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四百二十七章 溃败
    “装填子药!”

    “点燃火绳!”

    立于第一排最东侧的秦军火铳营参将霍民目视列队行来的朝鲜铳手,脸上露出了轻蔑的表情,嘴角一撇之后下达了命令。

    虽然并不知道对面的是朝鲜铳手,但通过对方行进时散乱的队列、前排士卒面上清晰可见的恐惧表情,霍民立刻凭直觉断定,这是来送人头的。

    遗憾的是,对面长得是一副类似汉人的面孔,并不是那些长相凶悍的建奴,这样的胜利带来的军功要少了许多。

    随着号手的喇叭声,铳手们掏出比后世的香烟更短更粗、用油纸包裹的定装弹药,用牙咬开后先将一些火药洒在引药池里,然后将油纸壳塞入铳口后用搠杖捣实,收起搠杖后再掏出引火罐,吹燃里面的暗火引燃火绳,再将引燃的火绳夹在或冲抵龙头夹上,随后将引火罐收入怀中。

    就在这繁琐的一套流程中,朝鲜铳手已经到达离秦军七十步的地方。

    “举铳!”

    一杆杆保养良好、铳身透着乌光的火铳被平举起来,一片黑洞洞的铳口指向了前方。

    在看到对面的明军举铳时,朝鲜军上至带队的游击,下至普通士卒,心中的害怕转化成了恐慌,脚步也变得杂乱无章。

    有些士卒在高度紧张之下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脚步,而有些士卒的脚步则显得沉重迟缓起来。

    眼见还没交火自己这边就要乱套,一名带队的游击抽刀横砍,将一名停下脚步的士卒砍翻在地,随后这名游击举着滴血的长刀嘶声大吼:“排好阵型!乱走者斩!举铳前行!”

    就在他的话音刚一落地,士卒们还未从纷乱中调整过来时,一声尖利高亢的喇叭声猛然响起,随即便是一阵爆竹般的声响传遍四野。

    不知不觉中,前排的朝鲜铳手已经到达距秦军五十步左右的地方,第一排的秦军铳手激发了手中的火铳。

    按照经过改进后火铳和火药的射程,明军火铳对这种只穿着棉甲、皮甲的目标,有效杀伤范围已经达到六十步,但霍民为了在最大程度对敌人进行杀伤,最终选择了放近了再开火。

    此举果然奏效。

    第一排跪射的铳手击发完毕后原地不动,躬身弯腰的第二排迅速击发了火铳,然后前两排铳手迅疾矮身向两侧撤离,第三排铳手打响了手中的火铳。

    朝鲜铳手们做梦也没想到,明军居然在这么远地距离便打响了火铳,弥漫的硝烟中,除了各种原因哑火的几十杆火铳外,近三千颗铅子在瞬间激射而至。

    朝鲜铳手们在猝不及防下便遭到了真正意义上的迎头痛击。

    腥风血雨中一片惨呼响彻原野,两个方阵前两排的士卒几乎被弹雨横扫一空,整整一千六百名士卒连火铳都没举起,眨眼间只剩下了不到半数。

    按理说这个时代的前装滑膛枪准头极差,无论是射程还是杀伤效果都远没有如此恐怖的效果,但别忘了,对面的朝鲜铳手阵型虽然松动,但人员还是十分密集的。

    在这种不间断的集火弹幕下,只要在弹丸的笼罩范围内,不被击中的概率是极其微小的。

    居高望远的孙传庭见状立刻下达了命令,随着他身边的旗手摇动一面三角形红色小旗,一直在观望楼车的一名秦军营官随即发出指令,两千名长枪手阵型开始向前移动。

    明军对面的朝鲜铳手已经乱成一团。

    左翼方阵的游击已经被当场射杀,右翼的游击惊惧之下尚未下达前进或是撤退的命令,就在这个时候,明军两个方阵后排的三千名铳手已经齐齐跨前数步,迅速摆好了三段击的姿势,两千名长枪手也已经到达铳手方阵身后。

