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五百一十九章 葡萄牙教官
    崇祯十一年六月十二日,随着一道道号令传下,盛京城外无数面旌旗迎风招展,明军特有的红色铠甲犹如一片汪洋大海,以摧毁一切的态势向着盛京城涌来。

    各路总兵大将均是披挂整齐,意气风发的骑在高头大马上,按照事先划分的区域,率领各自的手下列阵向前。

    所有的将官士卒面上都洋溢着满满的自信与豪情,因为他们心里清楚,自己参与的是一场灭国之战,这是自太祖击破蒙元的两百多年来,大明历史上第二次覆灭他国,能够亲身参与这场战役,将会是无上的荣耀,等待他们的也将是丰厚的赏赐与拔擢。

    自从大明各路各部官军全都配备了锦衣卫监军后,士卒们再也不用担心上官会贪墨自己的赏功银了,自己立下的功劳都会被监军统计在案,事后朝廷的赏功银会一文不少的发放到自己手上。

    战殁者、伤残者的烧埋银、酬功银都会有朝廷派人发送到家中,这个更不用担心朝廷食言。

    每次战后统计阵殁伤残名单上报后,顶多半年,监军就会向士卒们展示盖有阵殁伤残将士原籍官府大印的文案,上面有里正的画押、其家人邻居鲜红的手印,以此证明烧埋抚恤的银钱都已到位,朝廷这种光明正大的行为是两百年来从没有过的,正是这种看似微小的举动,激励着每一个士卒在对敌时奋勇争先。

    因为他们不再害怕战死受伤后没人管了,他们的心里有了最稳定的依靠,自己的家人也会因此受益终生。

    这一切改变都来自于皇帝,每一名监军都不厌其烦的无数次提到,将士们近几年享有的待遇,都是皇帝下旨后朝廷经办的,甚至皇帝还动用了內帑的银钱,用皇帝的话说,此举就是为了不让将士们流血流汗又流泪。

    这种潜移默化的改变,已经让所有士卒以及中下级将官的心理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原先那种自己是某某大将的兵这种传统观念已经彻底消失,绝大多数士卒已经知道,自己是皇帝和朝廷的兵,自己享有的所有待遇都是皇帝给与的。

    在这种普遍共识下,如果再有将领想不服从皇帝和朝廷的命令,甚至想拥兵对抗朝廷,那结局将会是非常凄惨。

    辰时整,随着孙传庭的一声令下,盛京城东、西、南三面的城门外先后响起了红夷大炮的震天怒吼,明军对清军最后一次大战役拉开了序幕。

    负责攻击清军南门的是五千名秦军,有总兵周遇吉亲自指挥。

    由于盛京城面积不大,而城外的明军除了派遣出去的以外仍有近十万之众,再加上明军并未采用传统的蚁附攻城的战术,所以绝大多数明军只能列阵在外,羡慕的看着领到攻击任务的友军发动进攻。

    距离盛京城南门一里远的地方,在接到周遇吉下达的攻击令后,一字摆放的十门红夷大炮中的一门进行了试射,由葡萄牙教官弗朗西斯科亲自操炮。

    “Duang”!的一声震天巨响之后,一枚五斤重的弹丸在空中划出一道不算高的抛物线后,迅疾砸向厚重的城门,并且准确的命中了目标。

    尽管城门后面堵塞了砖石麻包,但这枚带着巨大动能的弹丸依旧在城门上砸出了一个一尺左右的大洞。

    看到炮击效果后,佛朗西斯科满意的点了点头,嘴里咕哝了一句本国话之后,用不太熟练的大明官话大声下令道:“复位、清膛、装弹!”

    旁边的十余名装填手迅速涌上前去,喊着号子将沉重的大炮复位,随后清膛装填,不到百余息时间内,这门红夷大炮便恢复到发射状态。

    弗朗西斯科再次上前,几名装填手在他的吩咐下开始校正火炮的方位,几名明军炮手凑上前来仔细的观摩着,并将这位高鼻深目的教官的一举一动牢记在心。

    在花费了数十息的时间重新校正好方位后,佛朗西斯科再次满意地点点头,然后他迅速走到相邻的一门大炮前,指挥着装填手们调整射击方位,与他正在进行相同动作的还有两名葡萄牙教官。

    待到所有大炮全都重新校对一次后,佛朗西斯科大吼一声,跟在他身边的一名明军旗手将手中的红旗一挥,十门大炮几乎在同一时间内打响,十枚弹丸不分先后的从天空急掠而过,然后狠狠地砸向了城门。

    这十枚弹丸最终有八枚直接命中目标,有两枚出现了些许的偏差,砸在了城门的砖墙上,稀里哗啦一阵响动后,随着一小股尘烟的升腾,数十块砖头被或被击碎或是脱落,露出了里面厚厚的夯土。

    八枚先后命中目标的弹丸,瞬间将城门砸的支离破碎,城门后堵塞的砖石已经清晰可见。

    佛朗西斯科再次高声大叫,装填手和明军炮手开始紧张忙碌起来,十门大炮在百余息后再次准备完毕,这次佛朗西斯科并没有上前亲自校对,而是下令明军炮手根据刚才的示范自己上阵。

    其实在日常的演练中,明军炮手们在这些葡萄牙教官的精心教导下,已经具备了相当高的操炮水准,但演练和实战不同,在战阵上还需要强大的心理素质,才能把平时演练的积累最大程度的展现出来。

    又过了数十息,十门火炮打响了第二轮,这次的齐射有五枚弹丸命中目标,一旁的佛朗西斯科勉强点了点头,这成绩比起平时要差一些,但也算不错了。

    最终经过四轮轰击,盛京城南门终于被弹丸轰成了渣,后面的障碍物完全显露了出来。

    在明军的轰击过程中,除了城头上有不少清军露头观瞧外,清军并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击措施。

    不是他们不想反击,盛京城头的大炮早就被皇太极亲征时带去了松锦,并最终全部丢在了那里,现在除了一些小炮以外,守城的清军根本无力展开反击。

    看到城门已经残破不堪,周遇吉一声令下,两百名辎重营的青壮拿着巨斧、铁锯、锄头、铁锨,推车挑担向城门处行去,而此时的红夷大炮再次发出怒吼,这次的目标变成了城楼以及附近的垛口,目的是压制和杀伤城头的清军,掩护辎重营顺利抵达城门进行破拆。

    秦军五千名铳手也是列阵向前,在到达城门下七十步距离时以五百人为一队,开始向城头进行不间断的射击。

    这七十步的距离正好处在清军弓箭射程范围之外,却正好处在火药改良后的铳阵之内。

    明军这一举动果然奏效,原本埋伏在城头和城楼上的清军以及众多旗丁,本来准备好用弓箭和礌石、金汁、滚木等杀伤逼近城门的明军,但在红夷大炮和火铳的压制下根本抬不起头来,只能任由辎重营毁掉城门、拆挖砖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