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五百四十四章 诱之以利
    范布隆霍斯特与巴列维特讨论半天后,于当日下午找到方用之,提出了荷兰方面想要单独与大明朝廷谈判并签订协议的请求,方用之当即把这一情况上报礼部,邹维琏去内阁与陈奇瑜商议过后,决定第二天在礼部衙门与荷兰特使展开会谈,力争完成朱由检交办的事物。

    “尊敬的陈副相、邹部长、李部长、方司长,首先感谢贵方这几天来对我们荷兰使团的热情款待,大明帝国首都繁华的市场、干净整洁的街道、非常完善的市政配套设施,以及精美的食物都给我们留下了最为美好的印象。

    我和我的同伴一致认为,大明帝国是一个富饶美丽的国度,比我们去过的任何一个国家都要强盛和富裕,人民的生活水平也是非常高,这一点足可以和我们荷兰国民相媲美!

    我们觉得,抛开不同的国家治理制度不说,大明帝国现在的皇帝陛下是这个世界上最为仁慈和慷慨的君主,这一点通过昨天我们参观养济院就能得出结论。

    我和我的同伴都被贵国对人性的关怀所感动,同时也为我们荷兰没有做到这一点而感到羞愧!

    尊敬的几位先生,我们郑重请求,在谈判结束后,请给我们一个觐见明帝国皇帝陛下的机会,我们想要亲自向这位伟大的陛下致敬。并且,我们希望贵国政府,能够把皇帝陛下的肖像画赠送给使团,我们将会带回国内,向荷兰国民展示陛下的英姿,并讲述他的事迹,让这位伟大君主的光辉形象能在欧洲范围内流传!”

    会谈在礼部衙门的二堂内进行,大明官方参加会谈的依旧是武英殿大学士陈奇瑜、礼部尚书邹维琏,鸿胪寺卿李进番、司宾署署丞方用之,荷兰方面只有范布隆霍斯特和巴列维特两人,黄安继续担任现场翻译。

    为了防止有守旧官僚破坏会谈的气氛,朱由检并没有让礼部的几名侍郎参与这次会谈。

    在双方见礼落座寒暄几句后,范布隆霍斯特神态庄严的站起身来,对大明官方的款待表达了谢意,随后对朱由检进行了高度评价,并出人意料地提出了索取画像的请求。

    陈奇瑜等人一边微笑,一边听这位满脸褐色胡须、身材高大的荷兰人对大明的夸赞,各人心里都是十分的受用,尤其是听到对方对大明皇帝的盛赞时,陈奇瑜等人都是一副与有荣焉的表情。

    当黄安把范布隆霍斯特的请求翻译出来后,陈奇瑜等人先是一阵愕然,在与邹维琏相互对视一眼后,陈奇瑜当即痛快地点头答应了对方的请求。

    虽说历代大明皇帝在位时,都有无数番邦小国派遣时节出使大明,但还没有人提出过类似的请求,没想到这名来自极西之地的红夷居然有着这种心思,在座的大明官员对这位大胡子的好感骤然提升了数个档次,就连黄安也是不由自主地挺直了胸膛,翻译的时候声音也是格外洪亮。

    通过对范布隆霍斯特和巴列维特的表情判断,陈奇瑜迅速断定对方这个请求确实是真心实意,并没有想通过这种要求来获取谈判筹码的用意在里面。

    “贵使请坐,本官代表大明朝廷,对贵国于我皇之尊崇表示谢意。

    我大明上承中华数千年之礼仪,向以仁孝为之国方略。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此为我中华文明之精髓。

    中华之土上,历朝历代帝王都以此为基本执政之策,而我皇明当今圣上,更是将儒家文明之核心要义进一步发扬光大,论起仁之一字,我皇可谓万世仅有之一也!”

    陈奇瑜神色庄重地发表了一番感言,邹维琏等人也是频频点头表示认同之意,秀才功名的黄安挠着头皮,费尽心思才把这段话的大意翻译明白,范布隆霍斯特和巴列维特在似懂非懂的情形下,也是一起点头表达了赞赏。

    会谈刚一开始,气氛就热烈了起来,这似乎预示着接下来的谈判能够取得一定的成效,范布隆霍斯特和巴列维特的心中不由得多了一份对成功的希冀。

    “尊敬的诸位先生,我们这次远东之行的主要目的,就是想要与大明帝国达成展开全面贸易的协定,对此,我们也是抱着最大的诚意和愿景,希望双方能在互利互让的基础上完成协议的签署,这样将会对双方国力的提升都有巨大的帮助。”

    巴列维特微微欠身示意后,把荷兰方面的诉求讲了出来。

    与第一天双方见面不同的是,他值此未提台湾问题,而是将全面贸易作为了双方谈判的主要目的,这种细微的变化被老奸巨猾的陈奇瑜和邹维琏敏感地捕捉到了。

    “贵使所提全面贸易之说,本官虽不通晓,但也知大概之意。但本官再次强调的一点是,台湾是大明固有之土,任何他国占有台湾一寸土地都是非法的,除此一点外,其余皆在可谈之列!”

    巴列维特讲完之后,陈奇瑜先是点头表示理解对方的诉求,但随后便斩钉截铁的定下了谈判的基调。

    “尊敬的陈副相,据我们了解到的情况,台湾远离明国本土,在明国政府以前,我们现在所处这片土地上换过无数王朝,但都没有把台湾视为中国的传统领地,所以我们荷兰方才在岛上修筑城堡,用作我们远东贸易的一个中转站,这一点还希望贵国政府能够理解。

    现在你们明国政府突然提出,台湾岛是明国的领地,这个说法让我们一时难以接受。为了双方谈判能够成功,我们希望贵方能够妥善考虑这个问题!

    我们认为,双方完全可以在台湾岛上划分边境,让台湾成为荷兰和明帝国共同拥有的土地,这样会对双方以后的全面合作打下一个良好的基础!”

    面对陈奇瑜定下的调子,巴列维特对此提出了荷兰方面的疑问,并且在话中委婉表达了荷兰并不想独占台湾的想法。

    “呵呵,对于贵使台湾并非中华固有之土之说,本官并不认同。

    本官在此只举一例:早在千三百年之三国魏晋时期,吴王既遣将军卫温、诸葛直,统帅一万大军渡海抵台,并与其上立碑志之,仅此一点便足可说明,台湾乃我中华固有之土。

    而我皇明承继中华正统,自是顺承历朝之所辖,此一点根本不容置疑!

    去岁贵国军队与我皇明偏师之一战,最终以贵国军队全军覆没收尾,我皇闻讯后当即对我台湾驻军予以大力赏擢,并谋划于合适之机将精锐之师运送上岛,以求彻底收回台湾全境。

    我皇虽是仁慈之主,但于事关领土之事上却从不心慈手软,现今大明内忧外患既除,数十万勇武之师正愁无处建功立业,而贵国存于台湾岛上之人员,怕是都会成为官军升赏之功!

    而贵使适才所言,贵国据台湾一地,乃为贸易中转储存之地,换言之,此地对贵国仅为临时之所,若有他处更佳之地,贵国大可弃之而不用。

    据本官所闻,贵国以商立国,所求者,利也!若有远超台湾之利放在贵国面前,贵使以及贵国朝廷还会有现今之态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