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五百章 战报及善后方案
    卢象升和孙传庭在奏报中称:此役毙杀的八旗奴酋共计有八旗成亲王岳托、郑亲王济尔哈朗、蒙古王爷格日楞、汉军旗怀顺王耿仲明等王爷头衔的奴酋四人,另有两名被击杀的贝勒,分别是阿济格和阿巴泰,其余八旗梅勒章京、甲喇章京等重要将领十余名。

    这些都是战后得到旁证确认过的,旗帜盔甲等等可以佐证。

    俘获汉军旗恭顺王孔友德、智顺王尚可喜两名亲王及八旗各级将官数十员,缴获大批的粮草物资,八旗大部溃散,现二人已下令各部追缴逃兵。

    而官军方面损失也是不小。

    据目前统计,各部官军共计伤亡九千余人马,其中尤以关宁骑兵损失最大,一万两千多关宁骑兵共计伤亡七千余骑,主要就是被清军三千精锐骑兵反扑,在残酷的对冲搏杀中伤亡的。

    关宁骑兵在第一次发起冲锋后,断后的蒙八旗因为心中生怯下战意全无,很多部落的骑兵在得知腹背受敌的消息后已经萌生去意,所以并没有与关宁骑兵实打实地强行搏杀,而是稍微接触后便向着东西两侧逃跑,只有几千骑满八旗与关宁军展开了厮杀,但因兵力悬殊过大而败下阵来。

    尝到甜头的关宁骑兵本来就善打顺风仗,本着得势不饶人的原则继续向皇太极的护军发起了攻击,妄想着趁机多多捞取军功。

    但皇太极的四千护军可都是从各旗中挑选的最勇悍的战士,其中更是有数百名以一当十的白甲兵,他们对自家主子也是忠心无比。

    为了掩护主子能够逃出生天,分出来的三千骑兵爆发出了惊人的战斗力,在与关宁骑兵的厮杀中人人拼命,最终给与关宁军以极大的杀伤,最后还是曹变蛟等人率军赶到后从侧翼发起了致命一击,这才将这些精锐护军杀伤殆尽。

    关宁骑兵经此一役后元气大伤,数十名中高级将官阵亡当场,其中包括了祖宽、祖千军这样的祖家嫡系子弟。

    最后卢象升和孙传庭禀报,在分兵追剿后,官军主力正在向盛京全力推进,力争早日攻破八旗老巢并收复辽东全境。

    “好!卢卿、孙卿做得好!此次战役取得如此巨大成果,实是令朕开怀不已!

    自去岁兵部定策始至今,各部官军精诚团结、鼎力合作,将士们奋勇杀敌,方使辽东跳梁覆灭在即!

    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前线官军应乘胜追击,务必将残余之寇彻底剿杀!

    大伴,派人传内阁及京城各部寺主官昭仁殿议事!”

    朱由检话音刚落,王承恩即刻下了御阶,出了殿门吩咐了下去,数名小太监立刻动身出宫传达圣喻去了。

    杨嗣昌施礼之后先行前往昭仁殿等候,而朱由检则是回到后宫稍歇等候。

    朱由检这次准备将思考已久的一系列善后事宜公布出来,然后由大臣们拾遗补缺。

    他打算从几个方面部署并实施自己的辽东规划和方略。

    首先,在确保集中优势兵力攻克盛京的同时,分兵攻略辽东全境,各路官军均要配备适量骑兵作为机动兵力,策应步卒展开的攻势,顺便接应东路的刘国能、张文耀部。

    最重要的是要动用大队人马向北扫荡,防止大股的建州残余势力继续北窜。

    当年太祖建立大明后,曾经在后世的东北地区设立了奴儿干都司,统辖包括库页岛、黑瞎子岛在内的整个东北地区,但因为北地极为寒冷的气候,加之地广人稀之故、产出比悬殊巨大等缘故,奴儿干都司在几十年后便慢慢废弃。

    朱由检日前就已经考虑过,现在的形势下,盛京在十几万明军的围困攻击下根本守不住多少时日。以皇太极、多尔衮等人的谋略,肯定会在明军尚未抵达盛京之前就会选择退路,以保存建州女真的延续,而继续向东北,就是现今的黑龙江一带转移,就成了他们的唯一出路。

    目下黑龙江一带聚居着不少原始部落,也就是八旗所说的生女真,这些部落的生产和生活方式非常落后,基本还停留在刀耕火种的时代,其实就算建州女真大规模向北面迁移,但将来能否在这种极端寒冷恶劣的自然环境下生存下去也是个问题。

    但官军必须要在后勤有足够保障的前提下向北清剿,直到七月底前返回。

    再待下去要是遇到突然而至的大雪就麻烦了。

    胡天八月即飞雪。

    农历八月,就连京城还在过着夏末的时候,东北有些地区已经开始下雪了。

    其次,鉴于满蒙八旗骑兵已遭重创,现已无力对官军构成较大威胁的状况,集中两万骑兵向西横扫插汉部、科尔沁等归附建州的蒙古部落,在捕获部落成年男丁的同时,尽可能收集马牛等大型牲畜运回大明境内,以便大明百姓开荒拓田使用。

    现在的大明对大型牲畜的需求极度旺盛,各地开荒屯田时都要用到大量的牛马,而大型牲畜的供应,只靠四海商行以及其他商队从宣大一带的边墙外的蒙古部落采购,由于这些部落体量太小,蓄养的牲畜过少,所以根本无法满足大明境内对马牛的需求。

    战争不单单是消耗巨大的厮杀,通过掠夺对消耗加以补充,这是胜利者普遍采取的手段。

    再次,接受建州各支军队投降。

    朱由检并不认为建州女真从上到下,从老到少,每一个人都是铮铮铁骨、悍不畏死之辈,在强大的武力面前,活下来去才是最基本的人性特征。

    这一点从当初努尔哈赤甘愿到李成梁家中当仆从就可以看出,趋利避害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眼看着大清这条船就要沉了,船上的人难道都想陪着一起殉难?

    这绝对不可能。

    这些边塞部落信奉的是谁强跟谁混,要不然为何那些蒙古部落纷纷投靠到建州?

    现在的大明自上至下都很少有家国民族的意识,更别说那些尚未开化的野蛮人了。

    谁的拳头大,谁的刀子硬,谁能给自己带来粮食和盐巴茶叶铁锅,谁就是咱们拥戴的首领。

    建州女真们也是持着这种想法的部落。

    眼看大势已去,八旗中的很多人都会产生别的想法,朱由检认为,投降的事很有可能发生,而受降将会极大的鼓舞官军的士气,同时也会削弱女真强硬派的战斗意志。

    再就是,朱由检特意强调,大军征伐过程中尽量减少平民,尤其是各族老弱妇孺的伤亡。待攻下盛京之后,除了建州重要人物须立刻押送进京以外,其余俘获的八旗人口要向关内集中,等候朝廷拿出策略后加以妥善安置。

    被俘或投降的人员是修缮道路的最好劳动力。

    这是朱由检关于当前战事的安排,而接下来就是军民新体制的建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