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四百八十九章 谁强跟谁混
    “主子您醒了?!真是神灵护佑我大清!禀主子,外面是睿亲王、郑亲王等人求见,因着主子正在歇息,未得主子发话,门口的鳌拜和巴音愣没让他们进来!”

    皇太极猛然间开口讲话,把脑子里正在胡思乱想的房宝吓了一跳,反应机敏地房宝赶忙跪地回禀道,本来坐着的李存德也是急忙起身,伸出三根手指搭上皇太极的手臂玄关开始给他把脉。

    “房宝,吩咐下去,备好热水,朕要沐浴松缓松缓!李存德,朕适才出了一身大汗,觉着身子轻快不少,这病情也似好转很多,看来天不亡我大清啊!呵呵呵呵!”

    皇太极原本苍白的脸色恢复了些许的正常颜色,久违的活力似乎又从新在体内生了出来,心情大好之下,脸上也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恭喜皇上!看来真是老天有眼!皇上睡了这一觉,病情却是好转不少!只要接下来安心调养,复原当是可期!”

    李存德放开皇太极的手腕,跪倒在地一脸喜色的恭贺道。

    刚才他从皇太极本来已经接近断绝的生机中试到了一丝微弱的气机,这股顽强的气机正在缓慢地在皇太极体内流动,若是再以何时的手段加以辅助,皇太极的身子虽然未必会痊愈如初,但恢复个七八成还是没问题的。

    “好!有李存德你这句话,朕就安心了!叫睿亲王等人且等着吧,朕沐浴之后再传见;告诉他们,勿要慌急,有朕在!”

    小半个时辰之后,沐浴更衣完毕的皇太极在后帐召见了一众旗主。

    “郑亲王,你安排下去,将后营包衣调过来,挖沟垒墙,之后将朝鲜剩余三千余铳手调派过来,派一队精锐监视,依托工事墙摆开阵势,随时阻击明军进攻!”

    还未等多尔衮出言,皇太极已是抢先下达了命令,济尔哈朗一愣之后随即上前打了个千后起身出帐。

    皇太极良好的精神状态让他感到惊喜万分:那个沉稳果断、足智多谋的大清英主又回来了。

    “睿亲王,待包衣全部调派过来之后,你带两白旗率先开始北返,之后是两红旗、两蓝旗、汉军旗,朕亲率两黄旗与蒙八旗断后!好了,诸人速去准备吧!”

    皇太极再次出言止住了多尔衮上前劝解的动作,果断的下达了全军撤退的命令。

    “八哥的意思,这些朝鲜铳手和包衣全部舍弃?”

    众人领令转身之际,多尔衮还是忍不住出言询问道。

    “要这些平白消耗粮食的奴才有何用?只要大清在,想要多少就有多少!留下这十万包衣给明人,去吃光他们!明人不是向以仁义为先吗?既是同胞,哪有不管饭食之理!

    还有那些朝鲜铳手,阵战之时排不上丝毫用场,这回叫他们依托工事与明军相抗,说不定还能有所斩获!

    朕会选派旗中勇士,留下监视包衣与朝鲜人,人多纷乱之下,无人会觉察我大军已退!”

    听到皇太极的安排后,多尔衮难得的施了一礼转身离去。

    这才是大清皇帝该有的样子,一旦定下撤退的策略立刻就走,毫不拖泥带水、瞻前顾后,这样下去,大清还有得救!

    就在清军害怕明军趁势进攻而开始手忙脚乱的准备撤离时,对面五里开外的明军大营一反常态的并没有出现大军集结的动向,就连夜不收也没有排除,听任清军阵营的包衣挖壕垒墙。

    直到辰时中,各部明军从营门处陆陆续续的出来,摆好阵型后直奔远处已经构筑好的第一道工事而去,而就在此时,分头撤退的清军各旗已经沿着宽阔的平原行出了十里之地,皇太极亲率两黄旗以及蒙八旗堕在其余各旗五里处担当后队,掩护各旗向北撤退。

    在看到面前平原上如潮般向自己阵地涌来的明军大队人马后,朝鲜总兵姜有成心中已是冰冷一片。

    自从一战就被明军铳手打掉了两成多人马后,姜有成统帅的朝鲜铳手便被多尔衮弃若敝履,后面的所有战斗根本没让他们上阵,虽然这种被人轻视的滋味让姜有成感到忿忿不平,但在看到清军连续吃了败仗后,他在暗自幸灾乐祸的同时,也被宗主国军队的精强深深震撼。

    他是知道八旗士卒战斗力如何强悍的。

    当年多尔衮之带着一万多人便一口气打到了平壤,一路上八旗军队所向披靡,不管哪一路朝鲜军队与其对敌,基本上都是一触即溃,最后朝鲜国王和重臣们只得赔付了若干钱粮,再搭上自己这五千铳手之后才将这尊瘟神送走。

    在朝鲜王公大臣以及朝鲜各军将领们的眼中,八旗劲旅就是无敌于天下的象征,不仅是朝鲜军队不是他们的对手,就算大明的官军也远非其敌。

    然而就是这样一支无敌之师,却被他们认为与朝鲜军队战力差不多的大明官军打的连续惨败,到现在大清皇帝御驾亲征、坐拥十几万大军的情况下依然无法与大明官军相抗衡。

    “莫非这大清国气数已尽?可这也太快了吧?立国才几载而已!这些蛮子早该灭绝了!比起大明过这等宽厚仁慈的宗主国,这些只知道盘剥苛虐的建州女真实是不当人子!

    可现下该如何才好?真要向大明官军开火不成?自己手下剩余这三千余人,如何敌得过十几万大军!

    该死的大清皇帝!这是摆明了要坑了这三千多人啊!”

    想到这里,姜有成回头瞅了瞅百余步外正虎视眈眈监视着朝鲜铳手的三百名八旗劲卒,再转头看向一步步逼来的明军大阵,一时之间心里头也没了主张。

    “将军!咱们该怎么办?看这态势,清国皇帝定是觉着不敌,要带领大军退回北面,留下咱们给他断后!可对面十几万大明官军岂是咱这几千人能扛得住!将军,赶紧想个办法吧,儿郎们心里边都着慌的紧!稍后开战,大明官军那些炮车一轰,咱们这几千人眨眼就没了!到时候连魂魄都回不去故土了啊!”

    参将朴易年带着几名游击、千总凑了过来,假装冲着远处的明军大阵指指点点,实际上却是一脸焦急的在跟姜有成商议着怎么渡过眼前的鬼门关。

    其余的几名将领也是纷纷出言询问,盼着姜有成赶紧拿出个主意来。

    “前有明国大军,后有清国强军监视,本将也想不出好法子来!”

    本就是靠着家族势力才混上总兵的姜有成向来缺少主见,现在被朴易年等人一催促,心里更是慌乱不堪。

    “将军!大明本就是我们朝鲜的宗主国,对咱们朝鲜有大恩!咱们现在只要临阵反正,大明主帅定会善待咱们!以卑职来看,这清国覆灭在即,不能再跟着他们了!将军,下令吧!不就是这几百人吗?咱们一阵排铳过去就剩不下几个了!”

    头脑机敏的朴易年心里虽是暗自鄙视,但姜有成家族在朝鲜势力极大,他也得罪不起,所以只能是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让姜有成去做决断。

    姜有成皱眉思前想后纠结半晌,在捏断了数根胡须之后,终于下定了决心。

    “咱们反正!你们几个吩咐下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