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四百九十五章 丰收在望
    “温卿相貌类父矣!适才周卿言,实验田地之相关事宜大部由你操办,朕观你肤色举止,便知其所言非虚,温卿于此事上确是用心了,此等行举实为天下官吏之楷模也!”

    朱由检看着眼前长得酷似温体仁的温侃感慨道。

    温侃不光是肤色黧黑粗糙,刚才施礼时,朱由检敏锐地捕捉到了他手指甲里的黑泥,以及青色官袍下摆上些许秸秆草棍,还有官靴的鞋帮处沾着的泥土,这些都充分说明,这位首辅之子的确是亲力亲为的实干家,这一点是最让朱由检欣赏的。

    “不敢当圣上夸赞之词,臣既得圣上拔擢,自当为圣上分忧,为朝廷谋事,为百姓解困!

    微臣不过是尽本分而已,况此番若是有些许之功,亦非臣一人之劳。

    本司两位少卿于此事上亦是耗费精力良多,平日间也是时常督促微臣于此事上多下一番功夫,臣自是欣然领命。更兼得大兴赵知县对朝廷之令无不遵从,事事处处竭力配合,使臣日常繁忙时并不觉有丝毫迟滞之意,此间成就亦是众志成城之果!

    启禀圣上,圣驾来临之前,臣便于卯时下令开始收割,臣按照两边各收十亩计量,预计再有不到半个时辰便可收割完毕,亩产量臣尚未估出,毕竟臣以前未曾接触过农事。

    圣上面前所观之田地,南面为农户自行管束浇种之地,总计为三十二户、五百六十亩;北面为司农寺奉旨所创之试验田,是由司农寺会同大兴县共同由其治下择农户二十八户、田地四百八十亩试之。

    其实验之处无非是据本朝故徐阁部所著之《农政全书》中所载之事项,自小麦播种出苗之后,严格按照书中之规,定时按期浇水、施肥、锄草、间苗、除虫;为显公平,两边田地中打井口数相同,皆为每三十亩一口深井,只是南面农户自种之地依旧以大水漫灌、间歇施肥间苗等举措为主,试验田则是要正规许多。”

    虽是第一次面圣,但温侃面对皇帝以及若干大员却是丝毫不杵,一口气洋洋洒洒地将所经手之事讲了个大概,而朱由检则是边听边轻轻点头。

    看得出来,温侃在此事上不仅是尽力,而且也是十分用心,所言之事除了按惯例将所有人都包括在内这一官场传统外,其余的都还算详尽。

    对于一个从未接触过农事,甚至可能连田间地头都亲身涉足过的贵公子来讲,这已是殊为难得的作风,相信只要温侃能长此以往坚持下去,将来的前程不会差温体仁太多。

    “大伴,且给各位卿家每人送上凉饮一杯,消解一下暑气,给阁老看座!”

    朱由检吩咐一声后,王承恩转身而去,他在脑子里暗暗组织了一下措辞后开口道:“司农寺自上而下不辞辛劳、用心任事,专注于自身职差,朕欣慰不已;其中尤以温卿付出最巨,可见阁老家风、门风之严谨,方才有此承继父业之后辈精英涌现,朕实为阁老感到欣慰。

    朕希望温卿能有一颗恒心,不管于任何职位上都要善始善终,如此的话,朕相信朝廷也不会埋没人才!

    朕现下想对阁老说一句:有此子,阁老无憾矣!”

    “老臣谢过圣上之赞誉!臣有幸得遇明君,故此竭尽所能以助圣上达成所愿。今臣老矣,幸有圣上慧眼识珠,擢犬子与朝堂,使之能替老臣为我皇尽忠、为朝廷效力、为万民造福,此实是犬子莫大之荣焉!臣自会用心教导与他,使之戒骄戒躁,永葆用心任事之恒心,如此,老臣此生足矣!”

    温体仁岂能听不出朱由检的话中之意?

    人家皇帝肯定不会大包大揽的说:老温,你这儿子不错,以后前程包在我身上了,这种简单直接的话语是不会从一个皇帝口中说出来的。

    而朱由检的表态已经十分明显,只要温侃一直像现在这样干事,那前程将是一片光明。

    不一会功夫,几名小太监端来了数盏冰镇酸梅汤,在场诸人诚惶诚恐的接过来后小口啜饮着,而温侃则是一手端着酸梅汤,回过身来冲着远处正在向这边打望的手下比了个手势。

    温体仁坐下后端着酸梅汤笑道:“圣上,若是此番司农寺增产之术效果显著,臣建议由司农寺将其法编印成薄册,印发大明各地方官府,由官府出面召集各村镇里长、甲长分批与会,择能吏现场讲说分明后,令其返乡付后引导农户诸实践。

    虽说此举不见得每乡每村每户均会照章执行,但若是有一半,甚至部分农户遵章施行,那我大明粮食产量也将会有大幅增长,圣上欲使天下百姓无饥绥之忧之心愿便会往前更近一步,长此以往,我皇明盛世可期啊,呵呵呵呵!”

    “阁老此建言甚妙!稍后既见成果后,若是果如预想当中收成甚好,待回京之后,内阁便可着手经办此事!

    朕欲用十年之力,使天下百姓尽得温饱之利,再无冻寒饥馑之苦,这第一步要迈的踏实,才会有后续更好之愿景。朕希望司农寺能于其中发挥引领推动之作用,今日就算是第一步吧!”

    正说话间,远处传来呵斥声,朱由检举目看去,原来是几名护卫拦住了一名小吏打扮的人,并正欲将其驱离开来。

    温侃将酸梅汤一口饮净后上前施礼道:“启奏圣上,微臣刚才指使下属去往田地间,扯了两把麦穗过来,一边让圣上先来分辨一下两者之不同,现下可能是被宫中之亲随挡住了!”

    朱由检闻言后挥了挥手,身后的程千里唿哨一声,护卫们迅即闪开身形,那名被吓得腿都软了的小吏脚步踉跄地行了过来。

    温侃迎上前去,闻言安抚几句后,结果那名小吏手中的两把麦穗转身而来,那名小吏面带喜色的退回到群僚之中。

    温侃近前躬身将两把麦穗呈上,王承恩上前接过后递到了朱由检的手中。

    其实不用仔细分辨,正常人一打眼就能看得出来,两把麦穗有着十分明显地区别。

    其中一把麦秸更加粗壮,麦穗、麦芒也比另一把的要长大,朱由检仔细观瞧,发现两把麦穗的颗粒饱满度也是有着很大的差别,不用称量,便能看出哪一边是司农寺主导的试验田种植的小麦了。

    “好!好!朕虽也是未经农事,但还是能分辨的出哪一种麦子长得更佳了!如此说来,试验田已获成功!只待稍后看看比普通麦田亩产多少而已了!

    此事真是令朕开心不已啊!司农寺上下,包括大兴县可是立的大功一件!朕回京后自会下旨予以褒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