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四百五十四章 建州困境
    “二哥,豪格去抓生女真还未回返?他性子急躁,将来还得烦请二哥多照看着些!各地征召之事进展如何?粮草物资须得加紧筹备方可,诸多事由就烦请二哥费心了!”

    盛京皇宫崇政殿内,应召而来的代善、范文程、宁完我几人正在等待大清国皇帝的垂询。

    御座上的皇太极脸色苍白中带着一抹病态的红色,低沉的声音里透着一股虚弱的味道。

    在接到了济尔哈朗、岳托、多尔衮联名从松锦前线发来的紧急奏报后,急怒攻心之下,他的风眩鼻衄之症再次发作,鼻腔血流如注,比上次的声势还要骇人。

    海兰珠、布木布泰等人惊慌之下赶忙传医,闻声赶来的御医李存德用针灸之术将他鼻腔上端的穴位封闭,鲜血才不再流淌。

    这次突如其来的重疾让皇太极足足在病榻上躺了十天,庞大痴肥的身子也瘦了一圈。这期间他除了下旨紧急征召各地旗丁赶来盛京外,其余的是全部委托给了代善和范文程、宁完我等人。

    这几日在病情刚有起色后,皇太极便强撑着身子,不顾后宫诸人的劝谏,现身崇政殿召集议事。

    自家人知自家事。

    他已经预感到自己恐怕时日无多了,必须抓紧时间把身后事安排妥当才行。

    “皇上且宽心,豪格生性直率,作战勇猛,在旗中也是很有些威望,臣自会全力帮衬着他!皇上下旨之后,离着盛京近的奴才们已是来了三千余人,远些的估摸着尚需十日左右方能抵达。

    粮草物资到达的奴才们带来不少,剩余的臣自会尽力筹措。皇上现下还需安心调养好身子,咱大清可是离不得皇上您啊!”

    原本一直称呼皇太极老八的代善,这回也是改了章程,语气也变得尊敬起来。

    他当然懂得皇太极这几句简单话语里的托孤之意,在给与皇太极非常肯定的回答后,代善还是非常希望自己这个胸有韬略的八弟能渡过这一劫,否则的话,大清的前景可就真的有些难测了。

    代善心里清楚,大清能有今天的实力和地盘,除了靠父汗打下的基础,更多是在自己这位英果睿智的八弟谋划下才得来的,老十四虽说也不差,但眼光和谋略比起老八来还是要差上一筹。

    眼看着老八身子骨一日不如一日,有朝一日真要是撒手人寰,这大清该交给谁才好?

    豪格就是个莽夫,上阵拼杀还成,真要是持国的话,根本不是那块料。

    济尔哈朗和自己也不成,都是守成有余、攻取不足,自己那个封了亲王的儿子只能是块辅佐的材料,把控全局的能力差了太多。

    看来看去,还就是老十四能接的起这副担子,可当初为了支持老八上位,两红旗可是跟两白旗彻底翻脸啊,谁知道老十四要是掌了大权会不会寻机报复。

    罢了罢了,暂且不想了,到时候再说吧,为了大清和八旗的利益,一旦面临选择,自己就向老十四低个头又如何?

    至于豪格,为了大清的国运,就做个冲锋陷阵的大将吧,自己尽力保着他别让老十四给阴死,也算对得起老八的托付了。

    “二哥有心了,朕的身子已是大好,再将养些日子便能恢复如初。宪斗、公甫,你二人对现下之局势有何看法?值此紧要关头,你二人有话不必忌讳,尽管大胆直言便可!”

    皇太极点了点头,对代善的表态做出了回应,然后目视范文程、宁完我温言询问道。

    在皇太极的心目当中,相较于善于处理各种内政的范文程而言,在军国大事上每有独到见解,并且以直率敢言著称的宁完我其实更让他欣赏,平时私下相处时,皇太极对宁完我总是坦诚相待,双方之间的感情更类似于家人一般。

    但宁完我也有个令皇太极不能忍受的恶劣行径:嗜赌成性,而且往往喜欢聚众狂赌,赌额之大也是令人瞠目。

    为此皇太极城屡次三番告诫与他,宁完我总是当面唯唯,转过身去照旧我行我素,时常招呼八旗中的很多贵族子弟至其家中狂呼豪赌,让一众王爷恼恨不已,嫌他带坏了自家的子弟。

    可是整个八旗高层都知道皇太极十分宠信他,再加上宁完我确实政略出众,亲手制订并完善了八旗的各种规章制度,此举令八旗上下也是佩服不已。

    正因如此,八旗的高层不想亲自找上门去驳了宁完我的面子,只能时不时的去皇太极面前告状,恳请皇帝好好约束这个既有本事又让人头疼不已的怪才。

    皇太极对宁完我的这个坏毛病也是感到无可奈何,除了屡次下旨申饬以外,两个月前一发狠,干脆把他的职务撸了个干净,让他在家闭门思过,以此来郑重告诫与他。

    宁完我这才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两月来闭门不出,不再有何种肆意妄为之举,皇太极这才稍稍放心了一些。

    听到皇太极的询问后,范文程和宁完我两人相互对视一眼,比范文程大几岁的宁完我率先躬身行礼后开口说道:“皇上,恕奴才直言,此次我军南下之战败局已定!折损如此多人马、耗费大量粮草物资之下却是一无所获,既无攻取一座城池,也无夺取大量人口物资,仅仅杀伤明军若干,根本于事无补,故奴才以为,此次实为自太祖创建八旗以来从未有之重挫!

    奴才虽两月未曾视事,但亦知我大清正面临前所未有之危局,无他,粮草耳!值此内外交困之际,奴才以为需做长远打算才好!”

    宁完我直言不讳地讲出了八旗目前面临的最大困难:粮草匮乏。

    济尔哈朗等人率领连包衣在内共计约二十万人马南下,携带了足够众多人马食用半年的粮草物资,就是抱着事有不谐就与明军打持久战的想法,从战略上讲,这样做没有丝毫错处。

    大清高层对此次出兵抢掠都是信心十足,自认为很快便能击败明军后夺取众多的物资补给,自家携带的东西不过是为了应付不时之需罢了。

    没想到的是,战事进展到现在,结果却是完全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十万人的主力大军损兵折将之下却是一无所获,无奈之下只得在松锦一带勉强与明军对峙着。

    最为最致命的问题是,大军带走的这如山的粮草辎重,已经将大清历年的存储掏了个七七八八。

    大明持续多年的干旱已经不可避免的延伸到了东北地区,虽说建州的灾情远比关内要差上许多,但总归是受到了波及,在广种薄收的落后生产方式下,建州的粮食产量已经连续两年大幅下降,就算皇太极把年号改成崇德也无济于事。

    “公甫之意,莫非现下增派援兵乃是不当之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