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五百一十八章 蛊惑人心
    盛京城皇宫崇政殿内,身穿黄色龙袍、头戴夏朝冠的皇太极端坐于御座上,御阶下是除了两白旗以外的各旗梅勒章京、甲喇章京等二十余名将领,李率泰、吴三凤等人也是赫然在列。

    由于一众武将对于日常细节并未注意,也并不知道各种服饰其中含义的缘故,他们都没有看出皇太极今天穿着的是只有参加宫廷庆典、筵宴、大婚等重要场合时才穿用的龙袍。

    这件龙袍是当初动用了二十多名包衣绣娘,花费了足有月余时间才制作完成的吉服,皇太极也只穿过数次而已。

    龙袍是右衽大襟式,圆颈、马蹄袖,四开裾。领口、开襟、马蹄袖等处多用石青缎地,并用金线、彩线绣制金龙、海水、朵云图案。

    袍身共有九条龙纹,即前胸、后背各有一条正龙,下侧左右各有一条升龙,左右肩部各有一条升龙,右侧内襟里另有一条行龙。

    龙袍在前后看时均可见五条金龙,恰与“九五之尊”相吻合。龙袍上的纹饰除龙纹之外,还有传统的“十二章”纹样,袍下摆另有海水江崖、八宝立水等纹饰。

    朝冠冠面为玉草。帽檐上仰,覆以珠穗,正中饰三层金顶,每层间饰以一等大东珠一颗,环绕金顶周围,饰以四条金龙,龙的头上、脊背各镶嵌一颗。

    为了使自己的气色看上去好看一些,皇太极特意让哲哲和海兰珠给自己的脸上扑了一层粉,又在脸颊抹上淡淡的腮红,之后才下令召集这些硕果仅存的将领议事。

    皇太极扫视着阶下个个神情惶恐的众人,心底升起了一股浓浓地悲哀之情。

    原先在下面站班的代善、济尔哈朗、岳托、阿巴泰、宁完我、范文程等人一个都不见了,除了代善领军往东、宁完我与范文程随同豪格北迁之外,另外三人可以说是凶多吉少。

    而多尔衮、多铎早就在明军到达前两日带着军队和部分族人,裹挟了众多包衣逃向了北面,那个经常公开反对自己的混蛋阿济格也死了,短短数月之间,一张张熟悉的面孔竟然全都消失不见了。

    “鳌拜,城外明军是何动向?城内工事可已布置就绪?军卒可是全部到位?”

    皇太极的哀伤之情转瞬即逝,他迅速将诸多负面情绪抛开后,声音低沉的开口问道。

    “回主子的话,明人分兵围了东、西、南三门,只有大北门外没有明人动向;这几处城门外都架着大炮,看来明人并未打算用登城之法来攻打,而是想如去年攻打义州之法,用大炮轰开城门。

    城内工事早已全部完工,各旗退回来的军卒也都已到位,征调来的旗丁也已部署完成,只要明人打进城来,奴才定要教他来得去不得!”

    鳌拜单腿跪地大声回禀道,面上一片肃穆决然的神色。

    为了表达死守盛京城的决心,断绝他人的异心,鳌拜下令把盛京四座城门门洞全部用砖石堵住,彻底打消有人试图趁乱逃跑的意图。

    鳌拜知道自家主子已是必死,既是如此,那这座城中的所有人就来为主子陪葬吧。

    皇太极早前已经下令,城内攻防交由鳌拜全权指挥,所有军民人等具要听从鳌拜号令,但有违令者可立斩。

    “好!明人所依仗者不过是铳炮犀利而已!可是只要将他们放进城内与其巷战搏杀,明人的火炮便无法派上用场,这等于断了其一臂!而我八旗子弟善射者众,火铳再犀利,可它只能直射,且准头极差,哪比得上我八旗弓箭之利!

    此番守城,我军要利用好每一处工事、每一间房舍、每一处院落,利用弓箭之优多多杀伤明人,尤其是明人将官!只要其伤亡过巨,明人自会胆寒!

    朕已于城外埋下伏兵,专截明人粮道!只要城内坚守住,明人在伤亡巨大、又面临断粮危机之日,其军心必乱,到时便是我军大举反攻之时!

    可是有人不信朕遣了伏兵一事?哈哈!你等回到盛京已有几日,可曾看到礼亲王与留守盛京的三千人马?还有朕早就遣宁公甫带回来的五千护军,这八千人早就奉朕之命去往盛京城东面!这八千人就是明人的催命符!”

    御座上的皇太极越说越激动,最后情不自禁的站起身来,双手凭空挥舞,瘦的凹陷进去的脸颊也似乎饱满了许多,身陷进去的眼眶中仿佛有两团鬼火在炽热的燃烧着。

    “主子放心!奴才等定会竭尽全力,将明人重创与盛京城内!好教这群尼堪知晓我八旗的厉害!”

    逃回来的两红旗梅勒章京额地补出列后单膝跪下,抱拳拱手后慷慨激昂的大声说道,其余的一众将领或是真的相信了皇太极的一番言论,或是明知是假但也假装信了的样子,纷纷出列面向皇太极单膝跪倒,吵吵嚷嚷的表着决心,一时之间,大殿内的气氛一下子热烈了起来。

    “好!这才是我八旗健儿该有的模样!一时之挫算不得什么!当年太祖仅以十三副盔甲起兵反明,不用数年便打下偌大之江山!

    当初打江山靠的是什么?是我八旗上下舍生忘死、甘冒矢石之勇气信心!

    现我军虽是新败,但比之太祖时,实力仍旧不知强出多少!只要我八旗上下一心、同仇敌忾,人人奋勇杀敌,尼堪再多也何愁不灭?

    况且此时此地,就算为自家亲眷家人,我们也不得奋起血勇!明人军纪之败坏,举世皆知,其于关内之时,面对自家同胞时便是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更别说其打进盛京后面对我等异族!

    若是盛京被其占领,我八旗老弱妇孺、你等之身家财产定会全部沦为明人所有!

    有鉴于此,我八旗也不得不战!

    朕宣布,此战之后,朕将会视你等功劳大小予以重赏!

    功劳足够者,各旗旗主、亲王、郡王、贝勒也不在话下!

    朕对天盟誓,若将来有违今日之言,天殛之!”

    一直没有坐下的皇太极双手向上高高举起,头也随着仰起,面上的神情也是庄重已极。

    “奴才誓为主子效死!”

    “杀尽这些尼堪!”

    “奴才定会与明人血战到底!”

    “杀光明狗!”

    以鳌拜为首的这群将领的情绪,这次彻底被皇太极的重诺点燃,一个个都是声嘶力竭的呼喊着、叫嚷着,仿佛恨不得立刻冲出城去把明军一个个屠尽一般。

    “朕的勇士们,去吧!用你们手中的刀枪去证明自己的勇气!教那些明人胆寒吧!朕就在此处等着你们的捷报!朕发誓,朕绝不离开盛京城,朕誓将与盛京共存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