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五百二十一章 城门争夺战
    李进忠手中长枪闪电般刺出,雪亮的枪尖扎入一名清军的眼眶中,那名清军撒手扔刀倒地毙命。

    “掷弹手!投弹!”

    看着一波波蜂拥而来的清军,李进忠再次刺出手中长枪的同时大吼道。

    李进忠就是当初孙传庭暗访西安左卫时,路遇的军户李老汉的大儿子,现在已经成为了秦军的一名把总。

    李老大和李老二去西安报名入伍时,正巧碰到返回西安府并亲至募兵现场查看的孙传庭,三人再次照面之后,兄弟俩这才知道,鼓动他们入伍的竟然就是新来的巡抚大老爷。

    在跪下磕头见礼之后,孙传庭得知兄弟俩都没有大名,于是便现场亲自给两人起了名字:老大李进忠,老二李保国,取得是进忠报国之意。

    兄弟二人入伍之后,凭着敢打敢拼、忠诚听话的作风,在一次次的战斗中数次立功,直到今日,老大李进忠已擢升至长枪手的一名把总,老二李保国也成为了一名队正。

    纷乱嘈杂的战场上,就算一个人的声音再大也很难传出多远,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是高度集中,刀来枪往、箭矢飞来飞去、惨叫喝骂声中,不断有人倒地不起,而跟在李进忠身边的号手已经阵亡,李进忠的命令并未得到回应。

    攻入南门后的明军先头部队遭到了清军的顽强阻击。

    虽然正面五十步工事后的清军被开花弹杀伤大片,再加上距离稍远的关系,只有百余名清军从工事后跳出,向着明军冲来,但大批清军却从两侧城上的甬道不断往下冲锋。

    明军第一波五十名盾手撑开大盾,抱着盾牌全身成弓形拼命抵住,打算用盾牌工事阻挡清军冲锋的势头,好让后续的战友杀进城中,但在清军的巨斧、连枷、狼牙棒、铁棍等重武器的击打下,也只是撑住了短短数十息的时间。

    等到李进忠带着长枪手冲入城中时,五十名盾手已经伤亡大半,剩下的也已是危在旦夕。

    由于明军入城后占据的地盘狭**仄的缘故,长枪手只冲进来一百多人便将这小块空地填满,后续的大队全都堵塞在门洞之中,包括远距离杀伤的弓手、铳手,以及准备随时支援的掷弹手。

    身高体壮的李进忠连续刺杀三名清军,但跟进来的百余名长枪手却根本来不及列阵捅刺,便陷入到与两侧冲来的清军的苦战中。

    听着身后、身侧不断传来的惨呼声,眼睛的余光察觉到自己的手下不断倒下,李进忠感到不妙,不能再这样打下去了。

    短短百余息时间内,五十名刀盾手只剩几人退回到李进忠身旁,清军的箭矢以及重武器敲击盾牌发出的声响让人心神动荡,而门洞中的明军只能每次五六人冲进城内,这样的添油战术对整个战斗根本起不到任何帮助。

    李进忠借着刺倒一名手持长刀的清军的空档,一边抽身疾退,一边大吼:“退!”

    只有五名幸存的盾手因为就在李进忠身旁的缘故,闻言立刻擎着厚重宽大的铁质盾牌,组成了一个小小的盾阵,护着以李进忠为首以及残余的十几名长枪手向后疾退。

    后队门洞里的一名队正看到情况不对,立即大声喝阻欲要冲进城内的士卒,并且喝令士卒闪向两侧,给李进忠等人留出足够的空间。

    城中的清军依旧是向前猛扑,试图将这伙明军绞杀当场,这几名盾手一边拼尽全力遮挡着各种兵器的敲击捅刺,一边向后倒退着,最终在付出三人伤亡倒地的情况下,这才退回到门洞里。

    “五人一排列阵!赵二狗指挥!”

    退回到门洞里的李进忠喘着粗气大吼。

    先于他退回的长枪手以及后阵的士卒迅速列阵后将长枪平端,两名已经精疲力尽的盾手贴着洞壁继续后退,李进忠闪到一侧向后面高声叫道:“叫掷弹手上前来!”。

    这时前排的长枪手已经与冲过来的清军激战,数十名清军弓手掺杂在后队,不断的向着明军吊射,高高的城门洞里接连响起士卒中箭后的惨叫声。

    “狗日的李进忠!你他X的怎地还不冲阵!再不前冲,老子剁了你!”

