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四百五十三章 巷战
    与包楞则家隔着一条胡同的地方,李定国正站在一处墙角观察着敌情。

    对面一座宅子近两人高的青砖院墙上,两名弓手时不时地露头四下张望,一小队明军分散在周边,将身形隐匿在各种障碍物后面,以避免被弓箭射中。

    就在明军闯入包楞则家中将其击杀时,这边的明军却遇到了这一户建奴顽强的抵抗,一名长枪手被建奴弓箭射毙,另一人则是大腿中箭后被同伴拖到了一边。

    由于对面的大门紧闭,现在无法知道这户人家里到底有几名建奴,再加上现在这小队明军人数过少,李定国下令召集附近的明军赶过来,准备对这所宅子发动强攻。

    这户人家就是包楞则婆娘口中所说的诺尔布家。

    与包楞则同属镶黄旗的诺尔布这次也在被征召之列,与性格内向、不喜与他人打交道的包楞则不同,诺尔布性格豪爽,喜欢结交,与同村旗人之间的关系处的不错。

    因为转天就要离岛的缘故,今日他招呼了庄子里其他几家同旗的男主人来家中饮酒话别,结果酒宴还没开始,就得知了明军进了庄子的消息。

    诺尔布家中老少众多,现在要跑已经来不及了,他立刻吩咐将大门关上,然后将准备带着出征的的兵刃分发给其他几名旗人,他和另外一名旗丁各自搬着梯子带着弓箭上了两侧院墙,并瞅准机会射倒了两名明军。

    不一会功夫,数十名士卒从几条胡同里先后赶到。

    李定国下令六名弓手各自找好位置,压制住墙头的那两名建奴弓手,一名掷弹手将三颗震天雷的引信连在一起等待时机,另一名掷弹手也是躲在一处墙角等待命令,除了铳手外,刀盾手和长枪手也做好了搏杀的准备。

    随着李定国的一声令下,六名弓手从各自藏身处闪出身形,对着墙头上的两人开始进行压制性射击,一名掷弹手抱着三颗震天雷迅速跑向紧闭的大门处,另一名身高体壮的掷弹手将点燃的震天雷隔着院墙扔进了院子里。

    诺尔布和另外一名弓手在呼啸而来的长箭覆盖下根本不敢起身,只能缩在梯子上默数着明军一共射了多少轮,随时准备进行还击。

    “轰”的一声巨响过后,院子里的惨嚎声伴随烟尘飘起,紧接着又是一声如雷般的巨响,另一名掷弹手引燃引信后转头飞身跑回,数息之后,诺尔布家的大门连同门楼在巨响中轰然倒塌,呛人的烟尘将弥漫开来,将半条胡同笼罩了起来。

    投进院中的那枚震天雷就在诺尔布身后不远处炸响,一枚急速飞至的碎瓷片嵌入诺尔布的左小臂,剧痛之下诺尔布的长弓坠落地面。

    诺尔布忍着剧痛,反身从梯子上一跃而下,正好踩在一截血淋淋的断臂上,一阵哭泣声传来,诺尔布透过逐渐消散的尘烟看去,几步外,一名孩童捂着鲜血淋漓的脸颊大哭不止,他身侧不远处,另一名少年俯卧在地,身下大股的鲜血正在蜿蜒流出。

    “赖珠!带着堪布还有其他家眷去后院!萨克、乌尔格!准备迎敌!叶臣!明人进来你从侧翼射!”

    一连串的命令声中,趁着明军还没攻进来的当儿,赖珠手持一把挑刀招呼着一众妇孺从院子的侧门撤向后院。

    诺尔布抽出腰间的长刀,带着其他几人向院门处靠拢,准备与明军肉搏,持弓的叶臣从梯子上下了几镫,侧身张弓搭箭指向了损毁的大门处。

    这个时候震天雷爆炸过后的尘烟已经散尽,四名明军铳手出现在了大门处。

    由于射角的问题,叶臣无法看到立在大门外的明军铳手,只能眼睁睁看着萨克和乌尔格在爆豆般的铳声里惨叫倒地。

    诺尔布怒吼一声,右手持刀疾步前冲,明军铳手已是转身退下,四杆丈余长的长枪出现在诺尔布的视线当中,随着四名长枪手的奋力前刺,四柄长枪齐齐刺中诺尔布身体的不同部位。

    诺尔布嘴巴大张,眼中满是惊恐之色,鲜血碎肉从口中涌出,身子就像被掏空的布袋一样软倒在地。

    紧接着,两名刀盾手持盾护着侧翼,踩着碎砖烂瓦冲入院中,叶臣射出的长箭被盾牌格挡,他迅速张弓搭箭射出,正中一名盾牌手的小腿,那名明军惨叫一声侧身倒地,手中盾牌掉到一边,叶臣第三箭迅疾飞来,将失去盾牌遮挡的这名明军脖颈贯穿。

    另一名刀盾手怒吼一身,身子伏低顶着盾牌向叶臣冲去,几名长枪手也随即冲入院中。

    十几步的距离眨眼即至,叶臣虽是射出了第四箭,但却被盾牌挡住,那名盾牌手已是冲至他的近前。

    叶臣将长弓随手砸了出去,随后一个虎扑从梯子上猛地跃下,将那名盾牌手扑倒在地,两人瞬间纠缠在一起。

    迅速占据了上风的叶臣腰腿用力将对方紧紧箍住,伸手抄起那名明军掉落的长刀便要刺下,突然之间,他举刀的手臂软软垂下,一杆长枪从他的后颈直接穿透,血糊糊的枪尖从他的颌下部位伸了出来。

    明军开始对整座宅子展开了搜索,并且很快将后院的老弱妇孺擒获,那名叫做赖珠的旗丁则是被当场击杀。

    巳时左右,整个村落的搜剿行动全部结束,千总陈志已经率领其余四百人在熟悉地形的汉人引领下,继续向下一个村庄挺进,整个庄子的善后事宜全权交给了李定国来处理。

    在确认庄里的建奴成年旗丁都已经战死、家眷也被关押起来后,李定国吩咐冯安领着士卒挨家挨户通传下去,让所有壮年汉人集结起来,在明军士卒的监视下,将庄子里八旗家中的粮草物资全部拉到庄子里的场院上,称量之后按人头分派下去。

    此举是他在原先义军中惯用的手段,目的就是迅速稳定和拉拢人心,以使局面尽快安稳下来。

    当然了,这种分派也是比较粗放式的,不可能做到真正的公平公正,比如首先站出来带路的冯安,肯定就会得到比其他人更多的照顾和奖赏,这个也是题中应有之义,并且没有人会因此提出异议。

    对于被俘获的几户旗人妇孺家眷的处理,在征得冯安以及其他几名在村民中有些威望的汉人同意后,李定国决定将她们的身份反转过来,成为了几户汉人家的仆从,至于以后满汉如何相处,那就是他们自己的事了。

    除了粮草牛羊车马等等生活物资会分派给村民,那些旗人家中搜出来的金银玉器等贵重物品都被装箱放好,放在马车上拉走。

    在岛上战事结束后,这些财物将会被运回船上,然后按照军功发放到士卒手中。

    在确认官军将会攻灭整个建州,并且朝廷会在后续派人上岛治理后,冯安和村民们才怀着喜忧参半的心情目送官军离去。

    就在跨海登陆的明军像一把尖刀刺向建州的左肺时,盛京的皇太极也正在与代善、范文程、宁完我等人商议着如何应对当下非常不利的局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