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五百零八章 多尔衮和多铎
    “什么?十二哥阵殁了?十四哥,到底发生了何事?咱们八旗勇士天下无敌,怎地轮到十二哥去冲阵!?那些奴才是怎生护卫的?该死的奴才,统统该斩!”

    盛京城内豫亲王府,多铎看着正端着一碗凉茶牛饮的多尔衮连声发问道,焦急的神情中带着愤怒和悲伤。

    “老十五你就别问了,赶紧吩咐下去,遣旗中留守人马打着旗帜出城往南,收拢两白旗败兵!城内之人预备好饮水吃食,等奴才们回来后好有口吃的!再就是让人知会旗中所有男女,即刻收拾家中粮食物资,过了晌午就全旗开始往北走!告诉奴才们,行动要快,最要紧的是带着所有过日子用得着的东西走!快去!”

    满脸阴郁之色的多尔衮随手将白如羊脂般的瓷碗丢在桌上,用袖口抹了抹嘴角的水渍后,用烦躁中带着急怒的语气沉声说道。

    看到兄长如此模样,多铎立刻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他把一肚子想问的话憋了回去,转身迈步出了房门大开的屋子,招手唤过几名亲信后按照多尔衮的吩咐仔细安排了下去,随即他再次回到房内并随手关上了屋门。

    “十四哥,究竟出了何事?八哥呢?十几万大军怎样了?十二哥是怎么没的?中炮还是冲阵?十四哥为何要如此分派?难道。。。。?

    多铎来到多尔衮对面坐下后,一脸沉肃的开口问道。

    其实他从多尔衮刚才的吩咐中便已察觉到大事不妙,但他无论如何也不愿相信局势突然恶化到如此地步。

    十几万八旗主力尽出,就算前期小挫,但也不会被明军打成这样吧?看这架势,难不成明军敢追到盛京?就明国那些软蛋官军,怎么可能有这本事!两边换过来还差不多!

    看着平静下来的多铎,多尔衮轻叹一口,用极度不甘和压抑的语气,把最近以来的一系列战事简述一遍,讲完之后,多尔衮心头的烦闷更盛,脑子里乱七八糟的闪过无数的念头。

    “如此说来,我八旗各部主力都遭遇重创?我说怎么前几日豪格那个崽子忽然带着数千人马,领着众多旗丁包衣家口急匆匆往北而去,说是北边田地肥沃,要带着人手去开荒种田,宁完我与范文程两个奴才也一并跟着,看来是八哥早有安排!

    明人怎生突然如此强了?难道盛京也保不住了?十四哥,你说实话,此次我八旗有如此大的劫难,还能挺得过去吗?!”

    听完多尔衮的讲述之后,多铎先是恍然大悟,随后用极度失落的语气问道。

    阿济格的殒命让年轻的多铎心里悲伤不已。

    虽然阿济格不是他和多尔衮这样的同父同母的亲兄弟,但三个人日常相处的却是极为融洽,很多时候都是阿济格在明面,他和多尔衮在背后出招,正是彼此之间的这种密切配合,两白旗的实力才得以保全并壮大,没让皇太极找到削弱和吞并的机会。

    “什么?豪格已经带人向北去了?他带走多少人马?二哥呢?如此蹊跷之事,你怎地不与二哥商议一番?嘿嘿!不愧是八哥!早就瞧出不妙,竟然带着我们一起给豪格断后!

    他自己没几天活头了,这是想多拉几个垫背的呢!不成!等老八回来,咱们得找他问问,八旗是不是就剩下两黄旗才是主子,其余六旗都是该死的奴才!”

    多尔衮听到多铎说自家的大侄子早就带着人向北而去,连日来在明军骑兵的追杀下侥幸逃生的满腔戾气终于发作,他忽地站起身来,脸上满是愤怒之色,举步便要向门外行去,多铎迅即起身一把拽住了他的胳臂。

    “十四哥!你这是做啥!?目下已是我八旗生死关头!有何等怨气也得过了这一关再说!现下还是想法子应对明人才成!八哥既是没几天活头了,剩下豪格那小崽子还不好对付?!”

    多铎的一番话语让一向冷静多谋的多尔衮迅速冷静了下来,他甩开多铎的胳臂后慢慢回到座椅上做了下来。

    是啊,现在最要紧的是如何应对尾随而来的十几万明军,先想办法集聚实力存活下来,等皇太极死后再想法子找回这个场子来才行。

    “十四哥,数日前,宁完我那奴才忽然领着五千人马匆匆赶回盛京,之后便找到二哥与我,传了八哥的圣旨,要二哥和我带着留守这三千人马出京向东,剿灭袭破老寨的明军,两黄旗分出两千人马从辽阳兜住明军后路,一定要将此路明军斩杀赶紧!

    我和二哥虽是察觉有异,但事态紧急之下也没做他想,本来我是要带着人去东面杀敌,但二哥执意亲自前去,特意留小弟看护盛京。

    没想到二哥带着三千人马与两黄旗的两千人刚走,豪格立刻就招呼两黄旗丁口收拾家当,带上选捡出来的包衣工匠收集了粮草物资,两日后连夜向北而去。

    现下算来,豪格领着人已是走了三日!十四哥,明人大军还要多少时日到达盛京?八哥在后面能否逃得性命?这盛京真的守不住?”

    多铎觉察到兄长身上的负面情绪一瞬间消失大半,暗自松了一口气后把豪格领人北行的前后原委分说了一遍,最后有些焦急的问道。

    不得不承认,八旗这些上层人物,除了极少数的以外,大多数人在面临极端困境时,首先想到的是如何保存实力,然后再想办法卷土重来。就算偶有沮丧之情,但很快就会冷静下来正视问题,这种优良的习惯应该是他们最终夺取天下的重要因素之一。

    “明人虽有十几万大军,但大多为步卒,尤其是那种车阵,行军极为缓慢,两三万骑兵在大战及后面追逐中也是损伤不小,马力也乏了,再加上这一路有河流沼泽阻碍,我估摸着最少还得六七天才能追到盛京城下!

    老八有精锐护军护卫,只要他自家身子不要紧,回返盛京应是无碍,这六七日便是老天爷留给咱们的机会!

    咱们八旗本就不善于守城与攻城,况且大炮也都让老八带到松锦,这盛京还怎么守?明人可是仗着火器犀利才败了我八旗,此番所携之大炮绝不在少数,盛京已是必破无疑!

    咱们两白旗此次折损健儿无数,兵甲军械也丢失极多,这些可都是将来咱们赖以生存之根本,现下得想法子从老八那里哪里淘换一下才成!

    还有就是包衣奴才里那些工匠,你速速派人出城去下面的村子,把豪格没来得及带走的工匠收罗起来,咱们带他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