    李进忠抓住一名正在退后的盾手,一把将他手中的盾牌抢过来后高高举起,一阵叮当叮当的声音后,数支长箭射在盾牌上掉落下来,另一边的一名队正有样学样,抢过另一面的盾牌举了起来,清军抛射来的弓箭在两面大盾的遮挡下威力大减,后面士卒们忐忑不安的心终于安稳下来。

    一边叫骂一边分开士卒疾步前来的正是千总马平北。

    年过三旬的马平北是陕西镇的边军,当年在得知孙传庭招募组建秦军,粮饷待遇丰厚之后,与同伍的几名好友一起投到了孙传庭麾下效力,凭借着多年军中所学屡立战功,从一个普通士卒一步步升到了千总的位子。

    李进忠看上去人高马大,人可不傻,看到马平北提着刀子,一脸气急败坏的样子后,他赶紧举着盾牌迎上前去,用盾牌遮掩住自己的上官:“千总!你来的正好!卑下正要叫掷弹手上前!建奴太多,咱得改一下打法!”

    “怎生去打?!快讲!”

    李进忠的举动让马平北心里一热,再加上看到他身上血迹斑斑,外面的铁甲布满刀砍斧劈的痕迹,有几处看样子是被长刀砍开,已经露出了里面的棉甲,所以他心里的怒气顿时消解了大半。

    伴随着门洞里不断响起的惨叫以及兵刃碰撞发出的刺耳响声,李进忠情不自禁的扯开嗓门吼道:“千总!叫掷弹手投一波!将建奴打退!卑下带着本队前冲后列阵朝右侧往城墙上杀!之后弓手上前!最后是铳手!”

    正说话间,一队掷弹手在接到前面传下来的命令后挤了过来。

    这时清军已经杀透明军四层枪阵,还有两层就杀到李进忠和马平北所在的地方,马平北仓促之间猛地点头表示赞同,李进忠转身一手举盾一手持枪高声喝道:“四人一排列阵!”

    四人一排的枪阵可以给两侧留下足够宽的通道,这样会更方便后队掷弹手和弓手上前支援。

    他这一队剩余的三百余人迅速开始列阵,在马平北的连声喝令下,五六名掷弹手进到长枪手留出的空档处点燃震天雷,默数八息后纷纷奋力前掷,数枚引信处冒着火花的震天雷飞向了密密麻麻挤在一起的清军。

    随后的几十名掷弹手轮流转换,不断的把震天雷扔向了清军人群中。

    蜂拥而来的清军正想一鼓作气把城门洞内的明军赶出去,突然从天而降的数十枚震天雷将大批清军炸的人仰马翻,瞬间内,清军前后排之间出现了巨大的空档。

    前排手持重兵器的重甲兵正在奋力劈砍时,只听到身后轰轰的响声连成一片,紧接着洞内的光线忽然一暗,大股的尘土硝烟涌进门洞内。

    就在清军前排重甲兵心神惊扰下动作略缓之际,李进忠大吼一声,单手将二十余斤的盾牌从两排明军的头顶扔了过去,顿时有好几名清军被沉重的盾牌砸倒。

    人高马大的李进忠迅疾垫步上前,高举长枪从两排紧紧挨在一起的士卒头上向下斜刺,染着鲜血的锋利枪尖从前排一名清军重甲兵胸口扎了进去,那名清军吃痛之下嚎叫一声,被一名长枪手一枪刺中咽喉后倒地毙命。

    “向前!”

    随着李进忠的大吼,前排长枪手奋力前刺,一个突击之下便刺倒数名重甲兵。

    李进忠从一侧绕至前排,长枪吞吐之间,一名清军重甲兵喉部中枪,撒手扔掉手中铁棒,捂着伤处仰面倒地。

    “进!”

    剩余的几名清军重甲兵看到势头不妙转身就逃,李进忠大吼一声,带着手下疾步冲出了城门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