    旷野上的微风吹拂下,凝聚的大团硝烟正在慢慢消散,朝鲜铳手们惊慌失措的身影已是若隐若现。

    又是一声尖利的喇叭声响起,第二轮弹雨呼啸着向朝鲜铳手扑来,又有数百名朝鲜铳手被射翻在地,大量的鲜血使得这一片地面变得泥泞不堪。

    等到最后一排铳手打完,明军的营官一声令下,两千名长枪手分作两队,以两百人为一排向已经被打蒙了的朝鲜铳手冲了过去。

    朝鲜军一直就不是一只强军,不然的话也不会被两白旗一万多人给打的崩溃。

    他们被这种从来没有见识过的火力打击彻底将他们打蒙了,看到众多熟悉的身影和面孔,转瞬之间就被击倒在地或死或伤,后排的铳手一窝蜂似的开始四散奔逃,就像身后有狼群追赶过来一样。

    明军长枪手见状纷纷发力前冲,原本紧密地阵型也变得松散开来,带队的营官也没有加以阻止,而是手持一杆长枪带头向前疾奔。

    由于明军是正面发力冲来,而朝鲜铳手是转身奔逃,而且由于阵型的缘故,中间的士卒或是叫骂或是惊呼,一时之间根本无法加速奔逃,倏忽之间就被明军冲到了眼前。

    失去了距离的火铳真的不如一根烧火棍,看到明军追来,拥挤城一团的朝鲜铳手们发出了绝望的呼喊,很多人干脆将火铳随手一后想快速逃开,但还是被丈余长的长枪刺倒在地。

    因为心生警觉而躲在后阵的姜有成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这种一边倒是的屠杀是他从军多年从来没有遇到过的。

    太惨了!

    本以为是一场就算是难以取胜,但也会给明军造成大量杀伤的战斗,没成想自己这边败的如此干脆利索。

    还没有到达己方的射程之内,便被人家如同杀猪宰羊一样尽情屠戮着,原本自己还以为十分精强的士卒,现在看上去就像毫无抵抗力的孩童一般。

    “将主!快跑吧!明军杀过来了!”

    “将主!先保住自家性命再说啊!”

    身边的几名护卫满脸惊恐之色,一迭声地大声喊叫着。

    姜有成回头北望,两红旗的前阵士卒正在向这边疾步而来,正在四处追杀逃兵的明军已经开始收拢回撤,他转头抽出腰间长刀指向南边大吼道:“吹号集结!随我杀敌!”

    姜有成身边的护卫被自家将主突然抽刀的举动吓了一跳。

    一名反应极快的护卫以为将主想要自杀,刚要扑上去想要把刀夺下,忽然听到姜有成的喊声后先是愣怔一下,随即偷眼看到大批的八旗兵正在赶来,他立刻明白了过来,随手便摸起喇叭鼓着腮帮子吹响了集结的号声。

    当两红旗的清兵赶过来时,百余步外的明军长枪手已经从容地撤回了本阵。

    远处骑在马上观望战场的多尔衮面色阴沉如水。

    没想到被自己视作杀手锏的朝鲜铳手,竟然如此的不堪一击。

    这些该死的朝鲜人,还有那个该死的姜有成!

    当时在被问到与明军火铳手的差距时,那个死不要脸地姜有成端着架子矜持地告诉自己:两军相差仿佛,但不忍心对自己的宗主军下手,到时候会手下留情,还望睿亲王莫怪!

    自己居然真他X的信了这个邪!

    这些只会吹牛皮的朝鲜人!

    带着满腔的怒火,多尔衮一言不发,一带缰绳打马就走。

    为了让岳托看看自己藏着的杀手锏,他连指挥两白旗作战都暂时放弃了,为的就是在岳托面前吹嘘一番。

    没想到结果就是一场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