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五百一十三章 不是当年的萨尔浒
    看着眼前明军布置的防御工事,代善内心突感恍惚的同时,也有些啼笑皆非的感觉。

    白云苍狗,沧海桑田。

    万历四十七年的萨尔浒之役,明军开原总兵马林率一万五千人行军至尚间崖,闻听八旗主力既至,也是如此掘地挖壕,布下了与当前明军极为相似的阵势,而率先突阵击破明军工事的正是代善本人。

    一眨眼间,十七年过去了,没想到自己居然还能看到这熟悉的一幕,只不过已经物是人非。

    “不必等两黄旗那两千人了,咱们这三千人马足够!

    没想到十余年过去,明人居然还是如此蠢笨。

    善继,当年萨尔浒之役时你尚年幼,并未上阵参战,当初明人部下的也是如此阵势,且人数是其数倍之多,结果还不是一败涂地?此战我军必胜!”

    也许是年纪渐长,也许是看到明军如此做派之下心情极为放松的缘故,代善先是啰里啰嗦的感慨一番,然后才开始交待下去应当如何打破明军的工事。

    下午申时左右,旷野中炎热的暑气开始慢慢消退,一阵阵清凉的南风吹来,士卒们身上的燥热感转瞬间就被带走。

    “他X的,这建奴怎地如此墨迹?要打就打,要撤就撤,这来了半天,居然是动口不动手,莫不是有何图谋不成?”

    明军营地中间一块略略高出平地一些的土丘上,张文耀站在青壮们搭起的一座凉棚下眺望着远处的清军大阵,看到清军迟迟未见动作,忍不住开口骂了起来。

    “老张你着甚子急?管他啥子图谋狗谋的,咱们这多粮食物资还怕他耗下去不成?别说就他这几千人,就是再来一万咱也不怕。

    恁且坐下吃个瓜,等着建奴吹号再起来不迟,这瓜脆口的很!”

    坐在长凳上的刘国能上身倚着一根木柱,一条腿屈膝踩在凳面上,手中拿着一颗甜瓜一边啃咬一边含糊不清的道。

    张文耀骂骂咧咧的转身坐在另一条凳子上,亲兵毛三赶紧将一颗甜瓜递上,张文耀接过后用大手擦了擦,吭哧一口咬下了半拉,带着如同芝麻般大小种子的汁水顺着嘴角淌了下来。

    没等他咽下口中的果肉,远处悠长的号角声忽然响了起来,清军的攻势终于开始了。

    “盾手遮蔽炮手!低头!”

    看到数百名清军弓手向着自己所在的阵地行来后,赵武大声喝令道,临近的刀盾手纷纷起身,准备举盾遮护虎蹲炮手,其余的士卒按照事先的演练,贴近壕沟壁后低头,准备用宽大的铁盔帽檐来遮挡清军抛射来的弓箭。

    代善所率的三千人只有五百骑兵,剩余的全是步卒。

    明军挖掘的壕沟又宽又深,而且士卒们都在沟内,骑兵面对这样的工事根本没有用武之地。虽说壕沟中间有可供数骑并排驰过的通道,但是通道上零零散散布放着一些拒马,这种情形下根本无法直冲明军营地,所以,这五百骑兵只能站在战马一旁,等待步卒破了明军的工事,清除障碍后再进行冲杀。

    在代善的吩咐下,清军依旧采用重点突击的传统作战方式,四百名弓手分作两组,掩护突前的两阵共近三百人的重甲兵冲阵,两阵重甲兵身后各有六七百名步卒跟随,等待重甲兵破阵后随后冲杀。

    因为明军都隐蔽在壕沟的缘故,带头冲阵的重甲兵放弃了短斧、铁锤等用来凿阵的短兵,全部换成了狼牙棒、挑刀、长柄虎牙枪等长柄武器,准备在接阵后冲着壕沟内的明军进行劈刺砍杀。

    清军弓手在牛录章京的带领下向明军阵地一步步逼了过来,就在他们行至距明军阵地一百五十步左右时,一连串沉闷的爆响声响彻原野,大股的白色硝烟升腾而起,明军架设在第二道沟壕上数杆抬枪先后打响。

    数枚一两重的弹丸从不同方位冲着清军弓手激射而至,除了一枚弹丸命中之外,其余的全都飞的不见踪影。

    这枚一两重弹丸正好命中一名清军弓手的头部,随着一股血雾飘散,这名清军脑袋像西瓜一样被打的四分五裂,红白相间的鲜血脑浆四溅,身体就像被高速奔来的战马撞击一样向后飞出,将身后的数名清军砸倒在地。

    在短暂的混乱过后,清军阵型迅速恢复原状,清军弓手一声不吭的继续前行,但速度已经开始加快。

    “王二愣、孙狗子,你俩他X的打鸟呢?李全,打的不赖!都赶紧给老子装填,再射一轮!”

    明军阵地内,抬枪队正李二狗一边喝骂一边催促着,抬枪手们手忙脚乱的装填着弹药,而两队清军弓手很快便前行到了百步左右的位置。

    眼看着清军越来越近,随着赵武的再次喝令声,数十面盾牌举了起来,抬枪仍旧没有完成再次击发的流程。

    在带队牛录章京的大喊声中,清军弓手抵近到壕沟五十步左右的地方排好阵型,突阵的重甲兵手提兵刃加快了脚步,后面的清军甲兵紧紧跟随。

    随着一声怪腔怪调的吆喝声,两簇箭雨几乎同时飞上天空,在空中飞行一段距离后,转头猛地向壕沟内的明军扎了下来,一阵噼啪乱响中,一声声惨叫夹杂其中,随着一波波箭雨接踵而至,没有被盾牌遮护到的明军士卒已有不少人中箭受创失去了战斗力。

    这时抬枪的闷响声再次零星响起,由于距离拉近、人员密集的关系,这次发射的铳子全部命中目标。宛如碎石块大小的铳子无视重甲兵的三层甲胄,将几名跑在前头的重甲兵一击毙命。

    借助明军被弓箭压制的无法露头的空档,两阵重甲兵在三十步左右的距离开始发力疾冲,准备趁机突至沟壕前杀伤明军。

    随着许多弓手的力竭,箭雨变得稀疏起来,清军重甲兵们已冲至距壕沟十余步的地方,数息之内便会冲至明军阵前。

    就在这时,虎蹲炮的怒吼声响彻四方,冲阵的重甲兵们只觉呼吸猛然一窒,随后便是血色漫天,数门虎蹲炮发射的几百枚弹丸如同狂风掠过田地,所经之处再无活物站立。

    不等清军反应过来,尖利的喇叭声高亢入云,已经赶到西南侧第二道壕沟后面的火铳打响,在一片接连不断如爆豆般的声响中,两阵清军在哀嚎惨叫中不断倒地。

    明军每阵五百人、一共四个铳手方阵以不间断的轮射方式,在极短的时间内便将近两千枚弹丸倾泻到进入射程范围内两阵清军的身上,鲜血碎肉、伤兵亡尸顿时铺满了明军第一道工事前面几十步的范围之内。

    “起!”

    铳声刚一结束,随着几声喝令,第一道沟壕内如林般的长枪高举,清军主攻方向的数百名长枪手猛然站了起来。

    “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