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五百二十五章 皇宫里的一把火
    “禀主子!奴才已照主子的吩咐,将人都绑到了凤凰楼!现下只有御医李存德未曾找见!皇后与宸妃都已移驾凤凰楼,只是。。。。。!”

    崇政殿的御座上,依旧是一副盛装的皇太极面色沉静的在御座上端坐,阶下全副盔甲的护卫领班德浑正在单膝跪禀。

    “只是怎样?快讲!”

    隆隆的炮声不断从宫外传来,崇政殿前宽阔的广场上,大群八旗士卒脚步匆匆地穿梭往来,在上官的呼喝声中前往各个宫门参与防守。

    “禀主子!只是庄妃以皇子年幼为理由,不肯移驾凤凰楼,并命奴才向主子祈求,能否允许她带着小皇子乞降!”

    德浑大着胆子低头禀道。

    “哼!我爱新觉罗家只有战死的勇士!没有乞降的懦夫!庄妃自家贪生怕死,却以皇子之名乞怜!罢了,朕亲自走一遭!扶朕过去!”

    瘦骨嶙峋的皇太极说罢缓缓起身,德浑急忙爬起来几步上了御阶后伸出手臂,皇太极把右臂搭上去后,德浑弓着身子小心翼翼地挪动着脚步,皇太极强忍着头晕眼花、恶心欲吐的滋味,尽力挺直了身板,一步一步下了御阶向后宫而去。

    永福宫正殿里,庄妃布木布泰抱着只有一岁多一点的福临坐在锦榻上,脸上的神情既有恐惧紧张,又带着些许的希冀和渴望。

    刚才她断然拒绝了皇太极让她去凤凰楼的旨意,这是自从她打科尔沁嫁到宫里来之后,第一次敢公然违背自己丈夫的要求。

    她知道去凤凰楼意味着什么。

    皇太极早就派人在那座宫中最高建筑物里堆满了干柴火药菜油,这是打算在明军攻入宫中自焚用的。

    布木布泰不想死。

    低头看了一眼怀中正在瞪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好奇的看着她的福临,布木布泰的心里感到一阵剧痛,眼泪如断线的珍珠般滴落下来,身旁的贴身宫女苏茉儿(苏麻喇姑)也情不自禁地跟着小声抽泣起来。

    “奴婢参见皇上!”

    随着门口一阵乱七八糟的问安声,一个阴冷的声音从殿门处传来。

    “怎么?,朕听说你居然敢违抗朕的旨意?谁给你的胆子!居然连朕的话都不听!”

    站在殿门口的皇太极满脸的冷酷之色,看向布木布泰的眼神里冰冷一片。

    布木布泰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抱着福临起身后跪了下去,哽咽着开口禀道:“皇上,臣妾不怕死!我博尔济吉特氏从未出过怕死之人!可是。。。九阿哥才一岁多啊!这可是您的亲生骨肉,您就忍心看着如此聪颖的孩子命丧黄泉不成?皇上!您就开恩放过他吧!呜呜~~·”

    “九阿哥可以不死,但你必须跟着朕一起走!德浑!把九阿哥抱过来,你去找一身明人衣裳换上,带几个人护着九阿哥出北门逃命去吧!”

    皇太极厉声说罢,转身拂袖而去,德浑一咬牙拧身上前,对着布木布泰施了一礼后口称“得罪!”,随即一把将福临从布木布泰的怀里夺了过来。

    猛然离开了母亲怀抱的福临,乍一看到德浑那张丑陋而陌生的面孔,闻到的不再是母亲身上那种熟悉的味道,顿时咧开小嘴大哭起来,小小的身子连同手脚一起扭动着、挣扎着,试图重新回到母亲的怀中。

    布木布泰猛地从地上一跃而起,口中发出犹如受伤野兽一般的嚎叫,整个人合身扑向了德浑,抱着小主子躲闪不及的德浑无奈之下只得伸出手臂挡了一下,然后稍微发力一推,一下子将布木布泰推倒在地。随即大声吩咐道:“将女主子请到凤凰楼去!”

    说罢他四下打望一眼,抱着福临除了永福宫正殿,直接奔向了后宫北门而去,两名皇太极的护卫面无表情的趋前,将倒地嚎啕的布木布泰架起后出了殿门,直奔东侧不远地凤凰楼。

    苏茉儿抹了抹眼泪,看到众人的事先都集中在了被拖走的布木布泰身上后,遂也悄悄地出了殿门尾随着德浑去了后宫北门。

    伴随着一阵火炮猛烈的轰鸣声,大清门方向传来了一阵巨大的欢呼声,已经上到凤凰楼最顶层的皇太极先是脸色剧变,已经凹陷进去的双目骤然奋力大睁,身体一下子变得僵直,转瞬过后便恢复了原样。

    通过外面巨大的喧哗叫嚷声,皇太极不用看也猜的出来,明军已经攻破大清门,打进了皇宫,自己费尽千般努力,最后还是无法挽回败局,大清,要亡了,这一切来得是如此的突然,突然到让他到现在还以为是一场梦。

    这一幕难道不该是发生在明国的皇宫里才对吗?

