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四百五十九章 诛心之言
    “哼哼,洪太这是撞得头破血流才知道疼了?求和?你觉得依现下之情势,朝廷会放着落水狗不打,反倒是和你清国议和?洪太未免小瞧天下英雄喽!不过,你家主子倒也真是个人物,事到临头果决的很,只可惜晚了一些啊!”

    漆黑的夜色下,锦州城内灯火断绝,自战事一起便开始宵禁的街道上空空荡荡,只有一队队披甲执刃的巡哨穿梭于城内各处。

    整个城中只有数处宅院内有光亮透出,其中一处便是祖大寿后宅的书房。

    当日傍晚时分,祖大寿接到了建州欲遣使入城,与祖帅商议重大事由的通禀后,本待断然拒之,但架不住祖大乐、祖大弼等人的轮番劝说,无奈之下答应等天黑之后见见来使,看看皇太极又有何新花样。

    申时左右,锦州城上缒下一个竹篮,建州使者李率泰被拉上了高大的城头。

    在李率泰陪着笑脸将来意简单说明以后,祖大寿一脸不屑的冷笑道,一旁的祖大乐、祖大弼和祖泽溥也是一脸不以为然的神情。

    清军主力在南线大败而归,现在正处于进退两难的境地,锦州以南只留下了少数机动性强的骑兵监视松锦明军动向,整个大营向北后移了二十里之多,这种姿态表明,清军内部已经出现了巨大的分歧。

    虽然锦州军一直龟缩于城内,就连洪承畴率部出击堵截清军的行动也未参与,但这不代表祖大寿对外界的消息一无所知,尤其是清军数支人马陆陆续续撤回到松锦之后,有关连场大战的各种各样情报陆续传到了城中。

    随着孙传庭、秦良玉率各路明军进逼而来,当前的局势已经非常明朗了。

    “祖帅此言差矣!我大清此番虽是受挫,但并未伤了根本!此次南下,我大清并未动用全力,其意也不过是寻求些许粮草物资补我大清缺失罢了。我皇之所以上表求和,无非是不欲使两国生灵涂炭,免生更多之仇恨而已。

    在下奉命先入锦州说项,也是我皇为祖帅设身处地考虑后才出此策略,实是因我皇深惜祖帅之材,恐祖帅大祸临头而不自知之故!

    其他不言,在下只想问一句:月余以来,祖帅于锦州城内坐拥重兵而作壁上观,此战之后,祖帅觉明廷会对祖帅之作为视若不见乎?明军重兵北上,难道只为与我大清决一死战?若我军退却之后,辽西上下于大军在侧之情势下当如何自处?

    假途伐虢之典祖帅岂能不知?所谓唇亡齿寒,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此间道理,还望辽西上下三思啊!”

    李率泰的话不可谓不歹毒。

    除了前面那段打肿脸充胖子,醉死不认酒钱的言语之外,最后这一段诛心之言就像利刃一般扎进了在场几人的心里。

    李率泰讲出这段话之前,祖大寿等人并未意识到这些。

    在他们的眼中,朝廷重兵齐聚关外,为的就是想将八旗兵重创在松锦一线,经此一役后,使得八旗在十到二十年内再也无力寇边抢掠,之后朝廷会借机大规模减少辽西的粮饷开支,或者干脆派员核查,实兵实饷,往后再想捞油水就得再想别的办法了。

    但他们从来没有认识到,朝廷也许会藏着将辽西上下一网成擒的的狠毒之策,如果真的出现那种状况,他们又该如何应对?

    是听从圣旨,还是率兵反抗,抑或是在迫不得已下与八旗联手抗明?

    第一条绝对不行。

    辽西军头们费尽心力才挣下如此家业,如果一道圣旨下来,众人乖乖地交出军权,那可就成了任人宰割的羔羊了,不光是积攒下来的巨额财产会被相关人等吃抹干净,就连自家人的性命能不能保住还是两说。

    第二条路也不好走。

    多年以来,辽西大军在对阵八旗时一直处在绝对的下风,在众多辽西军卒眼中,八旗就是天下无敌的象征,所谓的女真不满万、满万不可敌的其实就是从辽西传出去的。

    可是强如八旗这样作风勇猛地军队,在朝廷大军面前也是败的如此干脆,最后大军竟然是以不惜命的方式才侥幸逃回,那他们孱弱的辽西军队又如何是官军的对手呢?

    更重要的是,假如他们煽动兵变,那就等同于造反了,在失去大义的名分下,辽西军有多少将官士卒愿意跟着他们造反呢?

    恐怕到时也就指望各人手下的家丁,那种东拼西凑起来的队伍,怕是一战下来就十不存一了。

    与八旗联手抗明?那就是公开扯旗造反了。

    这一条不说祖大寿等人接受不了,就算他们愿意,那些家丁们闻讯后很可能就会哄堂大散。

    与八旗交战十余年,辽西上下哪一家没有亲人死在八旗的利刃之下?

    这种血海深仇很难去弥合,要是他们突然之间宣布联手八旗与大明为敌,哪怕平时粮饷丰厚、待遇极高的家丁们也会一片哗然。

    别看辽西军畏敌如虎,有不少人也经常与建州做着私下的生意,但这些并不代表他们愿意与八旗成为自己人。

    祖大寿有些烦躁的挥了挥手,祖泽溥上前肃手有请,李率泰站起身来,冲着祖大寿等人拱了拱手,然后神态从容的转身向房门走去。

    他知道刚才自己一席话已经成功的在祖大寿心里钉上了一枚钉子,辽西上下做出何种选择就不是他能左右了,但愿其中能有让大清利用的地方。

    “大哥,李率泰适才所言虽是有夸大之嫌,可咱们也不得不防啊!一旦让他说中,咱们可就结局难料啊!”

    看到祖泽溥将李率泰送出门后转身进屋关紧了房门,祖大乐率先开口道。

    “大哥,你觉着李率泰之断有无可能?会不会是建奴挑拨离间之计?我部乃是奉洪亨九之命紧守锦州,并非有惧敌之意啊!将来若是朝廷追究坐视友军势危之事,我等大可以拿此说事,未奉上命不得私自出兵可是朝廷定的规矩,这道理走到哪都说得过去!”

    “这事现下不好说!待某寻空去那孙白谷处试探一番再说!泽溥,明日你便将李率泰连人带信送至官军大营,就说哨探擒获建奴探子一名,顺便带上几支上好山参送往洪亨九处。此人虽是心机深沉,但处事圆滑,不愿轻易得罪人,他若是能及早康复,应该能为我辽西说上几句好话!

    之后你携重礼去往关内找孙承宗孙阁老,将我辽西苦衷倾诉与他,拜托其为我辽西上下在皇上面前说项!我等俱为孙阁老一手拔擢之人,香火情从未断绝,加之孙阁老资历威望俱在,料皇上应该能给几分面子!你们几个听着,今晚之事不许泄露半分,各人烂在心里便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