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四百四十九章 李定国
    崇祯十一年三月二十八日清晨,辽东的海面上风平浪静,海天交接处已开始泛红,一只只白色的海鸥不时轻快的掠过海面,享受着大自然赐予的美食。

    一座座岛屿被笼罩在似有似无的薄雾之中,使得它们看上去犹如海上的仙山一般,若是有文人墨客见此情景,浮想联翩下定会赋诗高歌,抒发着自己胸中的情怀和心意。

    卯时刚过,几艘高大伟岸的巨舰破开缭绕的雾气钻了出来,在一座座岛屿数里远的海面上漂浮不定,船上的水手熟练而迅速地将巨大的锚链放下,让巨舰停泊在了海上。

    十几艘被粗大的绳索栓牢的小船先后从大船上放了下来,紧接着,一张张绳网沿着船舷铺了下来,几声低沉的命令声中,一队队身穿红色棉甲的士卒来到船舷边上,反过身来沿着绳网向下攀爬。

    整个过程中没有士卒喧哗吵嚷,好像每个人生下来就会如此一样。

    这些巨舰就是福建郑家的船队,船上装载的就是刘国能和张文耀所部。

    在接到兵部的指令后,经过两天两夜的航行,二人率部抵达靠近朝鲜的辽东海面,按照兵部的部属,分兵攻打可能有建奴驻军的小岛。

    自从奉命调派到登州之后,刘国能和张文耀除了日常操演士卒之外,二人都是轮番率队登船远航,目的就是为了熟悉水性和适应海况。

    两人手下的士卒绝大部分来自陕西,别说大海了,就连面积稍大的湖泊都没见过多少,都是名副其实的旱鸭子。

    第一次上船远航时,几乎所有人都毫无例外的出现了晕船呕吐的症状,时常吹嘘自己身体多么强壮的张文耀也没逃过这一魔咒。

    来回五天的航程,在船上的张文耀吃饭也吐,喝水也吐,船队返回登州落锚后,张文耀是被亲兵连架带拖的从船上弄了下来,一个高大魁梧的壮汉短短数日变得面黄肌瘦,整个人看上去就像弱不禁风的病秧子一般,他的这般惨状让几天未见的刘国能狂笑不止。

    后来随着出海次数的增多,这五千名旱鸭子也逐渐适应了海上的状况,刘国能和张文耀又拿登州附近的皇城岛、瑶矶岛作为登岛作战的目标,各自率队演练了无数人次,对于各种可能遇到的情况反复考虑,以便让士卒们能及时应对各种突发状况。

    他们两人不知道的是,他们这种操训方式已经创造了历史,这五千人算是中国实际意义上的第一支海军陆战队了。

    在这长达近一年的操演当中,刘国能部一个名叫李定国的年轻士卒脱颖而出,在各种演练中表现的极为突出,最终在驻队的锦衣卫监军叶天闲的举荐下,经过刘国能考察认定后上报兵部,将他从一名普通士卒拔擢为了队正一职。

    没错,这个李定国就是张献忠的义子、后世那个大名鼎鼎的李晋王。

    李定国在竹溪一战中从后山逃脱,因为担心义父张献忠的安危,他并没有离开多远,而是一心想着能得到张献忠和几个义兄弟的消息,好再去与他们汇合。

    等到整个战事结束后,得知义父身亡的李定国悲恸不已,由于不知道张献忠的尸身在什么地方,大哭一场的李定国只能四面跪拜以示祭奠之意。

    哭拜之后的李定国心中感到了一片茫然。

    义父已经身死,其他的几个兄弟下落不明,义父辛苦经营数年的偌大队伍转眼间烟消云散,现在身边仅有亲兵队正李三跟随,接下来自己又该何去何从呢?

    李三比李定国年长十岁,原本跟张献忠一起在延绥镇当兵,后来跟着张献忠造反,被分派给李定国做了亲兵队正。

    在看到自家将主失魂落魄的样子后,李三本想出言开解几句,但话到嘴边却变成了另外一番意思:“将主,大王阵殁了俺心里也是不好受,可想想再难受大王也活不过来了,这心里头也就略略松缓了些。

    将主,往后俺们可咋办?俺从小就入了官军,后来又跟着大王造反,一直到跟着将主,许多年来就会打打杀杀,日子过得倒也快活。

    可现下眼看着数万大军眨眼就没了,这官军可是贼他X的能打了,俺琢磨着,再去跟着别路义军造反,怕是这吃饭的家伙早晚要保不住啊!

    可要是脱了这身甲衣去做个百姓,俺心里头着实觉着不得劲!将主,俺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坐在一棵大树下的李定国脑子里一片空白,空洞的眼神不知聚焦在了何处,浑浑噩噩地听着李三啰里啰嗦,直到李三问出最后一句,李定国也没做出任何反应。

    “将主,俺觉着吧,眼下这等情形,与其等着叫官军搜山抓去砍头,倒不如投了官军算了,那样才能寻机给大王报仇!”

    李三看到李定国这般模样,索性不等他应允,直接把自己的心里话讲了出来。

    直到听见李三最后一句话之后,李定国才陡然一惊,失去神采的目光从远处收回,冷冷地看向了身边的李三,右手摸向了身边的长刀:“李三,要不是你最后这句话,你的脑袋已是掉了!

    投降官军?给义父报仇?你这是甚子混账话!

    义父正是叫官军给害死!此等不共戴天之仇不去想法子报,反倒是去降了仇人!你还有无忠义之心!”

    “将主,俺既是说出来了,就不怕你砍了俺!俺先不说别的,俺就想问问将主,大王这个仇要找谁去报?天下官军数十万,将主难道要将这数十万人全杀了不成?

    说句不好听的,俺们是贼,官军就是剿贼的!俺们跟着大王起兵造反这许多年,死在俺们刀枪下的官军百姓可是数不清了,那些人的家人就不想找俺们报仇?

    说不定绞杀大王的官军中就有先前俺们杀的那些人的家人,照将主的说法,人家那也是在报仇咧!俺们当初造反是觉着活不下去了,想着拿着刀枪抢些粮饷来,好带着那些和俺们一样的穷人有口饭吃,可最后呢?俺们杀得穷人比谁都多!”

    李三脖子一扭把头歪向一边,执拗的继续开口道。

    听完李三带着些许火气的一席话,李定国愣住了,攥着刀把的手也慢慢的松了下来。

    是啊,多年来自己亲眼目睹了多少无辜百姓命丧于各路义军刀枪之下,难道他们就该死?造反不就是为了让这些百姓过上好日子吗?可那些义军为什么要如此去做?

    “将主,俺李三服你,就是看你比别的头领更有善心,从来不叫俺们去杀那些百姓,抢他们的东西!再说,将主也是读过书的人上人,应是比俺这粗货懂得多!

    俺今日就把话说透:活着才能寻机给大王报仇!入了官军俺们就看着,得空能当上将军,手里有兵,干啥事不成?若是朝廷不行,俺们就带兵反了!若是朝廷还成,俺们就再说!

    现下数路官军互不统属,那个闯塌天既是反正,定会趁势收拢兵马多拿本钱,他也不认得将主,俺们就投到他手下便好!”

    听完李三真心实意地一番话,李定国陷入沉思之中。

    李三说的确实非常有道理。

    现在的局势,只有投了官军,等立功晋升手下有了兵再言其他。

    内心挣扎许久之后,李定国听从了李三的劝解,二人寻机投到了刘国能的手下,成为了官军中的一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