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四百四十一章 宫里的阴暗面
    乾清宫里,朱由检正拿着司礼监呈送来的宫内人员数量、以及年消耗钱粮数目的文案认真地查看着。

    王德化、王承恩、曹化淳等人躬身立在一旁,静待皇帝看完后的指令。

    对于自嘉靖朝之后的紫禁城所有宫女、太监的总人数,朱由检有个大体的认知:两者相加总和约有万人之数。

    而司礼监的呈报也证实了这一点。

    现在宫内共有宫人一千五百三十二人,太监九千四百二十八人,总计为一万零九百六十人。

    这万余人每年共消耗白米七万八千余石,薪柴十万余石。

    而自崇祯十年初,朱由检给宫内人员大幅涨薪后,现在每月支出月俸为四万二千五百两。

    除了粮食支出与万历、天启两朝基本持平外,月薪的支出已经大大超过了自太祖以来的历代皇帝。

    王承恩曾经当着朱由检的面抱怨过无数次,嫌自家皇爷出手太过大方,就差没明着说朱由检有败家子的嫌疑了。

    王承恩认为,这几年內帑确实充裕了很多,但再多的银子也经不住这等花法,虽然因此皇爷一家在宫中更加受到万人敬仰,但这代价也太大了些。

    因为除了这些月支钱粮外,偌大的宫里,需要用到银子的地方太多了。

    别的不说,就说衣食吧。

    这万余人正常每月饮食费用就达三万六千余两,一年算下来就是四十万两左右,加上每年的薪俸开支,单这两样,一年就需近百万两。

    再说衣服。

    宫内宫人太监的衣服是按一年夏衣一年冬衣发下的,每套衣服的支出一年又需要近十万两。

    这还不算其他乱七八糟的开支,仔细算下来的话,单单养活整个紫禁城,朱由检每年就要从內帑中拿出两百万两左右的银钱。

    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

    朱由检这才体会到历代大明皇帝们拼命捞钱的心理,也明白了王承恩为何一直唠唠叨叨。

    因为宫里需要他养活的人口太过巨大,需要花钱的项目也过于多了。

    如果皇帝不想办法捞钱,那他会连伺候自己的人都养活不了,这个皇帝做的是既没面子又没趣味,甚至还会被别人在背后辱骂嘲笑。

    皇帝也是人,整日面对的是一群比普通人更贪财的家奴,除了有数的大铛,那些牵马坠蹬、洒扫洗涮、跑腿送信、端茶倒水的火者、役者、常随也需要银钱来生活。

    人家一年四季辛辛苦苦为了宫中的贵人们起早贪黑、辛勤劳作,你总不能只管吃饭和穿衣就完事了吧?

    也得亏是自己的赚钱手段多,养活这万余人丝毫不显吃力,而一直生活在历史轨迹中的皇帝们,哪有信息爆炸世代带来的眼界和思路?哪有如此赚钱的手段?

    万历皇帝派遣矿监、税监也并不是为了自己的私欲,他在位时,宫中的人数比现在至少要多三四千人,就算不给他们涨薪资,就是单纯养活他们吃饭穿衣,每年百万两的金花银也根本不管用。

    理顺了思路后,朱由检对于宫中每年的巨额支出也没再多想。

    现在四海商行挣来的银钱数目是相当惊人的,再加上盐利、皇庄的产出,养这万余人的费用根本不在话下。

    他早就给司礼监下了口谕,宫里的太监宫女人数不准继续增加,尤其是宫女,除非等到朱慈烺大婚时再招百余名新人,并以后只有放还多少出宫,然后再从民间召入多少。

    对于宫人们的处境,朱由检通过各种渠道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了,对于这些把自己最美好的年华献给了皇宫的女性,他现在已经有了新的思路和打算。

    紫禁城里的宫女们一经选入宫内,便失去自由,大都是衣食菲薄,住所简陋,终身苦役,不能与父母相见。繁琐的礼节,森严的等级,不时的凌辱,使她们几乎无出头之日。

    宫女入宫之后,身份十分低下,要伺候主人吃喝拉撒,而人身根本得不到尊重。

    太祖曾经对宫女有过专门的一条规定:“宫嫔以下有疾,医者不得入,以证取药。”

    这一条的出发点是为了防止后宫有丑闻发生,但这样做的同时,也让许许多多宫人因急症突发却无医者诊治而死去。

    大明的皇宫里还有一条非常不人道的规定,那就是一旦入宫,想要被开恩放还,几无可能。

    在金鳌玉桥西、棂星门迤北羊房夹道,内有安乐堂,宫人得了病,或是年老了,要和有罪的人一样,发到这里,靠自己的生命力延续时日,或者等死。

    这些自生自灭的宫女死后,也不能入土为安,如果不是在宫里担任女官的,都不会赐墓,而是火葬,火烧之后一般都是将骨灰填入枯井。

    也就是说,两百余年来,在这个总建筑面积达到八百万平米的紫禁城里,不知道埋葬了多少痛苦而逝的生命。

    而宫中还有一条更加惨无人性的规定:殉葬。

    很多宫女刚被选入宫中,就出现在殉葬名单上,一旦皇帝英年早逝,那就代表着一些正值大好年华的红颜必须追随而去。

    怪不得每当宫中要选秀女的风声放出来,百姓们就会急冲冲的找媒婆给女儿说亲办婚礼,再也顾不得挑三拣四。

    来自于后世的朱由检对于这一系列灭绝人性的做法极端地深恶痛绝,在各种条件已经具备的情况下,这些陈规陋行是时候改变和废除了。

    “王德化,朕此前所嘱入宫人数今后只减不增、禁止宫内所购一应物事摊派民间之规矩,司礼监可曾吩咐下去?”

    朱由检将文案放在一旁,目视司礼监掌印太监发话道。

    “老奴自接皇爷口谕之后,即刻分派相关人等专注此事,现一应人等均已遵照执行,还请皇爷放心!”

    王德化赶紧弯腰拱手回话道。

    “唔,如此便好!但朕深知不管是宫内还是朝廷,相有阳奉阴违之说,但凡涉及自身利益受到损害者,定会将此项发挥到极致!朕已令东厂提督太监遣人监视事情之进展,倘若有人以身试法,一经查实即刻杖毙!”

    朱由检语气严厉的说完后,站起身来负手走到陛下,在大殿内来回走动起来。

    王德化等人赶紧跟在他的身边,等候他的下一步指令。

    “有感于宫内几样陋风有伤天和,朕欲与宫内施行仁政,以宽众人之心,并使尔等再无后顾之忧!”

    朱由检停住脚步,转身看着王德化等人缓缓开口道。

    “老奴等先谢过皇爷恩典,不知皇爷此次有何主张?还望皇爷晓谕,老奴等可好去宣扬一番皇爷的恩德!”

    深知宫内种种恶行的几人都用期待的眼光看向了朱由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