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四百二十四章 不谋而合
    “禀两位大学士、秦夫人!建奴大营并无集结兵力之状!仅有哨探来回奔驰窥探我军!我军辎重营内一切安稳!孙总兵已准备就绪,只等军令一下,便会率军出营迎敌!”

    距离清军大营十里之外的明军营地内,一名夜不收正在向孙传庭、陈奇瑜、秦良玉禀报奉命与孙应元取得联系后得到的消息。

    秦军和白杆兵的大营,与孙应元所在的辎重营成掎角之势,勇卫营更向北凸出一些,援军的大营则处于其西南稍后的方位,两军东西相隔约有五里左右的距离。

    “好!你且退下,去帐后领赏银五两!”

    孙传庭沉声吩咐道。

    那名夜不收喜滋滋的施礼后退出了帐外。

    由于孙传庭与陈奇瑜同为大学士,而秦良玉也是敕封的一品夫人、左都督的身份,三人品级相同,所以帐内没有摆设主座,而是采用了对坐的方式,孙、陈二人相对而坐,秦良玉坐在了孙传庭的下首位。

    “玉铉兄、左都督,目下我大军即至,以东虏好战之性,居然未曾聚兵迎战,此间莫非是有何计较不成?二位如何看待此事?”

    待帐中只剩下三人后,孙传庭笑吟吟地着目视陈奇瑜开口道。

    虽然朱由检并没有排定关外之战的主帅是谁,但按照分工不同,孙传庭还是当仁不让的以南路主帅自居。

    毕竟陈奇瑜挂的只是督粮道的头衔,而他则是带着两万秦军出关作战的,所以尽管两人品级相同,但在战时却是以有统兵权的为优先。

    秦良玉品级虽高,但却是武职的身份,按照惯例是要听命于孙传庭的。

    “呵呵!既是白谷相询,吾便先抛砖引玉一番吧!吾以为,此番东虏接连受挫之下,士气已沮,胆气尽丧!眼见官军势大难抗,其进退两难之际,正处骑虎难下之势!不出意料的话,当面之奴酋定会寻求东虏别队来援,以求击败我军,再谋粮草辎重之地。我军自当以稳守态势任其聚兵,之后与其在此展开会战,时日越久越佳,待其师老兵疲之际,便是我军取胜之时!”

    陈奇瑜干笑一声之后,坦然地将自己对眼前敌我态势的判断讲了出来,语气中带着满满的自信。

    孙传庭以主帅自居的架势虽然让他心里略感不快,但考虑到对方是皇帝眼中的红人,并且军政能力都是极其出众,自己虽然资历很老,可是眼下督粮道的身份确实无法与其相提并论,所以他只能暂且隐忍下来。

    “陈学士之言料敌先机,秦某完全赞同!我军之粮草重地近在眼前,已成东虏势在必得之物,其消耗巨大之下,若就此舍去定会心有不甘!况我军自宁远来援,更使其认定此地守御力量不足,若建奴后续兵马抵达,则其胆气更壮,必会趁势猛攻,而我军只须在此与其迁延鏖战、怠其士气即可!”

    虽年过六旬,但身板依旧挺直、嗓音洪亮地秦良玉正色接道,陈奇瑜与孙传庭都是点头不已。

    明军的粮草辎重之地,犹如一块大肥肉般摆在请军眼前,但目前处于只能干看却吃不到嘴里的地步,这种滋味最是令人难受。

    “玉铉兄与秦督所言极是!此次东虏欲图我军后路之策不可谓不佳,只是其轻敌之下大军深入我境,其后路危亦!玉铉兄适才所言与我所思别无二致,既是东虏欲聚重兵邀击我军,只要我军与其对峙相持,时日一久,久攻不克之下,其后路之防必会懈怠,而沿途堡城中之守军却是养精蓄锐已久。待时机成熟之际,我军前后夹击,则当前之敌必败!”

    孙传庭捋须颔首笑道,对陈奇瑜这位名臣更加高看了一眼。

    陈奇瑜刚才的话虽然并没有完全讲透,但孙传庭却已经心领神会。

    这与他设想的策略不谋而合,两人的判断与应对之策几乎别无二致。

    清军这次虽然摆出了前中后相互呼应的姿态,但如果不出意料的话,眼前的清军肯定是请求负责接应的中路清军来援。

    而中路的清军除了留下一部分兵力监视几座堡城中的明军外,肯定会将大部分兵力派来增援前阵的清军。

    明军现在只需要把合兵一处的清军主力拖住,让清军只求决战速胜的想法破灭。

    到时若清军主帅还是执迷不悟,那数座堡城中的明军就会集结起来,从北向南直逼清军后路,自己率领现有兵马由南往北推进,争取将这两股清军重创与此地。

    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有人指挥几座堡城中的明军,在恰当地时机打垮清军留下的人马,将清军主力的后路给断绝掉。

    根据从两侧大山丛林中隐藏的夜不收传回的情报看,松山以南的中路一万多清军距离应该此地有一百余里,从他们接到前路清军求援,直到拔营南来,应该需要两到三天的时间。

    如果有人去指挥几处堡城中的明军集结,现在就要立刻动身,从左右两侧的山林中穿行过去,然后派人联络几处堡城中守御的明军,瞅准时机发起进攻。

    孙传庭想到这里后,不由得抬眼看向了对面的陈奇瑜,巧的是,陈奇瑜竟在同一时间把目光投射了过来,两人的视线一对,随后不约而同的大笑出声。

    岳托派去的信使一人三马,经过数个时辰不停歇的疾驰,终于在当日天黑之前赶到了两白旗的营地。

    “哟,呵呵!成亲王这是怎地了?这头功不抢了?不会是撑不住了才派人来吧?领着三四万人马,居然连个粮草辎重都拿不下来,这还是皇上整天夸赞的后起之秀干的事?”

    听完了信使送来的岳托的口信后,阿济格一边乐一边阴阳怪气地出言讥讽道。

    “本王知道了,你且下去歇息用食吧!”

    多尔衮皱着眉头吩咐道,疲惫不堪地信使打千行礼后躬身退出了大帐。

    “我说老十四,岳托这个亏吃的可是不小啊,怎么着,你这还真打算派兵去支援他不成?照我说,直接让他带着两红旗滚蛋,把蒙八旗和汉军旗给咱们留下,咱们两白旗去打!”

    阿济格看到多尔衮的表情,就知道自己这位弟弟已经应下了岳托的请求,准备带兵南下了。

    “行了!都这节骨眼上,十二哥你就别看热闹了!既是前面吃紧,咱们得速速带人过去支援才成!”

    多尔衮阴着脸站起身来没好气的冲阿济格道。

    “我知道这是在节骨眼上,可当时他抢功的时候,身子可没这么软和法!这碰到硬茬了又来伏低做小了?”

    阿济格不忿地开口道。

    “十二哥,抢功这账咱以后再算!这回先得把南面的明军给灭了才行!来人,传下令去!明日卯时全军用食,辰时拔营向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