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五百二十九章 红夷特使联合到访大明
    就在温体仁与李焕修亲切交谈的当天中午,一艘福建郑氏的海船,经过十几天昼夜航行后,抵达并停靠在了天津卫的码头上。

    在海船停稳后不久,户部驻天津卫码头一名税官带着十几个书办、帮闲登上大船,开始对船上所载货物登核查,最后再给郑家的船主开出税单。

    郑家这艘船上装载的大部分是从日本运来的硫磺硝石,只有少部分南洋的香料以及象牙、玳瑁、宝石之类的货品,所以最后按照三十税一的比例的话缴税不会太多。

    因为按照朱由检制定的政策,对于境外原材料一类,比如矿石、粮棉等大宗商品是不收取任何税费的,并且这些原材料将会被户部按照市价予以统一收购,销路根本不用发愁。

    此举是为了鼓励海商们大量收购海外的原材料,以免大明境内的各种矿产资源被过度开采,这也是后世某国惯用的手段,现在被朱由检挪用过来。

    对于大明境内矿产资源的开发和利用,朱由检已经有了初步的计划,准备在合适的时机推出一系列的相关政策和配套措施。

    崇祯十年下半年,朱由检下旨设立天津海关税务司,在收税的同时管理天津码头的相关事务。

    税务司隶属于户部广东清吏司,设主事一名,从六品职级,下辖人员有户部根据具体情况加以征募。税务司对往来于天津卫码头的商船按三十税一征税,之后货主凭借税单在大明境内将不会被重复征税。

    除了天津以外,在大战结束后,朱由检还准备下旨在杭州、明州等港口设立同样的机构,全面放开海禁。

    不出意外的是,最先开始征税时还是遇到了士绅利益集团的抵制,但这项举措最后还是被强硬地贯彻下来。

    曾经有些商船仗着自家是某某知府、某某布政使的背景拒不缴税,但在驻扎码头上的锦衣卫百户所校尉们的耐心说服教育下,商人们还是忍气吞声足额上缴了税金。

    因为锦衣校尉们是用手铳和弓弩钢刀说服他们的。

    某拒不缴税的张姓商人就被锦衣校尉用手铳打断了腿,在痛苦哀嚎过后,因流血过多身死,此事传开之后,再也无人敢抗税不交,其背后的靠山也没敢出头做什么。

    由于京师这几年中产阶级大量增加,对各种商品的需求量与日俱增,单靠运河上那点商品供应已经远远不能满足需求,因此有些海商也把目光投注到了这座百万人口的当世最大的城市,经常置办货品后合租海船来到天津卫,然后再由陆路运送到京师里销售。

    由于海商与漕商所贩货物不同,所以此举并未引发漕商集团的抗议。

    走海船运来的都是南洋、日本,甚至西洋过来的货物,比如香料、犀牛角、象牙、玳瑁、苏木、棉花、稻米、铜铁矿石、硫磺、硝石等等海外商品,这些物品虽然也有漕商运至京城售卖,但价格和品种比海商们运来的悬殊较大,所以海商们在尝试几次,并取得了巨额收益之后,随即便迅速加大了对旺销商品的数量和种类采买销售。

    “没想到大明帝国居然也设有海关!这可是公平贸易的窗口啊!可是为什么郑的领地内没有设立?原来代表先生的话是对的,大明帝国确实不是那些愚昧野蛮的南亚国家所能相比的!”

    在收税的吏员走后,这艘郑氏海船二层的客舱中走出三个人,其中一人正是东印度公司的贸易代表巴列维特,和他说话的是荷兰政府派来与大明朝廷谈判的特使范布隆霍斯特。

    另外一名个头不高、举止高傲的则是西班牙政府特使爱特罗·蒙塔,他的关注点与范布隆霍斯特不同,他视线所及之处是码头一角不远处用一种奇怪材料建起的炮台,以及炮台上正对海面的黑黝黝的炮口。

    在巴列维特回到荷兰,并带来了驻台湾陆军八百人全军覆没的消息后,西班牙政府高官们震惊不已。在经过一番长达月余的商讨后,最后迫于大明军队表现出来的强悍战斗力,西班牙政府决定派遣特使前来与大明谈判相关事宜。

    西班牙这次派出的特使性质与荷兰人相似,不过他们不是来谈判的,而是来索要赔偿金的。

    在得知荷兰人吃了大亏之后,西班牙驻扎在台湾岛上军队将领错估了形势,他以为大明军队肯定也是损失惨重,遂特意安排了四十名士兵,携带着武器乘船来到台中县附近的海岸登陆,妄想着抽机会沾点便宜。

    但没想到的是,这四十人一去不回返。

    在等待十天之后,西班牙驻军将领知道这些人凶多吉少,于是立刻派遣两艘炮船中的一艘驶往马尼拉,将荷兰与西班牙军队战败的消息禀报给了西班牙驻马尼拉的总督,由他把消息传回国内。

    西班牙政府得信后派人与荷兰政府取得联系,于是两国决定,各自派遣特使出使大明,联手向大明朝廷施压,以此来争取更大的利益。

    两国特使加上作为东印度公司地表的巴列维特,乘坐荷兰最新式的炮船,经过大半年的航行后抵达福州港。

    他们是奔着郑芝龙来的。

    在两国政府眼里,郑芝龙掌控的海上力量十分可怕,若是不知会郑家后直接将炮船开到大明天津外海,恐怕事后会遭到郑家的刁难和报复。

    因为此时的欧洲人认为,大明的所有海域是属于郑家而不是大明朝廷的。在他们的认知中,谁的实力更强,谁就是真正的王者,而不是根据什么大义名分来决定具体区域的归属。

    郑芝龙对于两国特使的到来多少感到有些惊讶,在得知对方来意后,郑芝龙没有给与任何答复,而是在派人知会福建巡抚后,在第二天把他们送到了福建巡抚衙门。

    这可是大明朝廷与他国的大事,郑芝龙虽然有资格参与其中,但他根本不敢插手此事。

    随着后金军队在关外大败亏输的消息传来,郑芝龙对官军展现出来的强悍武力大为惊惧,平日里行举更加的紧守本分,处处以大明勋贵的身份要求自己,生怕被住在福州的锦衣卫和巡抚衙门寻到错处后密报给宫里。

    福建巡抚和郑芝龙秘议过后,决定先派人知会朝廷,等到朝廷有了充足准备后,再将人送往京师。

    于是郑芝龙便以荷兰炮船恐会惊扰大明京师为由,断然拒绝了荷、西两国想驾驶炮船直奔天津、借机炫耀武力的企图。

    因为惧怕郑芝龙实力的缘故,两国只能接受了郑芝龙的建议,最后决定乘坐郑家商船前往大明京师。

    在以各种理由搪塞拖延月余之后,商船才在已经等得不耐烦的两国特使的催促下拔锚起航。

    “你告知他们,本官要下船去与有司商榷,之后由有司禀报朝廷,之后如何成行要朝廷决定,你叫他们在此耐心等待一番,任何人不得下船,以免他们这等化外之人因不懂大明律法而引发事端!”

    就在巴列维特等人聚拢闲聊闲聊、一些使团的成员也出现在了甲板上时,一名身穿绿色官服的大明官员走出船舱,他先用鄙视的目光看了看巴列维特等人,然后懒洋洋地开口对身边的通事吩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