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四百四十七章 攻守易势后的策略
    自从努尔哈赤以十三福铠甲起兵造反以来,八旗兵对阵明军便几无败绩。

    正是这十余年来明军不断地送人头、送装备,再有像晋商这样的无耻奸商暗中襄助,才让八旗上下在与明军对阵时充满了骄傲和自信。

    历史的发展有其偶然,也有其必然。

    明军的一场场惨败,与大明体制的腐朽没落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其中的很多原因纷繁复杂,种种因素叠加,导致了大明必然灭亡。

    至于偶然,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

    其中最著名的例子当属烽火戏诸侯了。

    周幽王为了博美人一笑,有事没事就点烽火玩,最终导致西周王朝轰然倒塌。

    自古以来许许多多的大事件,都是由偶然发生的小事引发的。

    历史大部分时间像是个不苟言笑的中年人,给人一种很靠谱的感觉。但他有时却又像稚嫩顽劣的孩童一般,往往一个无意中的小小举动,便会造成惨烈的后果和结局。

    孙传庭等三人在奏报中将最近刚刚结束的战事做了简略汇报。

    在花了近两天时间填埋和清理完清军留下的工事后,以车营为先导,秦军和白杆兵为后队的明军继续北上追敌,秦军张远部则被孙传庭留下,担负起看守辎重营地的任务。

    孙传庭本以为清军主力已经走远,陈奇瑜整合的万余人马是决计挡不住数万北返清军的。

    没想到的是,陈奇瑜采用了与清军如出一辙的策略:挖壕筑墙,以绵延数里的防御工事来延缓清军北撤的步伐。

    陈奇瑜留下雷声部在北面部下防御阵型,以防后路被清军偷袭,然后他亲自指挥卫川与张先部依托工事,对北撤的清军展开了阻击战。

    在尝试过强突无果后,清军驱赶包衣冒着明军火铳与虎蹲炮的轰击开始填壕推墙,在包衣们死伤无数的情况下逐渐将明军的工事慢慢推平。

    多尔衮调派五千名两白旗士卒进入东侧山林,企图绕过明军的防御工事,从侧面对明军展开攻击。

    此时负责后路防御的雷声部传来警迅,万余清军已经南下至防线十里处,准备接应南路清军主力,这样一来,陈奇瑜所率的万余人就面临着被清军三路夹击的危险。

    而驻扎与松山的洪承畴在接到雷声南下前的禀报后,又侦知一万清军从自己眼皮底下向南而去,这很明显的意味着清军主力在前方吃了大亏,正谋求撤回到松锦一线。

    洪承畴与沈世玉商议一番之后,做出了领兵突击这股清军后路的决定。

    本来一向谨慎的洪承畴并不想有如此冒险的举动,但现在的形势下已经由不得他按兵不动了。

    虽说按照兵部的部属,他的主责就是守好城池便可,但眼看着一路路的清军持续南下,并且局势已经朝着对明军极为有利的方向发展着,这个时候再不拿出点动作来,那将来叙功的时候,他很可能就会排在后面了。

    在经过缜密的分析后,洪承畴决定领兵出城,对清军展开攻击。

    在留下沈世玉带两千人守城后,洪承畴率六千人出松山城,汇合了大兴堡、威远堡、定辽堡等松山周边数座堡城里的京营兵马,尾随清军南去。

    洪承畴并没有调派锦州城里的辽西兵马,只是派人向祖大寿通传了军情,至于祖大寿如何去做那就是他的事了。

    他对辽西将门有着很深的戒备之心,知道那是一帮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万一关键时刻率先跑路,那对其余明军士气的打击可想而知。

    为防止被清军抄了后路,洪承畴把威远堡、定辽堡的共计六千余人留在松山城附近,构筑防线防备十余里外的清军大营,他自己亲率九千人攻击清军后路。

    济尔哈朗此前在接到探马传回的情报后,立即觉察形势对清军十分不利,于是便迅速的派遣一万人南下接应,剩余的万余人马则是坚守大营,继续威慑松锦明军。

    清军的一万援军很快便与雷声所部的秦军展开了对战,而陈奇瑜则是率领人马在南面阻击北撤的清军主力。

    洪承畴趁机下令九千人从背后对清军援军发动了进攻。

    就在这时,在清军的猛攻下,张先和卫川部在损失极大的情况下已经无法坚持,无奈之下,陈奇瑜也没办法顾及到北面来的友军,他只能下令三路明军向着附近的镇山堡且战且退,直到退进堡城之中。

    绕道山林的五千清军在得知前面还有明军时,在带队的梅勒章京率领下继续沿着山林潜行,从侧翼对发觉事情不妙正率队回撤的洪承畴部发动了突袭。

    猝不及防之下,九千明军与一万多清军陷入混战当中,洪承畴被不惜性命突进的清军白甲兵射中后落马,眼看军心要乱,一场溃败就要发生,幸亏京营副总兵朱阮及时调遣两百名掷弹手冲至阵前,一顿狂轰滥炸之下才将清军的攻击打退。随后朱阮指挥剩余兵马缓缓后撤,在数百颗震天雷的袭击下损失惨重的清军胆寒之下并没有继续追击,朱阮率军北撤三十里之后就近入驻了附近的定辽堡中。

    这场惨烈的阻击战结束没多久,孙传庭率明军主力赶到战场,但清军主力已经加速北返而去,只留下了数万包衣拖在后面,最后除了少部分逃进山林的铁杆包衣外,其余的全部成了明军的俘虏。

    时候孙传庭、秦良玉与陈奇瑜聚到一起,在夜不收向前探查清军动向后再决定下一步的行动策略,结果到了傍晚时分,三人接到了夜不收送达的紧急禀报:清军主力已经快速通过定辽堡外,蓟辽督师洪承畴重伤昏迷不醒!

    孙传庭三人闻听之后大惊失色,在短暂商议之后三人决定留下陈奇瑜善后,孙传庭和秦良玉连夜率军北上,以防再有不测发生。

    在路过定辽堡时,孙传庭和秦良玉进城探视洪承畴,并询问战事的经过,随后将整个阻击战的简况写成奏报,派人回传时请陈奇瑜签名认可后,用快马送往了京师。

    看罢奏报之后,朱由检陷入了沉思之中,就连王承恩悄悄地回到自己身边都没有察觉到。

    关外战事进行到现在,损失相对较小的官军已经由守势逐渐转向了攻势,那接下来应该采取什么样的策略呢?

    清军惨败的消息传回到盛京后,皇太极会用什么办法来应对这个不利局面呢?

    宣大卢象升麾下的数万骑兵,以及登州刘国能、张文耀部应该何时出动才会取得更好的效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