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四百八十八章 慌了手脚
    “督帅,真有此事?哈哈!那俺老贺这回可来着了!后路被袭,中路有强兵埋伏,正面有咱们十几万精锐官军,建奴这回可是在劫难逃了!圣上真是英明神武啊!哈哈哈哈!”

    孙传庭的话音刚落,不知情的众人先是满脸的震惊和愕然,随后一个个喜笑颜开,贺人龙更是放声狂笑起来。

    这回边将们终于相信了孙传庭的言语,皇帝的确是念在他们多年来为大明四处征战的份上,特意将他们调来挣得一份功劳的,这可是一份天大的恩荣。

    这说明,皇帝并没有卸磨杀驴的意思,相反,他们这些武夫的地位很可能还会继续提高。

    祖大寿听罢朝廷的整个策略,在寒意顿生的同时,心下也是暗自侥幸不已。

    幸亏自己当机立断,关键时刻做出了最为正确的选择,如若不然的话,这十几万精兵加上数万骑兵收拾完了建奴,转头肯定会对辽西痛下杀手,到时候辽西上下绝对会成为帐内众人升官发财的垫脚石。

    别看这帮粗汉在见到自己后都是满脸的敬仰之情,行举上也是尊崇之至,可是一旦为了个人利益翻了脸,这帮玩意转眼间就能把锦州给杀个血流成河,根本不会顾及到任何的香火之情。

    “好了!既是诸人已知晓朝廷关于这场大战的准备与方略,那接下来便要精心备战,不得有丝毫疏漏错处!

    现下之战局已是十分明了,无论东虏如何应对,均已无法逃脱失败之结局!

    但是,狮子搏兔,仍要用全力!

    值此胜利在望之际,各部更要谨慎小心,以防东虏反扑!

    稍后各将回营之后,即刻加大巡夜值守力度,小心东虏夜袭!

    本官所料不差的话,东虏北返之前,定会寻机搏杀一把,各部扎营时可各显所长,定要教东虏赔了夫人又折兵!”

    第二天凌晨子时刚过,突然响起的喊杀声和铳炮声、爆炸声打破了黎明前的沉寂,皇太极在听从了多尔衮的建议后,调遣各旗精锐对东面扎营的边镇各部进行了突袭。

    对此早有防备的各部边镇奋起反击,在孙传庭特意调派过去的数十门佛郎机炮的协助之下,经过小半个时辰的短暂搏杀,清军留下了一地的尸体朗狼狈而回。

    天亮之后明军辎重营的青壮开始奉命清理战场、捡回佛郎机炮发出去的弹丸,然后将清军的尸体就地掩埋,以防止疫病的散播。

    这次失败的夜袭共计有一千两百多名清军伤亡,其中以扎营在前的贺人龙部杀伤最多,仅在陕西镇营内就有八百多具清军尸体。

    贺人龙这货从孙传庭的帐内回营之后,立刻安排手下士卒在营栅内挖坑埋雷,随后死皮赖脸地从孙传庭那里求得了三十门佛郎机炮布置在营内。

    为了麻痹清军哨探,贺人龙让手下故意把营栅扎的松松垮垮,一推就倒的营门前值哨也没安排多少,就等着清军大举来攻。

    果不其然,在探查到他这一处的防守最为松懈后,清军把夜袭的主攻位置选在了陕西镇的营地,结果在地雷的连番炸响,以及佛郎机炮的持续轰击下,清军伤亡惨重,甚至连明军的影子都没见到便败阵而回。

    得到消息的皇太极急火攻心之下病情再度加重,期间更是吐血昏倒在后帐,多亏李存德及时施救方才没彻底恶化下去。

    一次次的被明人如此羞辱,这是多年来根本没有过的事情,几年来在各处战场上屡次受挫于明军,这让心高气傲、妄图开创一番大清不世基业的皇太极再也承受不住。

    夜袭失败的消息传开后,让清军本就低迷地士气更加低落,赫图阿拉被袭破的消息已经悄悄传开,很多家在东路明军攻击路线上的八旗将官士卒,因为挂念着家人财产的缘故更是人心惶惶,不少八旗的中高级将领都是聚在一起商议后找到各自的旗主,强烈要求大军即刻北返。

    家要是没了,这仗还怎么打?

    这些八旗将官士卒心里都已认定,明军说过之处,一定和他们侵入明境那样烧杀抢掠,自家的宝贝儿女还不知死的有多惨呢,这时候必须立刻挥师回返,去将那伙该死的明人碎尸万段,给家人报仇雪恨才行。

    虽然名义上已经建立了大清国,但实质上八旗内部,上至一旗旗主,下至旗下的旗丁、甲兵、壮达、牛录章京等等,都是以氏族、部族或是自有部曲为基础编设的,各人之间讲究关系亲厚和情义。

    只要关系密切了,哪怕是一个白甲兵也可以和那些甲喇章京、梅勒章京相互谈笑风生,这种彼此之间亲密的关系更容易在战场上形成凝聚力,与之类似的就是秦良玉麾下的白杆兵了。

    多尔衮、岳托等人虽是贵为旗主,但日常临阵还得指望着手下的这些勇士出力,在这些人不间断的软磨硬泡下,除了皇太极以外的六旗旗主终于聚在一起找到了病重的皇太极。

    “八哥,咱们不能再耽搁下去了,须得当机立断即刻撤兵才行!我军夜袭受挫之下,明人今日定会趁势大举进攻!现军心已是很难稳住,各旗的健儿都是思乡心切,一致要求即刻退回盛京!八哥,现今胜负基本已定,万不可再有任何投机之思!下令退兵吧!”

    多尔衮扬声冲着帐内大声催促着,门口皇太极的贴身护卫鳌拜和巴音愣一身甲胄,冲着众人怒目相向,两人手中各自把持这铁鞭和长刀。

    如果不是两人持械威胁,多尔衮等人早就闯入帐内。

    皇太极的后帐门口,多尔衮、济尔哈朗、岳托、阿济格、阿巴泰以及被他们裹挟来的格日楞、贡撒等蒙八旗的王爷,三顺王孔友德等人齐聚一堂,等待着皇太极下达撤退的命令。

    躺在锦榻上的皇太极在服药之后昏睡已有半个时辰,李存德坐在一旁皱着眉头不时地查看着他的气色,口中不时地发出轻叹,贴身太监房宝愁眉苦脸的立在一旁。

    已是早晨卯时中,天光已经大亮,帐外高悬在蓝天上的日头已经开始散发出初夏的味道,各个营地内的清军都是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悄悄议论着什么,整个清军大营的气氛既沉重又压抑。

    正在昏睡中的皇太极梦到自己坐在大明京师皇宫内的龙椅上,阶下跪着年轻的明国皇帝,俏丽端庄的明国皇后和贵妃一个给自己捶着背,一个给自己揉着腿,殿内的明国大臣们正在一边戟指明国皇帝破口大骂,一边称颂大清皇帝的英明神武,一切都是那么的完美,那么的称心如意。

    突然,跪在地上的明国皇帝突然间站起身来,身上的龙袍也幻化成了令人不敢直视的金甲,头上的金盔也是散发着耀眼的光芒,整个人宛如天神下凡一般。

    只见他随手拔剑一挥,正在唾骂他的大臣们一个个人头落地,鲜血直喷上天,随即明国皇帝大喝一声后掷出手中剑,那柄长剑离手后顿时化作一条游龙,张牙舞爪向自己扑来,血盆大口一下子将自己的头颅吞了进去,皇太极吓得一声惨叫,人也醒了过来,大汗淋漓之下身上觉得轻快了不少。

    “外面何人喧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