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地四百五十五章 心有不甘的皇太极
    面对皇太极面带不豫之色的追问,宁完我略微沉吟一下,还是毅然开口道:“皇上,奴才觉着,增派援兵之事属于两可之间;若增兵南下,则其目的绝不应当抱有与明国决一死战之念,要是做如此之想的话,怕是还如现下大军之处境一样,最终一无所获,反而徒耗钱粮!”

    宁完我的话让一旁的代善不由得暗自点头:这种话也就这个二愣子敢当着老八的面说,而且说了之后老八还不会怪他,因为人家根本没有私心,所言纯属为大清考虑,这种忠心感言的奴才确实值得重用。

    “宪斗,公甫之论你觉如何?当面之局与我大清有些不利,朕苦思之下,唯有增兵南下寻机建功,以挽回已丧之军心士气,除此之外恐无良方!”

    皇太极将视线转向一旁若有所思的范文程后开口问道。

    “回禀皇上,奴才以为公甫兄之言确有其理,但增兵之策也是势在必行之举,且援军南下后,须当汇合前方主力,寻机重创明国新军,遏控其崛起之势,之后再言其余!”

    范文程言简意赅地提出了自己的看法,皇太极以及代善和宁完我相继点头表示了赞同之意。

    自从阿济格兵败昌平城下起至今,数支横空出世的明国新军在与清军对阵时屡屡获胜,呈现出了越打越强的态势,这次更是又有一支仅存在于传说中的车营突然间冒了出来,让从未见识过这种新型打法的清军损失惨重。

    但是很多事说起来容易,具体做的时候却与原先的想法天差地别。

    前线的多尔衮、岳托等人都是久经战阵的英杰,满八旗更是在无数次搏杀中成长起来的强军,他们在面对明军层出不穷的新式战法时,也能根据场上的态势及时做出相应的应对举措,但最后却都是无功而返,反而丢下了无数条人命。

    该如何击破明军的这种新式军阵,成了摆在八旗上下面前的一道好像是无解的难题。

    “正如宪斗所言,增兵已是必行之举!自太祖起兵反明至今,我大清对阵明军何时有如此惨重之败!若是就此罢兵回撤,而明国续行对我大清封锁之策,则我大清危矣!尽管现下明国已稍占上风,但我大清须得以强硬之姿示之,令明国上下看到我大清绝无瓦全苟存之心,然后再想法子缓和局势,以图日后再起!”

    沉吟半晌,皇太极语气坚定的缓缓开口下了结论。

    目前的形势逼得的他不得不下此决断。

    刚才代善虽然没有明言,但话中之意已经十分明显,粮草物资筹措遇到了极大的困难。

    现在正值青黄不接之时,离夏收还要两个月的时间,若不赶紧想办法从大明得到补给,整个建州的近两百万人口就面临着断粮的险境。

    代善为了筹得足够的军粮,采取了强行从汉人包衣家中征粮的举动,只给每户包衣按人头留下一个月的口粮,其余的全部征走。

    此举给整个大清留下了巨大的隐患。

    整个大清现有的近两百万人人口中,汉人包衣占据了其中的绝大多数,正是这些包衣们的辛勤劳作,才使得不事生产的八旗子弟有了充足的物质保障。

    如果按照原先的历史轨迹,建州在出现大面积灾情后,是靠着清军数次入关掳掠得到了有效的人口和物资的补充,但现在的历史轨迹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偏差,清军再想从大明身上吸血已经变得难如登天,如果南下清军再无所获,后果将难以想象。

    “皇上,既是定策增兵南下,那胜又如何?败又当如何?未虑胜先虑败方为上上之策。再者,此番南下以谁为主帅?留多少兵马拱卫盛京?此般事宜还请皇上示下为好!”

    宁完我本心并不赞同皇太极增兵南下的策略,他其实打算劝皇太极下旨令南下大军回撤,败了就是败了,非得要那份面子和自尊有何用?

