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五百三十八章 强硬
    范布隆霍斯特退到一边之后,早就等的有些不耐烦的埃特罗·蒙塔上前几步,将薄薄地照会双手往前一递,随即叽里呱啦的来了一通。

    听完黄姓通事的翻译后,陈奇瑜脸色一沉,冷哼一声袍袖一甩,转身来到座椅上坐了下来。埃特罗双手捧着册页愣在原地,邹维琏侧身使了个眼色,方用之再次疾步上前将埃特罗手中的国书接了过来,这才稍微化解了这一略显尴尬的场面。

    方用之将两国国书放到一侧的桌案上,这时候陈奇瑜已经招呼个人入座,方用之装作没看到埃特罗投射过来带着强烈不满神色的眼光,施施然来到李进番下首的位子坐了下来。

    在天津卫城中,方用之以回到京城就向上官汇报,保证给埃特罗一个答复为理由,这才让埃特罗一起来到了京师,谁知道到了京师后,方用之就不见了人影。

    用来会客和商谈事情的这座厅堂高大宽敞,四周角落里摆放着的数个冰盆正在散发着丝丝凉气,两边的花窗支架都已撑开,再加上现在已是夏末,所以厅堂里的温度十分宜人,一阵阵微风袭来,厅堂内的众人都是感觉舒爽无比。

    被陈奇瑜搞了个下不来台的埃特罗面色沉郁的坐在了范布隆霍斯特的下首位置,和他紧挨着的是巴列维特。

    埃特罗被方用之哄骗到京师,今日见到大明的高官后,自觉占了理的他张口就兴师问罪,结果让人家直接给无视了,这让他的心情郁闷到了极点。

    “几位使臣远涉重洋来到我大明,不知所为何事?所谓谈判,谈的是何种事情?”

    众人落座后,陈奇瑜端起茶杯做了个请的动作后开门见山的问道。

    这个端茶请饮并非是送客的意思,端茶送客是清朝才出现的一种官场潜规则,这里只是一种礼节性的举止。

    “尊敬的明国陈副相,邹部长,我这次前来贵国,主是代表荷兰政府与贵国政府商讨三件事情。

    第一个问题,我们想在合适的时间觐见大明帝国皇帝陛下,并送上我们最诚挚的祝福和慰问。

    第二个问题,就是有关台湾的问题。

    第三个问题,是关于荷兰与大明帝国加强和开展更广泛的贸易合作问题,这一点将由东印度公司贸易代表巴列维特先生与贵方展开会谈。

    尊敬的两位长官,这就是我们荷兰方面远东之行的目的和请求,还请贵国政府给与详细的答复,非常感谢!”

    听到陈奇瑜发问后,范布隆霍斯特连忙微微欠身,目视主座上的陈奇瑜与邹维琏,彬彬有礼的阐述了此次来访的目的。

    “尊敬的陈先生,我们西班牙政府派我来的目的与荷兰方面相似,但我们另外还要明国政府对我方人员被杀害一事做出赔偿!这一点是不容置疑和回避的!

    再就是,我们要求明国政府对西班牙全面放开沿海各个港口,允许西班牙商船停靠和无偿使用,不准再动用军队袭击我方在台湾岛上的据点!这就是我们西班牙政府的大体诉求,至于其他方面的事物,我们会保留随时提出修正的权利!”

    没等陈奇瑜回答范布隆霍斯特的问题,埃特罗沉着脸马上接话道。

    黄姓通事听到这厮如此强硬的要求,心下也是不忿之极,所以在翻译的时候也是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通,并且把其中允许西班牙商船停靠一条要求,直接在后面又加上了包括武装炮船这几个字。

    陈奇瑜本来就对这个极为傲慢无礼的西班牙矮子有些厌烦,现在又听到他这些无礼至极的要求,心里怒火大盛之下顿时便起了收拾埃特罗的心思。

    邹维琏、李进番、方用之三人听到埃特罗所谓的诉求后,一个个也是不由自主的皱起了眉头,看向埃特罗的眼神里也带着不善的意味。

    他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之后开口道:“本官奉皇命前来与你两国会商,自是本着友好协商、互惠互利之原则而来,但若是有人趁机提出任何无礼之请,那就勿怪我皇明朝廷言之不预了!”

    说完之后,陈奇瑜端起热茶喝了一口,等黄姓通事翻译完毕,他用不容置疑的口气斩钉截铁的说道:“适才荷兰范特使所言知台湾问题,本官在这里可以给你等两国一个确切答复:台湾自古以来便为中国所有,现今更是我皇明固有之土,台湾岛上所有他国人等必须从速离开,否则将会遭受我皇明军伍之无情剿杀,此事并无任何可谈之余地!”

    陈奇瑜的话通过黄姓通事的嘴巴讲出之后,范布隆霍斯特等三人都是一脸肃穆的神情,尤其是埃特罗,在听到陈奇瑜极为强硬的表态后,面上的表情从沉郁变成了冷酷。

    范布隆霍斯特没有料到,三方会谈在刚一开始便陷入了僵局,这与荷兰政府高官们所设想的截然不同。

    自天启二年荷兰侵占台湾西南部,并在大员修建热兰遮城和赤嵌城至今,已经过去了足足十五年的时间,在此期间内,明国政府并没有派兵对岛上的荷兰人加以驱赶,这让荷兰政府认为,明国并不重视这个与大陆隔海相望的岛屿。

    虽然去年岛上突然出现了明国军队和大批移民,并且歼灭了整整一个团的荷兰军队,但荷兰政府并不认为这是明国政府准备全面占据台湾的信号,而是将其看成了打算与荷兰分割台湾的行动。

    所以范布隆霍斯特此行的目的之一,就是打算和大明好好商量一下,如何把占据台湾北部鸡笼、淡水的西班牙人赶出岛去,然后两国在岛上划分边界,把台湾岛一分为二,各自治理就可以。

    没想到的是,刚才陈奇瑜的表态竟然追溯到上千年以前的历史,一口认定台湾是属于大明的,并给毫不客气的当场给出了他国人员必须尽速撤离的警告,这让范布隆霍斯特突然感觉此行没有想象中那样简单。

    “尊敬的陈副相、邹部长,鄙人巴列维特,既是荷兰政府特使,也是荷兰联合东印度贸易公司住远东地区代表,这次出访大明帝国前,本着两国友好以及对大明帝国悠久历史、灿烂文化的欣赏,带着对大明帝国皇帝陛下的尊崇,荷兰政府特地委托我们给贵国尊敬的皇帝陛下和美丽的皇后分别带来了一点礼物,还请贵国政府尽早安排我们觐见贵国皇帝陛下,让我们当面表达这份诚挚的敬仰!”

    眼看着场上气氛越来越冷,一直没有说话地巴列维特赶紧把话题岔开,以求缓和一下这种尴尬的场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