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五百三十七章 大手笔升擢、谈判开始
    昭仁殿中的议事一直持续到下午酉时方才散去,具体过程旁人不得晓,只是隐约听说皇帝发了脾气,就差掀桌子骂娘了。

    不过议事过后的第二天,圣旨就下来了:朝廷重开五军都督府,各都督府左右都督、都督同知、都督佥事等主官名单将由兵部上报司礼监,由皇帝阅示后予以批准,并尽快行文天下,咸使与闻。

    但与国初五军都督府有所不同的是,都督府各堂上官虽也列班朝堂,但除却军国大事外,对朝廷其他政策的制订均无建言之权,这就代表着明确的文武划分。

    五军都督府统掌天下兵马,制订大明所有涉及军事行动的具体方略以及投入的兵员人数,但它只有统兵,却没有调兵权,调兵权在兵部,两个衙门形成互相钳制的态势,以防任意一方权力过大危害到大明国家安全。

    过了几天,又有一道圣旨自宫内发出,这回是一系列有关人事任免的圣旨。

    晋首辅、东阁大学士温体仁为文华殿大学士,正一品,仍旧担任内阁首辅一职。

    晋蓟辽督师、东阁大学士孙传庭为武英殿大学士,正一品、内阁次辅,免去去蓟辽督师一职。

    晋宣大总督卢象升为武英殿大学士,正一品。内阁辅臣,免去去宣大总督一职。

    晋东阁大学士陈奇瑜为武英殿大学士,正一品,内阁辅臣。

    晋东阁大学士李邦华为文渊阁大学士,正一品,内阁辅臣,免去其督察院左都御史一职,其职位由右都御史施邦曜接任。

    晋东阁大学士侯恂为文渊阁大学士,正一品,内阁辅臣。

    晋东阁大学士范景文为文渊阁大学士,正一品,内阁辅臣。

    同意原内阁辅臣、东阁大学士王应熊、张至发致仕请求,特赐两人玉如意各一对并赐银两千两,并分别派遣一队锦衣卫护送其回返原籍。

    大明的三殿二阁大学士制度虽然设立已久,但大多数阁臣只做到了两阁大学士的位子,至于三殿大学士品级,已久是多少年未见了,没想到皇帝这次一下子给出了四个,堪称有明以来最大的一次赏擢了,此举让文官们震动不已:老朱家终于出了个大方的皇帝。

    圣旨明发之后,兵部武选司即刻全员出动,在兵部右侍郎刘元庆的率领下,携带圣旨出关前往沈阳,在传达旨意之后,立刻开始深入各军,复核各部上报的功绩,然后尽快上报朝廷。

    就在这一切事务有条不紊的进行中时,在京城驿馆里等了几天的范布隆霍斯特等人终于见到了大明朝廷的高级官员。

    两国特使是在报捷的队伍进京后的第二天抵达京城的,在入驻鸿胪寺专门接待外宾的驿馆后,两国特使好好休整两天后,提出了觐见明国皇帝的请求。

    在鸿胪寺将事情奏报宫里之后,朱由检特意将陈奇瑜招进宫里面谈一番,然后将与两国特使谈判之事全权授权给了他。

    “尊敬的陈副相,此为我国政府委托鄙人向明国政府递交的国书,希望两国政府能坐到一起,就两国共同关心的事物进行认真严肃的谈判,并在最后达成妥协和一致。

    我们荷兰政府对事情最后能有比较圆满的结局持谨慎乐观的态度,我方希望两国谈判代表能够坦率的交换双方彼此的看法和意见,为谈判最终取得成功做出自己最大的努力!谢谢!”

    鸿胪寺衙门宽敞的大堂内,一身大红官服的陈奇瑜神情肃穆站在正中间的位置,正在接受荷兰过特使范布隆霍斯特递交的国书。堂中还有礼部尚书邹维琏、鸿胪寺正卿李进番,以及司宾署署丞方用之等几人,黄姓通事自然而然的担当起了翻译的职责。

    “唔,本官虽不知你国为何而来,但亦会对贵使以礼相待,至于贵使口中所言之谈判吗,呵呵,且看看要谈何等事情了,本官暂无法与你答复。

    对了,本官要特与你介绍一位本朝名臣,邹德辉邹部堂!”

    陈奇瑜接过范布隆霍斯特递过来的国书后一侧身,方用之赶紧上前接过退到一边,深谙人心的陈奇瑜随即把邹维琏推了出来。

    现在这种站立堂中接受国书的仪式让他感到极度不适,对方对他的称呼也让他别扭,而稍后还要与对方进行所谓的谈判,这让惯于发号施令的陈奇瑜心中有些不爽。

    谈什么判?

    尔等番外红夷有何资格与本新晋武英殿大学士谈?

    这位老牌官僚虽说不懂如何谈判,但对于如何掌控局势却是驾轻就熟,随着他的话音落地,站在一旁的邹维琏移步上前,冲着范布隆霍斯特笑着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然后笑眯眯地等着陈奇瑜继续开口。

    “贵使既是荷兰朝廷特遣,那在贵朝应是担当要职,此位邹德辉邹部堂之名贵国于贵国应是不小。”

    陈奇瑜见范布隆霍斯特一脸茫然的神色,于是强忍着想要放声大笑的冲动继续介绍。

    “邹部堂现贵为我朝之礼部尚书一职,在朝中德高望重,深得圣上以及群臣之敬重;其升擢之前曾受皇命巡抚福建,并于崇祯六年指挥时任福建海防游击、现为大明靖海伯之郑伯爵,与贵国水军大战于金门料罗湾,这下贵使当有所闻吧?呵呵,呵呵呵呵!”

    待黄姓通事将陈奇瑜的言语翻译过后,一直彬彬有礼的范布隆霍斯特神色大变,并且赶紧右手抚胸,向眼前这个笑眯眯的白发老头躬身行礼道:“哦,天呐!原来您就是邹高官!您的大名在我们荷兰海军中传播的很广,已经可以和郑伯爵媲美了!”

    崇祯六年,荷兰八艘大型炮船侵犯福建沿海地区,邹维琏下令郑芝龙率部迎敌,并在料罗湾一带海域重创荷军,击沉四舰,重伤四舰,此役过后,号称海上马车夫的荷兰对大明再也不敢小觑。

    “好说好说,呵呵,所谓不打不相识,虽说几年前那场冲突我大明小胜,但本官对贵国所用之巨舰还是印象深刻,看来贵国工匠与格物一事上倒是颇有令人称道之处啊!”

    邹维琏笑着微微拱手回礼回应道,对于陈奇瑜的这种手段他当然是心知肚明,这就等于给对方一个下马威,在谈判还没开始前就占据了主动位置。

    果然,范布隆霍斯特刚才于陈奇瑜对话时的气势消退大半,在说过几句礼节性的话语后退到了一旁。

    “陈副相,你好!我是西班牙王国政府特派大使埃特罗。蒙塔,这次我是受我们尊敬的国王陛下,以及我们西班牙政府首相冈萨雷斯先生的委托前来明国,就明国军队在台湾岛无故杀害我四十名西班牙军人一事进行质询,希望明国政府必须给我们一个明确的答复和相应的赔偿,否则的话,我们西班牙政府绝不会容忍这种恶劣行为的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