    但现在既是皇太极定了调子,他也就放弃了再劝阻的想法,但这后续的诸多事情必须要决定好才行。

    “此次增兵,朕意率两黄旗亲征!盛京由礼亲王留守坐镇,军卒便以三千人为为准吧!朕定要亲眼看看,明国新锐之军到底如何强横!这个世上有矛便会有盾,从未有过无法克制之兵器,也未曾有不可战胜之军队!此番公甫随朕身边参谋军事,宪斗留下佐助礼亲王处理好内政事物,切记勿使我军后方生乱才好!”

    皇太极神情庄重,语气中带着不容反驳的意味,显然这是他早就计划好的。

    “皇上贵体欠安,怎能久处战阵之上?还是臣代皇上远征即可,皇上只需坐镇盛京静待佳音便可!”

    代善闻言慌忙起身拱手施礼劝阻道,宁完我和范文程也是连连相劝,不让皇太极带兵亲征。

    作为了解内情的人,三人心里都清楚,皇太极病的相当严重,这个时候安心静养才是正道,如果跋涉数百里亲至松锦,车马劳顿之下,在军营中尚且要操心杂事,那对他的身体是一种极大的伤害。

    “此事朕意已决,你等不必多言!”

    皇太极摆了摆手,示意三人不必再劝,然后接着道:“此次无论胜败,我军已是伤了元气,无数八旗健儿战殁与沙场之上,且有许多百战之精英殒命,此等重挫之下,我大清需五到十年方能恢复过来!”

    皇太极的语气里透露着不甘与一丝悲凉之意,更多的是对既成事实的无可奈何,代善等人闻言都是沉默不语。

    “适才公甫之言提醒了朕,能屈能伸方为豪杰之士!朕此去意欲以张促和,放下身段以续我大清之命!学那越王勾践卧薪尝胆之举,与明国暂且交好,借其物力以养我大清,养精蓄锐以待再起之时!”

    皇太极坐正身子,苍白的脸上浮现了一层红晕,双眼也是亮的吓人。

    “皇上,这。。。。。!”

    皇太极突然之间做出的决断让代善大吃一惊,但一时之间却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反驳,只能目瞪口呆的看向皇太极。

    范文程和宁完我二人乍闻之下也是吃惊不小,但二人反应迅快,立刻明白了皇太极的一番苦心。

    这回就算皇太极亲征,就算能击败明军挽回士气,但这种恶战过后,八旗精锐同样会有不小的损失,加上前番的折损人数,可谓是精锐尽丧,必须要有充足的时间和物资供应才能复原。

    但明廷肯定会继续采取封锁的策略,以此来遏制建州的后续发展,长此以往,几乎全赖外界供给的建州在持续性的失血下,结局已是明眼人都能看得到的。

    可是求和也并非那么容易。

    占据明显优势的大明会答应大清的求和之举吗?

    从近几年大明突如其来的变化来看,大明的皇帝显然不是没有眼光之人,现在针对建州的种种举措说不定就是这位皇帝一手促成的,想让对方放弃唾手可得的成果可谓是难如登天。

    “为了大清国之利益,皇上宁可委曲求全,此等心胸谋略实是明君之为!奴才以为其间细微之处谋划得当,此策大是可行!”

    “奴才赞同公甫兄之言!皇上有此胸襟魄力,何愁大事不成!”

    虽说知道成功的可能性极小,但总得试过以后才知道,这也是当下最能难得出手的策略了。

    宁完我与范文程皆是抱着同样的想法,对皇太极谋求议和的方略表示了赞同之意。

    “现下征召之旗丁尚未完全到位,这几日公甫与宪斗好生合计一番,拟好议和之表后既遣使送往松锦,转交与明国主帅之手。上表所述务求言辞恳切,哪怕将朕之皇位降格也在所不惜!以汉人皇帝向来爱惜羽毛之性来看,此事大有可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