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五百三十一章 敢持械行走者 杀无赦!
    说话的正是埃特罗,他对林海生的嘱咐根本没当回事。

    高贵的西班牙人不论到哪个地方都应该是以主人的姿态出现,若是有人不服,那就让枪炮来说服他们好了。

    西班牙使团也有不少随行人员,在船上的这段时间,他们每天只能吃那些令人乏味的简单食物,现在既然已经停靠码头,那肯定也是很想换换口味。

    这些使团成员已经从刚才几人的对话中得知了不能下船走动的消息,现在他们正三三两两聚拢在一起,纷纷表达着不满和不解。

    因为他们在福州码头并未遇到类似的情况。

    那边的码头附近繁华热闹,也没有拿着武器的明国军人的身影,他们这些外国人可以和当地人一样随意走动,然后用郑家发给每人的碎银子,从摊贩们手中购买自己感兴趣的商品,享受各种各样的大明美食。

    郑芝龙最善笼络人心,这种散财的小手段往往效果极佳,这些欧洲人就是例子,他们对郑伯爵的大方都是表达了深深地谢意。

    就在这些随员准备兴高采烈的登岸潇洒一番时,突然得知这里居然不让下船,这下他们当然不乐意了,不过在没有得到允许的情况下,他们也只能发发牢骚了。

    “这。。。怕是不合适吧?”

    黄姓通事面带为难之情的回答道。

    “我们只是上岸采购食物,并不是要去做什么事情,我们是代表西班牙王国政府出访明国,而不是来坐牢的!”

    埃特罗说罢转身喊了几句,两名身材矮壮的西班牙护卫应声而来,在听到埃特罗接下来的吩咐后,遂转身盯着黄姓通事,摆出一副非跟着他不可的样子。

    黄姓通事想了想,这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遂苦笑着点点头,转身登上踏板上了岸,两名西班牙士兵紧紧跟在了他的身后。

    码头上负责装卸货物的青壮们很少看到形貌服侍怪异的西夷,巴列维特等人站上甲板时,就有不少闲着无聊的青壮冲着他们指指点点议论着,现在看到两名番鬼居然下了船,登时就有不少好奇的青壮围了过来,想近距离的看清楚一些。

    两名西班牙士兵看到这么多人突然围上前来,警惕之下两人随即抽出腰间雪亮的长刀对准围过来的人群。

    刚刚涌到他们近前的十几名青壮一看人家亮了家伙,惊慌之下转身便逃,其中几人害怕之下腿上无力,一下子跌倒在地,随后爬起身来跌跌撞撞跑远。

    两名西班牙士兵愕然一下后相顾哈哈大笑起来,黄姓通事脸上的表情也变得难看起来,而站在甲板上的埃特罗脸上则是露出了轻蔑的神情。

    明国人就是这种羔羊般的生物。

    去年西班牙驻马尼拉总督下令屠杀两万多明国移民的事情,在西班牙早已是广为人知,现在看来,这种表面骄傲实际懦弱的种族就该被当做牛马来对待才行。

    就在这时,一支弩箭带着轻啸声闪电般飞掠而来,正中一名西班牙士兵的眼窝,短小锋利的弩箭穿过脑壳后从后脑露出了带着脑浆的弩尖,这名士兵撒手扔刀,仰面朝天直直地摔倒在地,一股殷红的鲜血顺着他的脑后蜿蜒而出,很快便将他的半边军服浸透。

    “跪下!”

    一声厉喝声传来,已经吓呆了的黄姓通事下意识地噗通跪倒在地,另一名西班牙士兵愣怔一下后,转身撒腿向着踏板跑去。

    当他将将跑到踏板前面,又是一支弩箭从二十步外飞来,正中这名士兵的后心,弩箭的冲击力加上他正在前冲的惯性下,这名西班牙士兵一头栽进了海里,尸体随着波浪上下起伏着,大滩暗红色的鲜血在他的身下水面上荡漾开来。

    甲板上的埃特罗等人都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作为特使的他们都是文职人员,一时之间根本不知道如何应对这种突如其来的场景。

    “敢持械行走者,杀无赦!”

