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四百三十九章 后路危机
    在听到耿仲明委婉提醒保护好后路的建议时,多尔衮与岳托顿时悚然一惊,立刻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从岳托攻打明军辎重营开始到现在,清军处处受挫,并且损失惨重。

    这一切都表明,清军每一步的应对和策略早就被明军算计好了。

    包括耿仲明所提的后路。

    “何乐岱!你即刻率五千人马北返知会十二贝勒!小心明人断我军后路!若有明军阻截,即刻将其击退!随后你率部留在原地,并派人知会郑亲王,让其率兵来援!”

    多尔衮并未与岳托商议,而是立即命令两白旗的梅勒章京何乐岱率部增援阿济格。

    现在前面有难以力敌的明军炮车逼迫,后路要是再被大队明军切断,那这数万八旗兵以及同样众多的包衣,处境将会及其危险。

    目前的形势非常地严峻,清军已经不是考虑怎么夺取明军粮草辎重了,而是要尽可能安全的撤离狭窄的辽西走廊,直至退回到盛京。

    何乐岱打了个千起身刚要离开,帐外突然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没等多尔衮发怒,帐帘被人从外面一把掀开,盔歪甲斜、身上沾有大片血迹的阿济格大步迈入帐内。

    “老十四!赶紧派遣人马去后边!明人调集上万人马围攻我!且还是那些火铳犀利的新军!事情有些不妙!后路可千万别让明人给断了!他X的!这回咱们八旗亏大了!”

    原来,就在张先的京营在清军两面夹击下岌岌可危之时,驻扎在得胜堡的秦军雷声部三千人突然杀出,直击清军侧后方。

    淬不及防之下,孛特补只得聚集中路剩余的数百人仓促迎战,结果片刻之后便被秦军击溃,穿着重甲的孛特补身中数发铳子,当场阵亡。

    而清军的两百骑兵因为距离过短,无法提起马速冲阵,结果也被包抄过来的秦军长枪手杀得大败而逃。

    随后秦军迅速上前,与士气大振的京营士卒前后夹击,将两翼的清军大部击杀,最终只有极少数清军逃进两侧的山林中不知所终。

    与缺乏临阵指挥经验的张先和其部下不同,久经战阵的雷声早在双方开战之前就已经率部抵达东侧的山林中。

    在让手下士卒隐匿行迹、歇息听令之后,雷声趋前仔细观察着清军的阵型。

    不得不说,张先固然是缺少作战经验,但他选择的战场却是对明军极为有利的地方。

    因为双方交战的战场正好是狭长的辽西走廊最窄的地方,此处距离东西两侧的山林仅仅只有两三里,双方阵型摆开后,大队骑兵没有施展的距离和空间,只能在三里之外等着明军败阵后再行追杀。

    就在双方开始激烈的厮杀后,趁着双方的注意力都用在了战场上,雷声下令一千八百名长枪手兜着敌骑的后路,从东南方杀了出来。

    而后八百名铳手组成两个大方阵,与二十名虎蹲炮手、两百刀盾手、两百名弓手从正东排阵而出。

    在秦军远中近三层立体火力的打击下,先是中路清军被击溃,接着被长枪手驱赶的清军骑兵也大半阵亡,只有数十骑从两军的空隙之中逃向了南面。

    随后雷声与张先简单商议一番,除了留下百余士卒照看伤者、打扫战场外,两军合兵继续向南挺进。

    南线的战场上,骄狂的阿济格所率的一千人遭到卫川部近三千人的迎头痛击。

    阿济格采用了与孛特补几乎完全相同的战术,但卫川在临场指挥上显然高出了张先一头。

    在安排掷弹兵摧毁中路清军的十余辆盾车的同时,卫川看到清军有破开己方两翼的企图后,将二十门虎蹲炮分别调派至两侧。

    二十门虎蹲炮只是打了一轮,清军前排重甲兵就无一存活,明军长枪手随后列阵上前,将两翼的清军杀得大败亏输。

    阿济格惊怒之下吩咐百余名护卫正面冲阵,结果连明军铳阵的三十步都没冲到,百余骑便死伤殆尽。

    随后卫川指挥明军全体压上,两阵下来已经折损近半的清军已是无力抵抗,阿济格只得下令全军回撤,卫川率部在后面步步紧逼。

    阿济格已经觉察到事情不妙,本想着回去与负责策应的回里不合兵后,会同孛特补击败北面来的明军,然后一路北返与济尔哈朗汇合,再领大军南下接应前线的多尔衮等人。

    没想到还未等他回到大营附近,便接到回里不派人传讯:孛特补已经兵败身亡。

    阿济格突然之间明白了,明军这是看着自己所部只有四千余人,想聚集重兵一口将自己吃掉,然后或者继续南下袭扰前线清军后路,或者原地设伏等候清军北返。

    看来老十四他们的大军有些不妙了!至少是战事进展极为不顺,要不然沿途明军不会突然聚兵出城攻击自己!

    在得知北来的明军足有五千之数后,阿济格当即下令,命回里不收拢败兵后速速带着包衣赶来与他汇合,粮草辎重能烧就烧,然后全军向南,杀开一条血路,去与多尔衮、岳托汇合。

    因为相比较起来,南面的明军人数明显要少一些,趁着北面的明军还没赶到,赶紧带人冲出去,要不然在明军的两面夹击下,自己说不定要战死在这里。

    回里不带着一千多人马,驱赶着两千名包衣赶来与阿济格合兵一处,趁着北路明军尚未赶到之际,驱赶包衣在前、清军在后,对卫川部发动了攻击。

    在两军血战之时,韩灌、李禄率一千人从西面的山林杀出,从侧翼给了清军致命一击,双方混战之时,阿济格带着护卫从乱战的缝隙间穿过,向着南面狂奔而去。

    精疲力尽的阿济格一屁股坐在站起来的多尔衮的座椅上,摘下铁盔扔到一边,用低沉疲惫的语气将战斗过程简略讲说一遍。

    听到阿济格手下的四千多人马,经此一战伤亡至少过半之后,大帐里顿时鸦雀无声。

    现在的局势已到了牵一发动千钧的地步,在明军环环相扣的一系列策略下,数万人的清军已是处在极度危险的境地,不管是战还是退,必须要尽快拿出完善的方略才行。

    “何乐岱!照本王刚才说的去做吧!多派哨探搜寻两侧,败阵的子弟收拢回遣人送回来!途中若遇大队明军切勿浪战!”

    沉默半晌后,多尔衮下达了命令。

    “两位王爷,两位贝勒,现下局势对我军极为不利!连战之下,我军损伤不小,奴才觉着须得尽快想法子退回松锦一线,与郑亲王汇合方为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