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四百三十四章 清军的反应和对策
    由于牛耳早就堵住,每辆车的驭手们只需迅速的将牛眼遮盖住,然后动作迅快的躲到了车阵里面便完成了任务。

    没等徐永年及清军士卒们反应过来,一门门早就装填好弹药的小佛郎机几乎在同一时间内打响,一股股白色硝烟升腾而起,正对清军的佛郎机从炮口喷出了百余枚散弹,而侧方的则是打出了实心弹丸。

    自从火炮诞生以来,这应该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火炮的集火射击,并且还是近距离的,这样的杀伤力可谓是恐怖至极。

    明军正面的数十门火炮一轮轰击,凡是处在散弹射程范围内的清军无人站立。

    举步向前的清军铳手、弓手们,被数千枚扇面状的散弹横扫而过,随即便留下了一地的碎尸烂肉。

    整个过程中根本无人发出惨叫声,五百名清军铳手、四百名弓手顷刻之间毙命。

    后阵的清军也好不到哪去。

    数十枚实心弹丸构成的交叉火力网几乎将后阵清军全部覆盖在内,雨点般密集的弹丸瞬间砸进人群之中,落地后蹦跳着四处乱撞,将挡在前面的所有物体都撞翻在地。

    从偏厢车挡板打开到佛郎机集火射击,这一切不过是一瞬间的事,但给清军造成的损伤却是毁灭性的。

    站在长枪手队列前面的徐永年被弹丸砸成了一堆烂肉,两千余名长枪手、刀盾手因为阵型紧密的缘故,被高速掠来的弹丸造成了数百人的死伤。

    亲眼目睹眼前惨状的尚可喜二话不说,转身飞奔到十几步外的战马前翻身上马,兜转马首往北疾驰而去,几名亲兵也是慌忙跳上战马打马赶了上去。

    听着身后再次响起的炮声,尚可喜心里一片冰凉。

    这种怪物般的炮车从哪冒出来的?八旗老爷们随时勇悍,但对上这种东西怕也是无能为力。

    自己这回怕是要成了光杆一人了,手下这三千人不知道能活下来几个。

    可以想见的是,自己一败,两白旗的后背就完全暴露给这股突来出现的明军了,一场大败已经可以看到了。

    幸亏自己刚才派人去知会了两白旗和蒙八旗,主子们多少会有了一些防范,也许会见事不可为,早早脱离战场也说不定。

    可是原先一直孱弱不堪的明军为何突然间变得如此强大起来?

    连续几场战斗,碰到的明军都是硬茬,不仅是火器犀利,就连作战技巧和军心士气都与从前完全变了模样。

    这样下去,大清怕是药丸啊。

    尚可喜的心中隐隐有了一丝悔意。

    早知道大明还有这样的强军,自己当初说啥也不会叛逃啊。

    佛郎机炮快速打完第二轮,活着的汉军旗士卒终于开始溃逃。

    车阵内的明军刀盾手、长枪手发起了追击,驭手们再次赶着牛车,不紧不慢地向着两白旗的后路而去。

    接到尚可喜传讯的多尔衮心里一阵焦躁。

    眼前的白杆兵如同一块硬骨头一般难啃,在后阵的他看到手下的阵型停滞不前,便明白前阵遇到了阻碍,眼看着己方弓手在明军火炮的轰击下奋力前行,焦躁不安的他才略微宽心了一点。

    就在他还未决定派遣多少人马过去支援尚可喜时,身后突然传来的炮声让他吃了一惊,他立刻转身向东观望,但由于距离太远,只能看到升腾而起的硝烟,具体交战情况却是看不清楚。

