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四百七十六章 左翼骑兵的状况
    时节已至五月中旬,广宁以北两百余里一片面积宽满的草原上到处开满了不知名的野花,四处起伏的丘陵上遍布鲜嫩地青草,蓝天白云下,温润的南风轻柔地吹拂着一望无际的草原,顿时让人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这里叫做翁后,原属于科尔沁蒙古所辖,现在已经都是属于所谓大清的领地。

    此刻如果是从空中俯瞰就会看到,就在这片广袤的大草原上,上万顶各式各样、大小不一的帐篷散落在各处,数万匹战马或在悠闲地啃食着地上的嫩草,或是被主人牵引到小河边一边饮水一边享受着河水的冲洗,骑士们则是在草地上或躺或卧、或是围成一圈说笑嬉闹,更有不时往来奔腾地战马来回传递着各种各样地军情奏报。

    在一片地势稍高的丘陵顶端,坐落着一座可容纳十余人的营帐,唯一的帐门外两边分立着四名彪悍的持刀护卫,这座营帐正是卢象升日常处置公务和休憩之所。

    卢象升统帅着包括宣大镇、甘肃镇、延绥镇、陕西镇、宁夏镇、勇卫营,以及归附的土默特部挑选出来的七千余骑兵,各部相加共计两万三千余骑,从宣大出发,沿着八旗征伐蒙古部落的路线一路向东行进,经过两个多月的长途跋涉,终于在四月下旬抵达了此地。

    “南路哨探有无回返?”

    帐中一座简易的案几上,正在低头查看舆图的卢象升抬头问道。

    两个多月的风吹雪打,一路上的冲锋搏杀,让原本就瘦削的卢象升更显沧桑老态,颌下的胡须无暇打理下已成了乱糟糟的一团,脸颊上隐有冻伤后落下的痕迹,但是那双细长的双目却是更加明亮有神。

    “禀督帅,南路哨探尚无音信,东路哨探已在回返途中,据接应之骑队回复,现离我军营地只有二十里,再有不到一个时辰便可抵达!”

    已积功升至参将衔的杨茂功拱手回道,他拒绝了卢象升让他独领一军的安排,现在依然以中军官的身份跟随在卢象升身边,多年的征战下,他与卢象升之间已经亲如手足一般,根本不舍得离开。

    和杨茂功一样想法的还有武大定,已是千总头衔的武大定依旧担任这卢象升亲兵队正的职务,坚决不去领军任职,卢象升无奈之下也只得由着他俩去了。

    “督帅,南路哨探虽是略近一些,但需要抵近建奴大营查探,若是建奴正在与松锦官军交战,那对后路防备可能还差一些,不然的话哨探就需自家掌控时机,建奴可不是流贼那样的乌合之众。”

    宁夏总兵马科接着杨茂功的话茬说道。

    “唔。按常理分析,东虏大军一旦南下,若未达成其目的,短时间内不可能北返。而我大明官军已是精锐齐集,更有奇兵隐伏,加之有洪亨九、孙白谷这等谋略大家亲自指挥,若是某所料不差,此刻东虏大军定已是吃了不小的亏,但其后续如何应对,我部与松锦前线之间却是苦于无法交通联络,如何配合作战只能根据情治自行决断了!”

    在四月下旬抵达翁后之后,在派遣数股骑兵扫荡周边的同时,卢象升根据舆图上的标识,分别向东和南边派出哨探,东边主要哨探原大明兴平堡一带地势,而南路则是要越过广宁继续往南,从背后探查松锦一带清军主力的动向。

    卢象升根据舆图制订的战术很简单,就是在合适的时机全军潜至广宁到兴平堡一带设伏,配合正面官军伏击北撤的清军。

    从朱由检和兵部大员以及他们这些重臣们制订的整个战略来分析,不管建奴如何应对,但最终都会在各种因素下不得不北返,这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卢象升之所以将伏击地点放在这一段上,主要是因为广宁到兴平堡之间地势平坦开阔,并且没有纵横蜿蜒的河道,最适合大规模的骑兵突袭。

    广宁西南边就是大凌河与小凌河,而西平堡东边就是更为宽广的辽河,虽说现在这几条河流都处在枯水期,水流量已经比雨季时小了很多,但流域内形成的沼泽泥洼却是骑兵冲锋的最大障碍。

    卢象升率领的骑兵之所以耗时一个多月才抵达翁后,主要是为了尽可能的隐匿行迹,避免惊动目的地以东的蒙古部落,不然的话他这支左翼奇兵的战略目的就会暴露无遗。

    在领大军出宣大边墙进入草原之后,卢象升遣曹变蛟、罗世芳两员猛将,各自率三千骑,以扇形姿态先行向东进发,从左右两面包抄兜截,将沿途所遇的所有大小蒙古部落全部清剿一遍,并严令二人除却老弱妇孺外不得滥杀,更要勿使一人走脱。

    左翼罗世芳是不折不扣的执行了主帅的将领,在清剿围杀敢于反抗的鞑子之外,其余的老弱妇孺以及牛羊马匹毡房等资产统统命人押运回来,然后交给了负责给大军提供后勤保障的四海商行。

    而右翼的曹变蛟虽也未曾让一人走脱,但最后却是只让手下土默特部的蒙古骑兵赶回来了大群的牲畜,至于其他的人口物资却是根本没见着。

    卢象升虽是心中略微不悦,但他也不是迂腐之辈,知道战场就是如此的残酷冷血,而且曹变蛟并非不听号令的跋扈之辈,只不过因常年在边塞作战,养成了他冷硬的性格和过于嗜杀的性情而已。

    在朱由检的安排下,四海商行宣大分行参与到了这次大军出塞的行动之中。

    商行组织了千余辆各式各样的大小车辆,装载着粮食草料军械等各种各样的军用物资,一路跟随着卢象升的中军缓缓东进,直到全军在翁后盘踞下来后,车队才将沿途所耗后剩余的物资卸载下来,然后赶着上万匹马牛等大型牲畜,在两千名骑兵的护送下回返宣大。

    这些缴获的大型牲畜会在经过挑选后运入内地,或是贩卖或是交于地方官府发放给农户使用,那些未成年的牲畜则是交给土默特部饲养,等过几年长大后再由四海商行收购过来。

    至于缴获数量最多的羊群则留给了大军作为食物,因为确定将翁后作为据点后,还不知道何时才能潜行到伏击点,这期间需要消耗大量的食物,除了谷物茶叶食盐外,高蛋白高能量的肉类也是不可或缺的。

    在询问过东向哨探探查回来的地形地貌之后,伏击点终于确定下来,现在只需等待南路哨探将清军主力动向传回,卢象升便可以决定何时率部前去伏击了。

    清军在松锦一带云集了数十万人,北撤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完成的,只要十几万包衣先行预备撤离,这就可以证明清军准备回返盛京了。

    这十几万包衣需要收拾各种物资装备,打扫清理,不能给后续的大军留下妨碍行军的障碍物,这同样也需要不少时日,加上走路耗费的时间,这期间足可以让卢象升部提前赶到伏击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