    不管是豪格还是多尔衮兄地,他们将来是不是有能力重建大清,这一切都不重要了。

    太祖奠定了八旗崛起的基础,自己亲手开创了大清,本以为可以绵延万事,没想到二世而亡!

    朕不甘心啊!

    天妒英才!天妒英才呐!

    只要给朕十年,不,只要五年,朕绝对有信心重振大清!

    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

    率先攻入皇宫的还是秦军。

    从牌楼处撵着清军一路平推到大清门之后,绝大部分清军士卒绝望之下战意全无。

    成百上千的清军扔掉兵器,寻着墙边街角匍匐在地投降明军,而战前早就接到命令的明军并没有对这些俘虏大开杀戒,而是分出专人将这些投降的士卒分批押解到一旁,大军仍然是直驱大清门。

    在这样的示范效应下,剩余清军的士气很快瓦解,明军在大清门外摆好炮阵,十几门大炮只打了一轮,负责防守的清军大部分便哄堂大散,只有少数绝对忠诚的八旗将领士卒继续后退,准备寻找机会继续抵抗。

    在突破大清门防线之后,大队明军涌入崇政殿前面宽阔的广场,少数清军根本无法抵挡,只能再次退往皇宫后面,很快,大队明军穿过崇政殿和左右翊门汇集到了第三进凤凰楼前的广场。

    鳌拜手持一柄挑刀站在凤凰楼前高高的台阶上,破损的衣甲上沾满血渍,台阶上数百名皇太极的护军持弓拿刃伏在汉白玉栏杆后面,准备与明军做最后一搏,每个人的脸上都呈现出绝望与不甘交织的神情。

    皇宫两侧也传来巨大的喧嚣声,东西两侧的明军也已经先后打进皇宫之内。

    面对着仍就负隅顽抗的清军,周遇吉并没有下令明军冲上去厮杀,等到十几门佛郎机炮和威远大将军炮摆放好之后,他当即下达了开炮的命令。

    就在炮声响过之后,三层高的凤凰楼从一楼开始燃烧起来,干柴菜油加上助燃的火药作用下,大火很快便呈现出迅猛地燎原之势,短短片刻之间,吞吐的火舌伴随着浓烟便窜上了顶层。

    正襟危坐的皇太极感受到了大火的炽热,数十年来的一幕幕场景在脑海中飞速掠过,海兰珠和哲哲分别倚靠在他的左右,他们的面前是被捆成一团的布木布泰。

    “皇后、宸妃,来世你二人还会与朕在一起吗?多年来,朕忙于国事,愧对你们了,但愿来生朕还能与你们相逢!”

    皇太极伸开双臂揽着二人,用遗憾中带着愧疚的语气柔声说道。

    “来生臣妾还要伺候皇上!臣妾只愿皇上来世是个凡人,臣妾能与皇上过明人那种男耕女织的日子,多生几个孩子,看着孩子长大成人、娶妻生子、相夫教子,直到最后老死在床榻上!”

    哲哲泪眼盈盈的靠紧了皇太极,轻声说道。

    “不!臣妾愿皇上来世还是今生这般样子,是一个大英雄,大豪杰!一个让天下人都匍匐在地的千古帝君!”

    海兰珠一双美目仰视着自己的夫君,话语中满是坚定和自信。

    “好!来世朕定要做个大英雄,让明国天子跪倒在朕的脚下!哈哈哈!哈哈哈哈!”

    “轰隆”一声巨响,凤凰楼终于在大火中轰然倒塌,只是大火还在猛烈的燃烧着,丝毫没有在短时间熄灭的意思。

    在明军炮火的轰击下已经所剩无几的清军,在凤凰楼坍塌后都是泪流满面,已经被开花弹炸去半条腿的鳌拜挣扎着从地上颤巍巍的站起身来,抽出腰间的长刀,笔直地指向了冲上台阶的明军长枪手,用尽全力嗔目大喝道:“八旗健儿!进!”

    话音刚落,数杆长枪便将他的身上刺出了几个血洞,鳌拜双眼圆睁、长刀当啷落地后轰然倒地气绝身亡。

    “派人给圣上报捷!给京师报捷!奴酋身死!后金覆灭!我皇明!万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