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五百二十二章 打进盛京城
    战斗进行了一个多时辰之后,孙传庭、卢象升二人联袂登上了盛京城南门一侧的城墙,大批亲兵持弓拿铳散布开来,严密警戒着周边态势,护卫着两位重臣的安全。

    此时盛京城东、西、南三门已经先后被攻破,战斗正在向盛京城中心延伸,站在城头俯瞰,只见城内到处都是成片火红色的身影,攻入城内的明军以队为单位,正在各个街道巷口与清军展开激战。

    “自太祖驱逐蒙元设立沈阳卫,直至天启元年为老奴率兵侵占,沈阳城时隔十五年重归我皇明治下,此间所历,实是令人唏嘘!

    万历年间虽有萨尔浒之败后,我皇明与后金之攻守易势,其实只要策划得当、朝堂如现今这般并无杂音,有圣君倾力支持,当初之局势大有可为,何至于糜烂至此!”

    面向城内负手而立的孙传庭目光扫视着城内的各处战场,抚今追昔之下不由得心生感慨。

    萨尔浒之战虽导致大明与后金的攻防出现反转之势,但当时的沈阳、辽阳、开原。铁岭等重镇,以及沿途的各个大小堡城还都在大明的掌控之下,只要谋划得当,把后金遏制在赫图阿拉这一小片区域内,直至将其困厄而死还是毫无问题的。

    但是,历史没有如果,只有已成事实。

    在新君年幼无知、朝臣只顾私利而互相攻击、前线缺少谋臣智将、士卒全无战心的情况下,沈阳这座坚城一日之内便宣告失手,随后引发了明军的一系列崩溃,直到锦州这个后方大城成为了抗击后金的最前线为止。

    其实如果是有此引申而论,辽西将门虽然贪婪,但对大明的江山社稷还是立下大功的,如果不是祖大寿在锦州撑着,后金怕是早就打到山海关了。

    “白谷兄之言甚是有理!良将精兵虽是重要,但明君在位实为一切之基。我等何其幸也,遇圣上这般数百年之不世明君在位,这才有现今之作为,圣上知遇之恩,永世难报也!”

    终于脱下衣甲换上了久违的大红官袍的卢象升也是感慨万千,心中千言万语最终化为了一句话:知遇之恩。

    卢象升不知道的是,若是没有穿越而来的朱由检无条件的信任和支持,历史上此时的他已经战死在河北涿州了。

    就在二人感慨间,一门门的红夷大炮被辎重营的青壮喊着号子,沿着城墙下的甬道推了上来,随后在佛朗西斯科的指挥下,顺着宽阔的驰道被推走。

    这是刚才登上城墙观看战场时,孙传庭吩咐下去的,目的就是用红夷大炮对射击距离内的清军工事进行炮轰,协助官军尽快打到所谓的大清皇宫,擒获击杀建州八旗的首脑或者重要人物。

    为了给明军造成大量杀伤,在皇太极的命令下,清军动用大量的包衣,在城内的街头巷尾构筑了大批工事。

    被收拢起来多达两万多的八旗败兵,以及以三万多八旗十四岁以上、五十岁以下的旗丁分布在了这些工事和每所临街院落内,依托建筑物与明军展开了惨烈的巷战。

    清军这种顽强的抵抗,给明军带来了不小的损伤,每一处战场上都不断的有明军士卒伤亡,然后被尾随的辎重营青壮们抬下战场,送往搭建起来的临时救护所。

    为了减少士卒因伤重而死,朱由检将京城中众多经过短期培训、对外伤处置有着基本常识的人员派到了前线,与他们一起被派来的还有不少精擅外科医治的郎中,甚至包括太医院的部分御医。

    率领这批医士的正是卫生署署正吴有性,

    他不仅要担当起指挥整个战时急救的重任,还要负责整个战后的卫生防疫工作。

    现在是炎热的夏季,如此大的战事下,会有大量敌我人员伤亡,一个处置不好就有可能引发一场大的瘟疫,这可不是一件小事。

    朱由检虽不清楚防疫应该具体如何运作,但来自后世的他对基本的防疫知识还是知晓个大概,在召见吴有性并亲自与他探讨了一些流程之后,卫生署很快拿出了救护医治、防疫防病的文案,随后由内阁、司礼监呈阅后,朱由检下令以圣旨明发各行省,将此作为各地官府防疫防病的统一处置方案。

    明军各部在攻入城中后,开始的时候还谨记朝廷明令,尽量减少对手无寸铁之人的杀伤,避免老弱妇孺在战斗中被误伤,但随着战事的进展,大量清军躲藏在各处民户住宅中,从墙头、树上、房顶、暗道等各处,用弓箭、砖石等物给明军造成了打量杀伤。

    眼看着与自己朝夕相处的弟兄一个个倒在血泊中,打红了眼的明军连自家性命都保不住,哪还顾得上峰的命令。

    随着各种战报送到孙传庭、卢象升的手上,两人在短暂商议后果断下达了军令,允许对据守在民宅中的清军进行火器打击。

    这种火器打击不是指的火铳,这里指的是震天雷和小型佛郎机、能发射开花弹的威远将军炮。

    在军令下达后,很快,一门门两百斤中的小型佛郎机炮、一筐筐的震天雷,以及五门小试牛刀的威远将军炮被运送到了各处战场,掷弹手也基本配备到了每一处参与攻坚的队伍中。

    “二狗子!叫人拆几扇门板过来!”

    在一处街巷的墙角,李进忠一边大声下令,一边将插在肩头铁甲缝隙间的一支轻箭随手摘下后扔到地上,一长串刀盾手、铳手、弓手、长枪手、掷弹手混编的士卒蹲在他的身后。

    进入到激烈的巷战之后,千总马平北眼见长枪手的作用越来越小,在将情况汇报上去之后,他们这一总所属的游击刘友德当即决定改变现有的队伍配置,把手下三名千总所属的军种打散开来后分派到了前线。

    这种军队调动的事情并未引发太大的混乱,这主要得益战前详细的规划和布置,攻城的明军是按照区域划分的进攻路线。

    在掷弹兵打开空间、清军一片混乱之时,李进忠率领三百多长枪手先向前突,在拉出了足够的距离后迅速列阵向着右侧冲杀过去,直接将右侧甬道上的清军杀的步步倒退,明军弓手趁势突出门洞开始放箭,然后是铳手跟进射杀,掷弹手在后用火力进行支援,片刻之后就打开了足够宽敞的空间,马平北以及后续的队伍借机陆续杀进了城中。

    李进忠带着混编后的两百余人一路杀过两个街口后,在这座豪宅前被挡住了前进的步伐。

    十余支从墙头、屋顶飞来的弓箭射倒了四名明军士卒,都是要害之处中间后当既阵亡,反应迅速的李进忠急忙闪到墙角处才侥幸未被射到要害处。

    没过多长时间,赵二狗与几名士卒扛着从附近民宅中拆卸下来的几面门板疾步而来,李进忠接过一扇门板,把手中被鲜血染红的长枪倚在墙上,双手抓住背面的门栓吩咐道:“门板排起来,掷弹手、刀盾手跟着!把三颗震天雷引信连起来,一人去放在门口,把大门炸开!其余的隔着墙往里扔!”

    “把总,要不咱去找门炮来?”

    赵二狗喘着粗气询问道。

    “炮来了也没法摆放!先打一波试试!等大门炸开,二狗子你带人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