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四百四十三章 周后眼中的夫君
    “坤兴!不得乱动水哥儿的身子!不然不让你来看他了!”

    坤宁宫正殿的软塌上,已经六个月大的水哥儿手舞足蹈的胡乱划拉着,嘴里不停地发出咯咯的笑声。

    斜倚在他身旁的坤兴伸出嫩白的小手,一会儿俯身用脸颊贴贴水哥儿嫩嫩地脸蛋,一会捏捏水哥儿肉乎乎地小手,甚至抓起水哥儿穿着足衣的小脚丫子嗅了嗅。

    一旁地周后看到坤兴的举动,忍不住摇了摇头皱眉轻斥道。

    已经七岁的坤兴大部分时间里丝毫没有皇家公主的风范,不管和谁相处,总是一副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样子,也就自己的话她还能听一听,整个后宫里,除了自己,坤兴谁都不怕。

    “母后母后,水哥儿脸上的肉肉好嫩啊!水哥儿笑起来比什么都好看!我最喜欢看他笑了!母后母后,要是水哥儿一直这么大多好呀,那我就可以天天来和他玩耍了!可若是他长的和永王那么大就不好玩了!”

    周后的话让坤兴的举止收敛了些许,她趴下身子俯视着水哥儿晶莹透亮的眼睛不无遗憾的说道。

    “休要胡言乱语!都怪你父皇将你惯成这么般样子!说话都不经脑子!”

    听到坤兴说话如此不着调,周后心里又气又忧。

    坤兴聪明伶俐是不假,可这举止言行哪里像个公主,简直跟大街小巷里那些野孩子没区别。

    都怪自己的丈夫,纵容太子带着坤兴时不时地出宫游玩,尤其是经常跟那些匠户家孩子接触,学了一身的市井之气。

    “本来就是吗!永王、定王两个哪及得上水哥儿好玩!就像两个木头人一样,不管何事都没了自家的主意,就知道窝在宫里跟宫人厮混!哼!”

    坤兴不服气的出言辩解道。

    “我家乖女儿又在背后编排人了,哈哈哈哈!”

    眼见得坤兴居然反驳自己,周后气恼之下便要出手教训她,突然从背后传来了自己丈夫熟悉的笑声。

    “父皇父皇!”

    看到周后脸上阴云密布的坤兴发觉苗头不对,刚要开口求饶的时候,发现朱由检带着王承恩从步如殿内,坤兴顿时就像看见救星一样欢叫一声起身扑了过去。

    “呵呵呵呵,皇后怎地面色如此难看?莫不是有何烦心事不成?”

    还没等朱由检俯身,坤兴从地上一下子跳进他的怀里,朱由检抱着女儿缓步来到周后身前笑着问道。

    “还不是皇上这乖女儿气的妾身这般模样!坤兴!下来!都几岁了!还当自家是孩童不成?!一点没个女儿家该有的样子!传扬出去成何体统!”

    周后冷着脸皱眉呵斥道。

    坤兴看到周后真的发怒后,赶紧从朱由检的怀里出溜下来,白嫩地小手抓住朱由检的大手,抬起头用可怜巴巴地小眼神看向自己的父亲。

    “呵呵呵呵,坤兴乖,父皇听说承乾宫的池塘里多了几条锦鲤,你去找宫人要些吃食喂食一番可好?父皇还有要紧事要与你母后商议,去吧,顺便去看看云哥儿!”

    田贵妃诞下的皇子小名云哥儿,不同于白嫩可爱、活泼好动、见人就笑的水哥儿,小了两个月的云哥儿很是怕生,看到生人根本不搭理,坤兴去承乾宫看望过云哥儿几次后就不愿再去。

    听罢朱由检的温言安抚,坤兴转头看了看凶巴巴的周后,随后乖巧地点了点头,松开牵着朱由检的小手,冲着父母分别福了一福后,步履轻盈的出了大殿,几个等候在外的宫人连忙围了上去。

    “坤兴这不是很懂礼节吗?皇后对她怎地有如此大之偏见!这般大的孩童正是天真烂漫之时,皇后可莫要拿那些规矩压制孩子们的天性!”

    朱由检走到锦榻前转身坐下,笑着开口宣讲道。

    “这丫头鬼精鬼精的,在皇上面前那可真是乖巧懂事的样子,可要是皇上不在,哼!

    要说皇上之言妾身哪敢不从?可坤兴身为天家血脉,若是一直如此野性难驯,成人之后岂能有好名声?传到宫外,那些外人还不知如何编排皇室呢!”

    周后冲着朱由检福了一福后,面带忧色坐在了对面的锦榻上。

    “谁敢!我朱家的公主岂容他人随意多嘴评议!若真有人敢非议皇家,朕叫人抽烂他的嘴巴!”

    周后说完,朱由检脸色一阴后沉声道。

    一旁的王承恩面色也是沉了下来:莫不是宫外真的有人敢议论皇爷的家事不成?王世勤是干什么吃的!遭瘟的!要是真有此事,爷回去非抽死这厮不可!掌着东厂权柄是用来吃屎的不成!

    “皇上切勿发怒,妾身只是推想罢了!唉,但愿树大自直,等过几年坤兴及?之后便会是另外一个样子!”

    周后苦着脸对朱由检道。

    “皇后此话有理!树大自直!只要咱家的孩子快快乐乐的长大就可,船到桥头自然直,世间诸多事物到时自有解决之道!”

    朱由检说罢摆了摆手,一旁的乳娘赶紧过来,抱起水哥儿去了寝殿。

    “皇后,紫鹃可在?朕今日有一事要交代与她去做,此事事关诸多宫人之归宿,其中若有朕未曾想到之关窍,还需她辨明后指出!”

    “紫鹃去灶间给皇上预备午膳去了,妾身这就使人将她唤来!皇上这是有何要紧事?事关宫人之归宿是何讲法?”

    趁着宫女去后殿去叫紫鹃的功夫,朱由检把自己的想法简单跟周后讲了一下,以便让周后能有个大致的了解。

    听罢自家丈夫的想法,周后既感吃惊又觉敬佩。

    虽说她对具体情形并不太了解,但宫人们的一些遭遇和下场她还是略有耳闻,尽管她也吩咐过紫鹃等贴身女官,要善待宫人,但因为眼界和见识的缘故,她并未想过去如何改变这些人的处境和结局。

    可她心里也清楚的很,自家丈夫的这种做法可是历朝历代鲜有之事,若是能施行下去,除了能彻底解决这个令人慨叹不已的问题,也一定会在宫内宫外赢得一片赞誉之声。

    周后了解自己的丈夫,知道他并不是一个贪恋享受、自私自利之人,他只是一个极富同情心、勤勉政事、想着励精图治,让天下安稳,让百姓过上安稳日子的平常人。

    自登基以来,丈夫终日忧心国事,甚少看到他脸上露出笑容,可局势依旧是持续的糜烂下去,并不因他的勤奋而有所改观。

    就在周后看着不到三旬的丈夫鬓间已现丝丝白发而暗自垂泪时,或许是祖宗开了眼,危机中的大明倏忽之间就康复起来,已经被国事压得身躯佝偻的丈夫腰板瞬间挺得很直。

    就在周后暗忖之时,端庄温婉的紫鹃从后殿匆匆赶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