    一名身着蓝色罩甲、头戴缠棕小帽的锦衣卫小旗缓步踱到踏板处,昂着头一脸森然的神情,一字一顿冲着甲板上的埃特罗等人沉声喝道。

    这时,七八名手持各种兵器的校尉呼啦啦围拢在他周边,一名持着短弩的校尉以及几名拿着手铳的校尉纷纷将手中武器对准了甲板上的人群。

    “你!过来!”

    看到埃特罗等人面上的神情震惊中带着疑惑,这名小旗琢磨一下后立刻反应过来,他随即回身冲着还在地上跪着的黄姓通事大喊道。

    黄姓通事早就吓得在地上缩成一团,对这名小旗的命令恍若未闻,两名持刀校尉收刀入鞘,疾步过去一人一边把他架了过来。

    “站直了!你告诉他们,下船后再带着兵刃,死!听明白没?”

    这名小旗不耐烦的冲着黄姓通事吼了一嗓子,看到他哆哆嗦嗦的站好之后随即高声吩咐道。

    黄姓通事哆嗦着忙不迭的点头应下,然后抬起头冲着埃特罗等人结结巴巴的翻译了一遍。

    这时几名西班牙护卫在埃特罗的命令下,手持火铳冲到船舷边上,把笨重的火铳架到栏杆上对准了这群锦衣卫,一时之间气氛顿时紧张起来。

    巴列维特扯了扯范布隆霍斯特的袖子后冲他使了个眼色,对方会意之后悄悄向后退去,荷兰师团的随员也全都退出了对峙双方的火力范围。

    岸上那名锦衣小旗面色一变,随即一只手臂高高扬起,准备下达开火的命令,拿着短弩手铳的几名校尉的手指已经搭在了扳机上,那名黄姓通事则是吓得再一次瘫倒在地。

    “切勿动粗!”

    就在一场冲突一触即发之际,一声高喊从校尉们身后传来,一脸焦急之色的林海生带着随从急匆匆赶了回来。

    他刚才下船后找到了海关税务司,然后递上福建巡抚衙门的文书,请税务司主事安排车马人员将红夷特使到达天津卫的消息送回京城。

    在办妥此事后,林海生本待领着随从找个酒馆小酌一杯,但最终还是想到了那群不安生的红毛鬼,尤其是那个矮矮的大佛郎机特使,总是一副阴阳怪气的强调,很让人厌烦。

    在思忖一会之后,林海生还是决定回船,把那几个什么特使领下船来一起吃个饭,之后便带着他们去天津卫城的客栈住下,等到朝廷派人来到天津卫后,自己也算是顺利办完差事了。

    当他带着随从慢慢悠悠转过弯来的时候,正好看见了远处双方武力对峙的场景。

    虽说他心里对红夷一直不待见,但自己领的差事可是陪着人家到京师啊,这要是还没到,人就死了,自己可就是失职的罪过,上头追究下来,自己这身官袍可就得被脱了去了。于是情急之下,林海生一边撒腿向这边狂奔,一边亮开嗓子高喊起来。

    看到林海生的出现,一头冷汗的埃特罗悬着的心终于稍稍放了下来。

    刚才为了不在荷兰人面前丢了面子,他这才下令护卫过来摆出一副姿态来,可他心里也清楚的很,自己这面也就是摆摆样子,射击的命令他可不敢下,他已经看到远处大批的明国士兵正在想这边赶来,真要动了手,就算自己这边暂时赚到些许便宜,但最后全都会被明国军队处死。

    心虚之下的埃特罗咕哝了几句,几名护卫将重型火铳收了起来,那名锦衣小旗也缓缓放下了手臂,几名校尉也随即将手指挪开,一场很可能会发生的血拼终于没有出现。

    急出一身白毛汗的林海生拎着衣袍一角气喘吁吁跑过来,看到双方终于克制住了冲动,这才大喘几口后放下心来。

    “我抗议!你们明国士兵无故射杀我国使团成员,我方对此表示严重抗议和强烈谴责!你们明国政府必须要给我方一个交代!否则,一切后果由你们明国政府承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