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四百九十七章 捷报传来
    郑芝龙的题本是跟随着郑家往来运粮的船队送来的。

    自从郑芝龙封伯后,郑家船队一直不间断的从暹罗、交趾、占城、真腊以及三佛齐等国采购籼稻运往天津卫港口。

    三年以来,郑家已经先后向京师输送了大约一百五十万石的稻米,加上湖广、江浙各行省每年从大运河运来的数百万石粮食,这才使得流贼荡平之后,北方没有再出现大规模的流民,仅凭这一点,赏给郑芝龙伯爵位子就非常值,甚至是物超所值。

    郑芝龙在题本中言明,这次荷兰、西班牙两国特使是为了台湾一事奉命而来的,他们要求三国划定区域,共同管理台湾。

    崇祯十年台湾岛上的明军全歼来犯的八百名荷兰步兵,这让荷兰驻台湾岛的最高长官普特曼以及东印度公司代表巴列维特感到震惊和悲痛不已,同时对明军武力的强大有了一个崭新的认识。

    八百名勇敢善战的将官士卒,携带着野战炮和重火枪,竟然会败在被他们视为土著般的明军手里,并且是全军覆没,无一生还,那明军该是怎样一种恐怖的存在?

    荷军无一生还的消息还是郑家船队派人通知了普特曼和巴列维特,并且还告知二人,因为台湾地区气温过高的缘故,荷兰士卒的尸体已经被埋在了一个大坑里,连骨灰都无法带回故国了。

    出现如此重大的伤亡,普特曼既感悔恨又觉悲凉。

    悔得是不该听信范·戴克那个莽夫的话,白白葬送了八百名士兵的性命;悲凉的是这件事传回国内,自己在台湾岛一言九鼎的好日子就到头了,很快就会有人来替代自己了。

    在台湾这五年,自己的家族通过垄断福建沿海的白糖生意发达了起来,随着台湾岛甘蔗种植面积的逐步扩大,普特曼本以为以后可以继续大发横财,没想到这次意外事件让他的发财路子突然断绝了。

    那个该死的范·戴克!下地狱去吧!

    在强按下心头的沮丧后,普特曼与在这件事上并无多大牵扯的巴列维特简单商量一番后,决定由巴列维特立刻乘商船返回荷兰本土,向荷兰政府的高官们就此事的前后作出详尽的说明,然后等待高官们作出应对和裁决,而他继续留在台湾岛等候消息。

    因为骤然损失了整个驻军一多半的兵力,虽说不管是乌特勒支堡还是热兰遮城的防御火力都十分强悍,但因为害怕具体情况不明的大明官军发动强攻,普特曼还是下令各个堡城加强了警戒,荷兰平民也尽量减少出城活动的时间,以提防明人的突然袭击。

    而西班牙人之所以这次也来凑热闹,纯粹是在听闻荷兰人在台湾岛上大败亏输之后,想要借机分薄荷兰在东亚一带的利益。他们对于在马尼拉屠杀一事并没有任何罪恶感和负疚感,并且认为此事与大明朝廷没有关系,因为在西班牙人的眼中,在马尼拉的汉人并不是大明人。

    其实不光是西班牙人这样认为,他们的这种观点在大明境内更是大行其道,而且在朝廷官员中最为普遍。

    因为这批旅居或侨居在菲律宾等南亚诸国的大明人,绝大多数是从大明逃过去的。

    自太祖时期封海之后,闽粤之地大批从事与渔业有关产业的人便携家带口的逃离故土,乘船逃往了南洋一带。

    这种情况随着大明中期对海禁的放松有所缓解,但仍然时有发生,这些人被官府视为了躲避税收的叛逃者,根本没有把他们当做自己的同胞骨肉。

    加上郑芝龙所说的这次屠杀汉人一事,西班牙人在马尼拉已经是第二次搞出这种骇人听闻的事件了。

    万历年间的马尼拉屠杀汉人事件中,有多达两万五千汉人死于西班牙军队的屠刀之下,而万历皇帝获悉后,直接将传回讯息的商人张嶷以“欺诓朝廷、生衅海外”的名义斩首,并且仅仅是下令福建巡抚发文斥责西班牙人而已。

    在这件事上,万历还不如郑成功做的好。

    原本的历史中,在获知西班牙人第二次大规模屠杀之后,郑成功派人向西班牙驻菲律宾总督下书,谴责其杀戮掠夺华侨的罪行,严令其改邪归正,否则将会亲自提兵前往征伐。

    面对郑成功的威胁,西班牙人反而进行了第三次对华侨的集体屠杀。郑成功闻讯后,一面抚恤逃到台湾的华侨,一面组织筹备军队准备讨伐西班牙人,于是菲律宾岛上再度风声鹤唳,人人自危。

    正好当时荷兰人也威胁着西班牙人在菲律宾的地位,岛上菲律宾人也频频起来反抗统治者,西班牙殖民者感到回天乏术,做好了随时撤离的准备。

    但郑成功尚未出兵就出现内乱,不久郑成功病逝。他的儿子郑经接着治理台湾,并派人同西班牙殖民当局交涉。据说郑经在1670年和1671年两次准备征讨马尼拉,但因种种原因而未能出兵。

    西班牙人在菲屠杀华人,原本忧心明朝出后报复,万历王朝却无动于衷,致西班牙人变本加厉欺凌华人。郑成功父子先后三次欲出兵攻取菲律宾,终因各种因素未成。

    看到郑芝龙的题本后,朱由检并没有勃然大怒的冲动,而是马上开始筹划如何去报这两次屠杀的血海深仇。

    同样是为了做生意赚钱,荷兰人就比西班牙人文明多了,至少他们的手上并没有沾染到多少汉人的鲜血,这样的国度和人群可以采取合作的态度。

    远交近攻。

    老祖宗的话还是很有道理的。

    但西班牙人的罪恶就是无法原谅的,血债必须用血来偿。

    不管在菲律宾的汉人是不是明人,但他们不该被外夷欺辱和屠杀,就是因为汉人这个神圣的字眼。

    既然两国都是政府特使,那就上京好了,等他们一个月后抵达京师时,关外战事应该早就结束了,就让新晋阁臣陈奇瑜来和他们谈吧,调子自己会定下:台湾是大明的,任何国家的军队必须全部撤出;西班牙必须为屠杀一事付出沉重代价。

    “大捷!大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