    因为尚可喜派来的亲兵并没看到偏厢车里装载的火炮,只是说有一股明军正准备抄两白旗的后路,人数当在五千以上,所以多尔衮其实并没有太过在意。

    但隐隐传来的炮声让他马上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

    明军的大炮是最让清军头疼和畏惧的,除了硬抗,根本没有其他方法应对。

    多尔衮当即果断下令,两白旗后阵两千人立刻反身向东迎敌,南侧的蒙八旗聚拢兵马直插东路明军侧翼,留守的孔友德、耿仲明率领汉军旗由北面对敌展开攻击,务必将这股明军消灭在当地,不使明军有汇合的机会。

    下达完命令之后,多尔衮思衬片刻后,又遣快马飞报中路的岳托,在提醒他主意的同时,让他根据情况分兵前往拦截。

    两白旗的甲喇章京库勒擦带着两千八旗精兵向东而行。

    大军刚刚走出一里之地,便远远看到大股的败兵奔逃而来。

    不用说,这是尚可喜的汉军旗被明军击败了。

    库勒擦心中恼恨的同时,立刻下令全军加速前行,争取在远离主力的地方将明军击败,以免正在鏖战的清军受到惊扰后分心。

    尚可喜部侥幸逃生的败兵倒也没忘记军纪,在看到库勒擦部的旗帜后,为了避免冲撞来援清军的大阵,早早地便绕道逃向两侧。

    库勒擦骑在马上向东看去,由于距离已经拉近的缘故,前面明军的阵势已经一目了然。

    两三里之外看到的情景让他顿时惊疑不定起来。

    除了一队队正在回返的刀盾手和长枪手外,只见一辆辆黄牛拖拽的大车,就如一座座移动的堡垒般迎面而来,带给他一种极度沉闷和压抑的感觉,让他心里感到很不舒服。

    难道明军是靠着这种大车作为防御工事,然后躲在车阵后面用火器攻击不成?

    该如何破了这样的车阵呢?

    相对而行的两军很快便在两里之地碰到一起。

    而南面的蒙八旗也接到多尔衮的军令,三千骑兵如同乌云盖顶般朝着车营压了过来。

    随着孙应元的一身令下,左翼的百余辆偏厢车拉开了阵势,一辆辆车厢冲着南面摆好了阵型,正面的百余辆大车同样纷纷调转车头,将偏厢车朝向库勒擦部。

    右翼的近八十辆大车面朝北列阵,以防备北面有可能出现的敌人。

    由于明军车营在双方距离一里多地的时候便开始提前布阵,这让库勒擦想趁其立足未稳之际突袭一下的计划破产。

    无奈之下清军只得采取强攻的方式来破阵了。

    库勒擦望着百余步外的明军大车,细细打量半天,并没有发现大炮的踪影,心下纳罕之际随即下达了进攻的命令。

    而南面的蒙八旗此时也已奔至距车营两里之地,只需再一个加速便能冲至阵前。

    带队的蒙八旗梅勒章京已经高举右臂狠狠往下一劈,示意全军硬冲大车,拼着损失些许人马也要尽速打破敌阵。

    破阵的任务同样交给了二十余名身披重甲的白甲兵。

    这些八旗最强悍的士卒换持巨斧铁锤狼牙棒等重兵刃,不疾不徐地向着百余步外的明军行进,准备到二十余步时发力前冲,用手中的重兵刃捣毁大车,宰杀拉车的黄牛。

    白甲兵身后紧跟着百余名红甲兵,这是仅次于白甲兵的存在,战力也是十分强悍。

    然后是三百名精卒,准备在白甲兵破开车阵后冲进去厮杀。

    这个箭矢状的小阵冲击的面积并不大,但一旦被他们破开车阵的一角,那随之而来的便是明军整个阵型很快被摧毁。

    其余的一千余名清军以这个锋矢阵为前导,成扇面状四散开来。

    库勒擦不知道的是,他犯了一个致命地错误。

    因为蔑视和愤怒,他并没有派人把败阵的汉军旗召唤过来询问详情,所以他根本不知道前阵是如何迅速败北的。

    没等白甲兵行出三十步,偏厢车的挡板再次突然放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