加把劲,对面营寨内堆积如山的粮草物资可都是咱们的了!绕余贝勒这回应是太过大意,这才吃了明人算计,王爷还是让贝勒爷戴罪立功才好!”

    眼看帐内气氛太过沉闷,无奈之下孔友德只得站出来行礼后劝说道。

    就在阿巴泰率军和宁远明军鏖战时,清军对辎重营外的两处明军营盘连续展开猛攻。

    虽然明军的佛郎机炮给清军造成了重大杀伤,但自身损失也是非常巨大,张远眼见清军有豁出去的架势,索性将所有的佛郎机炮火门用大铁钉钉死,然后率领残部退进了身后的辎重大营。

    清理完战场之后,岳托刚要下令全军乘胜进攻明军辎重大营,宁远城外堵截失败、人马损失惨重、粮草被毁,明军两万援军正在赶来的消息传了过来。

    在考虑到继续进攻很可能被明军侧击的情况下,岳托不得不下令停止进攻,并召回镇远堡外的三千人马,全军歇息,准备迎战西南方向的明军援军。

    “也罢!既是恭顺王说情,本王暂且放过你!等回到盛京,自有皇上发落与你!你且下去吧!”

    不管怎么说,阿巴泰是岳托的叔叔,虽然在气头上可以用鞭子抽他,但岳托终究不会真砍了他的脑袋。

    阿巴泰一言不发,冲着岳托打了个千,起身后转头出了大帐。

    已经年过五旬的阿巴泰,被一个后辈鞭挞羞辱,心中的愤懑可想而知。

    不过现在只能想办法立下功劳才行,要不然回到盛京后,皇太极虽不至于把自己斩首示众,但自己名下的财产和包衣将会被分割去不少。

    “王爷,宁远明人的援军可是不好对付!绕余贝勒折损人吗数千,更是涨了明人的威风!目下我八旗连连受挫,军心怕是有些不稳。咱们来至此地也是时日不短了,眼见明军势大,若是以现有兵力与其对战,怕是,,,,!”

    耿仲明一边偷眼观察着岳托的表情,一边委婉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不管是主力还是阿巴泰统领的侧翼,数日之间都是连续受挫,依着现在的势头怕是还会再败,眼下只有请求北边的两白旗前来,两下合兵一处才有取胜的把握。

    “不成不成!眼看我军胜利在望,岂可将功劳拱手于他人!现下明军守御辎重营的兵马已被我打残,只要遣兵马拦截住明人的援军,其余兵马奋力一击,明人积攒的军资便全都为我所有!要是断了粮草接济,窝在堡城中的明军能撑几日?”

    岳托岂能听不出耿仲明的话中之意?派人向两白旗求援?

    不!绝对不行!

    自己率军与明军鏖战数日,主力伤亡几近两千人后才将守御的明军击败,只要再加把劲,前面营栅中堆积如山的粮草辎重就能全部拿在手中,这个时候怎能让多尔衮兄弟过来抢功呢?

    “王爷,奴才觉着耿老弟说的有些道理!宁远明军来势汹汹,既有新锐火器和大炮,又有白杆强兵助阵,我八旗兵卒虽是勇猛无敌,可要是损失惨重之下,就算夺取了明人的粮草,也怕保不住呀!还请王爷三思啊,为了我大清的最终胜利,须得和衷共济才成啊!”

    一旁的尚可喜忍不住插言道。

    他见岳托鬼迷心窍一般,只顾着即将到手的功劳,竟然还没把现在的局势看清,心里不禁既是鄙夷又感心忧。

    打了一辈子仗的阿巴泰带着一万多人,让宁远明军没用两日就揍跑了,你这还妄想着一鼓作气拿下明军的粮草辎重,拿下来又怎样?你能运得走吗?

    现在只有先把明国的援军击败才是正理。

    那些粮草就摆在那里,又不会插上翅膀飞了,里面残余的守军更不敢放火毁掉,只要击败明军援军,这些东西还不是予取予求?

    可要是指望现有兵力击败明军怕是够呛。

    主力这边伤亡已经达到一千多人,阿巴泰那边也差不多有这个数目,加起来战损超过总兵力的一成多了。

    幸亏是零零碎碎相加的伤亡,要真是两军主力正面对战,这个战损率是否引发大军败退还真不好说。

    明军的援军几近两万,已经和八旗兵的数量差不许多了,连续的胜利下军心士气肯定无比高涨,要是明军主帅采取稳步推进的方法一路推过来,自己这边全力应对恐怕都撑不住,哪还有分兵去打别处的道理。

    尚可喜和耿仲明心里都清楚,这个时候必须向两白旗求援了,要不然就算最后打败了明军,自己这边也会损失惨重。

    而离这里不到两百里的多尔衮肯定早将探马放过来了,到时候就算岳托再不情愿,人家两白旗冲上来拿下明军的辎重营地,你还能怎么办?

    “王爷,此战关系到我大清将来之国运,不得不慎重啊!要是出了岔子,皇上哪里可就没法交差了啊!”

    尚可喜加重了语气劝说道。

    “好了好了!罢了!为了大清,本王也不去计较太多了!来人,派快马去往两白旗营地,请睿亲王率军前来助战!”

    考虑再三之后,清醒过来的岳托果断的下达了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