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四百三十二章 措手不及
    站在楼车上观望战场的孙传庭见到右翼情况危急,立刻下令待命的秦军掷弹手迅速过去增援。

    与此同时,同样登高观阵的多尔衮一声令下,因为惧怕受到明军佛郎机炮打击的清军弓手也向前赶来,准备对白杆兵发动致命一击。

    就在两白旗所在的清军左翼对明军发动攻击的同时,中路的两红旗以及右翼阿巴泰率领的两蓝旗也一并展开了攻势。

    而五里之外的明军辎重营地西门突然洞开,张远率领剩余的三千余人以两千名长枪手为头阵、一千余铳手为后阵从西门疾步而出,迎向被分派在营外监视的汉军旗的三千人马。

    面对中路明军犀利的火铳大阵,清军依旧是采用了传统的打法:以两百辆盾车为先导,两千名弓手分布左右,姜有成统领剩余的两千余铳手居前,数十名白甲兵作为撕开明军阵型的先锋,大队士卒尾随其后。

    这个阵型摆明了就是打的消耗战,让朝鲜铳手上前与明军对射,然后趁着火铳装填的短暂空隙,白甲兵上前冲阵。

    怀着惊惧不安的心情,惨败过一场的朝鲜铳手们硬着头皮尾随盾车踯躅前行。

    他们都明白,两侧的清军弓手不仅是要射明军的,若是他们敢临阵不前,那些弓手会毫不留情的对他们进行射杀。

    由于带队的两名游击都已毙命,怕得要死的姜有成不得不亲自上前指挥。

    为了能保住自己性命,他特意向两红旗讨要了几面厚实的盾牌,命手下护卫举盾保护着他。

    就在包衣们推着的盾车距离明军阵前还有百余步时,火铳方阵后面的两门佛郎机炮相继发出了震天的怒吼声。

    两枚弹丸狠狠地撞进了密集的盾车群中,五六辆盾车被弹丸摧毁,一时间木屑泥土横飞,包衣们的惨叫声漫天响起。

    在督阵清军的喝骂声以及两侧弓手的注视下,包衣们硬着头皮继续推车前行,而明军的弹丸接连不断的砸进了人群之中。

    盾车后面的朝鲜铳手提心吊胆的跨过地上一滩滩碎尸血肉,绕过一处处盾车残骸,强忍着想转身向后狂奔的冲动,战战兢兢地朝着前方挪动着。

    在不停打响的炮声、不断落下的弹丸洗礼中,包衣们仿佛度过了一生中最为漫长难熬的时间,短短的百余步好像是永无终点的长途跋涉一样。

    终于,在损失了数十辆盾车和百十条人命后,前排包衣们终于将盾车推进到了距明军四十步的地方,后面的包衣们陆续跟进。

    随着带队的清军弓手牛录章京的喝令,放下盾车的包衣们转头沿着两侧拼命向后奔逃而去,不到范围内的只能原地等待着。

    眼见得盾车阵布置完毕,清军弓手开始向中间集中,准备借助盾车的遮护对明军铳手展开攻击。

    要知道铳手虽然攻击能力超强,但防护力却是极其薄弱。

    他们身上的棉甲根本无法抵御清军重箭近距离的抛射和直射。

    由于盾车的遮挡,铳子根本无法对清军构成威胁,而弓手则可以对他们进行抛射,这种一边倒的情况一旦发生,那明军铳手很快便会崩溃。

    就在这时,一声长调喇叭声突然响起,明军铳手齐齐后转身,大步向后退去,很快就脱离了战阵。

    眼看着明军全部离开了射程,带队的甲喇章京一下子有些不知所措了,正在向中间集结的弓手也是一脸的茫然。

    还没等清军反应过来,两百名身穿锁甲的掷弹手从后阵疾步赶上。

    在中路清军惊异的注视下奔到距离盾车十余步的地方,然后迅速地分成数个小队,将手持的震天雷用燃着的火绳点燃,也没有任何号令声响起,一片黑乎乎冒着火化的铁疙瘩便砸了过来。

    “轰!”

    “轰!”

    接二连三的爆炸声响成一片,随即漫天的尘烟将清军盾车周围的区域遮盖的严严实实,巨大的响声就连盾车后面清军的惨嚎声都掩盖住了。

    现在明军使用的震天雷已经是经过数次改良后的新品种。

    每颗震天雷的铁壳更薄,弹体也相应缩小了不少,重量也从原来的三斤减少到了两斤左右,这样的重量更有利于掷弹手们更远距离的抛掷。

    原先三斤重的震天雷,掷弹手投掷最远的不过是二十余步左右,在重量大大减轻之后,所有掷弹手都能投到三十步开外的距离,有力气更大的士卒甚至能投到四十步的地方。

    因为考虑到需要给弓手留出射击位置的问题,所以清军盾车摆放也是分作两排。

    再加上战场的宽度,前排的百余辆盾车一字排开,而弓手们在盾车后面正在集结当中,根本来不及对明军进行杀伤,这些因素叠加起来,就给了掷弹手们提供了最为有利的攻击时机。

    从明军铳手突然撤离,到掷弹手飞速赶到开始投掷,这一切不过是数十息的时间。

    这种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习惯了传统作战方式的清军根本无法做出及时有效的应对,最后的结果当然就是吃了大亏。

    在掷弹手们片刻之间便每人投掷了五枚震天雷并转身撤离后,清军的盾车阵地前后已是一片狼藉。

    随着尘土硝烟的慢慢消散,呈现在后队清军弓手以及朝鲜铳手们眼前的是一番地狱般的场景。

    除了两边的十余辆以外,中间的盾车几乎全部被摧毁。

    盾车后面二十步范围内已经找不到一个活物。

    到处是清军的残肢断臂,地面上的血水夹杂着人的内脏脑浆,已经形成了一汪汪血泊,一具具清军弓手的尸体都被炸的支离破碎、难以辨认。

    这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至少造成了五百名清军的阵亡。

    而距离爆炸范围稍近的清军们也好不到哪去。

    很多人被震天雷中夹杂着的碎瓷片、铁钉、铁片击中,这些尖锐物体由于扩散时速度极快,其威力并不亚于弓箭。

    除了这些受到波及的倒霉鬼外,更多清军士卒被近在咫尺的巨大爆炸声震的头昏脑胀,很多人的听觉已经出现了障碍。

    明军这种超越清军认知的战场策略产生了极具震撼性的效果,并且取得了非常好的杀伤结果。

    中路清军的进攻就这样在非常短的时间内彻底失败了。

    现在他们首先要做的就是清理战场,把尸体搬运回去,然后再将堵塞在阵前的盾车残骸挪开,这样才能再发起新一轮的攻势。

    而清军右翼两蓝旗的进攻也不顺利。

    由于整体战力要弱于两白旗,尽管也动用了差不多百人的白甲兵,但在六阵白杆兵的顽强阻击下,两蓝旗的推进效果并不明显。

    两军已经陷入了势均力敌的苦战当中。

    此时的清军完全没有想到,一场巨大的危险已经悄悄地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