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五百一十六章 热刀切牛油
    果然不出赵武所料,清军并未于当日下午发动攻势,待赶来的两黄旗人马歇息恢复之后,清军在当夜子时过后对明军展开了夜袭。

    但因明军早有防备,清军的夜袭并未奏效,在突入明军营地的人马被击败后,清军的进攻再次以失败告终。

    回返营地的清军人困马乏、士气再度低落下去。

    连续两场败仗让代善也是懊恼不已,在与善继以及两黄旗甲喇章京特其杌简单商议一番之后,代善决意天亮后遣人回盛京,让多铎聚集人马、打造盾车、多集结包衣过来,定要将这股明军彻底消灭。

    这时候已经顾不上自己丢不丢面子了,眼前这股明军太过危险,为了大清的利益,面子丢了就丢了吧。

    商讨过后,代善吩咐安排好值哨人马,随后众人各回营帐内歇息。

    就在清军营地进入一片安静之后,罗世芳带领的三千明军骑兵已经趁着皎洁的月色,悄悄地逼近到了十里之外。

    夏日的清晨,凉爽的南风拂过辽东原野,酣睡的清军全都沉浸在梦乡里,浑然不知死神正在一步步逼近他们。

    天刚蒙蒙亮的时候,一轮弯月还未彻底消沉,静谧的旷野中仿佛有隐隐地雷声传来,值哨的数名清军先是仰头看向天空,湛蓝的天空中一朵云彩也无,但这几名经验丰富的清军立刻意识到什么,脸色瞬间大变的同时,一名士卒吹响了号角,但一切为时已晚。

    远处天际边似有一条黑线正在向着清军大营移动,随着距离的缩短,这条黑线的移动速度也在逐渐加快,片刻之后,数面被战马奔驰带起的疾风吹得笔直的大旗蓦然显现,一片红色的海洋将大旗包裹其中。

    沉睡中的清军士卒被嘹亮的号角声惊醒,不待上官吩咐,骑兵们不管是披甲还是未着甲的都是匆忙奔出营帐迅疾跑向马群,步卒们执刃拿弓窜出营帐后开始寻找本队的认旗。

    身着板甲的罗世芳纵马奔驰在三千骑的最前面,两名旗手落后半个马身策马紧随,他们的后面是数百名最为精锐的骑兵,大队骑兵则是呈扇形紧随在后。

    看到两里之外一片纷乱的清军营地,罗世芳嘴角轻撇,持着长长铁枪的手臂高高举起,两名旗手擎着的大旗即刻斜指向前,罗世芳手臂回落,另一只手松开缰绳后将精钢面罩抹下,身子伏低后双腿用力一夹马腹,匀速奔驰的战马瞬间加速冲了出去。

    后面的大队骑兵随着战旗的指向,也是几乎在同时提起了马速,三千身着红色铠甲的骑兵,宛如火山喷发后流淌的炽热岩浆一样,以不可阻挡的态势,向着清军滚滚而去。

    “速速吹号聚兵!快!着甲!”

    明军营地中,早就被清军号角声惊醒的刘国能一边下令一边疾步出了营帐,与他相邻的张文耀提着长刀也从帐中窜了出来。

    “出甚子事了?!建奴又来援军不成?”

    张文耀大长腿紧赶几步,追上正快步走向小山包的刘国能,口中一迭声的问道。

    “不像是!若是援军来了,建奴不会高出偌大动静!莫非。。。。?!”

    刘国能猛然止步,转头与张文耀对视一眼,彼此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狂喜。

    两人不再言语,几乎在同一时间撒腿跑向不远处的小山包,数名亲兵提着将主的甲胄兵刃紧随其后。

    “额地个乖乖、亲大大哎!这是官军?!哈哈哈哈!老刘,你快掐额一把!额眼木花吧?!哈哈哈哈!这阵势!啧啧!要是额们这五千人摆在那里,说不得眨眼就全没了!

    最前面那员猛将是哪个?这身铠甲好生耀眼!额地个亲娘哎!额甚时日也来一身这等甲胄!”

    登上山包的张文耀一看到那片一眼望不到边的火红色,先是惊叹,后面喜不自胜之下忍不住语无伦次的胡说起来,揽着刘国能的肩头对着高速奔来的大队骑兵指指点点,面上也是红光一片。

    也难怪他如此激动。

    他们这支孤军从渡海踏上辽东陆地之后,与大明的所有联系便全部中断,这一路走来,也是冒着随时有可能被清军歼灭的危险,一步步提心吊胆地到达了今天的位置,几个月来头一回看到熟悉的红色铠甲和旗帜,始终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了下来。

    “额就说吧!朝廷定不会不管额们!这股马队定是圣上遣来接应咱们的!老张!额们这回要发达了!哈哈哈哈!”

    一向注重形象的刘国能一把抱起张文耀颠了几下,咧开大嘴哈哈大笑起来,亲兵们被将主的情绪所感染,一个个也都是笑逐颜开,一边指点着越来越近的三千骑兵,一边兴奋的大声议论着。

    “来来来,赶紧披甲整队!等马队冲阵过后就该咱们上阵了!”

    很快从狂喜中冷静下来的刘国能大声吆喝着,亲兵们喜滋滋的上前,开始给自家将主披甲,营地内的明军已经披甲执刃,纷纷自营帐中奔出后找各自上官的认旗结阵,赵武、李三炮等几名千总正在大声下令亲兵举旗。

    罗世芳精心选择的突袭时机极为恰当,清军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面前的明军身上,根本没有想到会有大队明军已潜至身后,再加上清晨这个时段正是睡眠最香的时候,大部分清军都卸去铠甲好生歇养,就算清军再精锐,但留给他们的反应时间太过短暂,所以这场战斗从开始就已经毫无悬念。

    面对已经将马速提到最高的明军,纷乱中匆匆上马的一千多清军除了用低速来对冲别无他法,因为如果你打马奔逃,在速度不够的情况下只能被明军撞翻斩落,还不如抱着决死的心态拼一把。

    明军骑兵的扇面阵型足够宽大,在横扫过清军营地后沿着宽广的平原前冲后兜了一个圈子后,如同梳子一样,再次将已成崩溃之势的残余清军梳了一遍,两次冲阵后,战场上再也看不到骑在马上的清军身影了。

    罗世芳掀开溅满鲜血的面罩,将马速慢慢降下后催马碎步迎向赶来的刘国能和张文耀,大队骑兵已经分成几百骑的小股,追击逃向远处的残余清军骑兵,刘张部士卒已是以队为单位,对溃败的清军展开了围杀。

    “某秦军副总兵罗世芳,奉命前来接应二位所部!听闻二位率孤军深入敌后数月之久,罗某实是佩服之至!”

    将血迹斑斑的长枪插入战马的兜囊中之后,身着板甲的罗世芳有些费力的翻身下马,冲着刘张二人抱拳开口道。

    两名亲兵跳下马来,赶紧过来帮着罗世芳脱下板甲、摘下沉重的帽盔。

    “卑职游击将军刘国能、张文耀见过罗将军!不敢当将军如此夸赞,朝廷但有令下,卑职等皆是一往无前!”

    刘国能和张文耀赶紧上前施礼,报名参见这位年轻的出奇的大将。

    “有何不敢当!二位之胆气、勇气皆是我辈武人之翘楚!现下此股建奴已灭,朝廷大军已将盛京围住,据闻奴酋洪太也在城中,此次灭国斩酋之功已是唾手可得,待清理完此处,二位随某西向与大军汇合,共享此番大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