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五百四十五章 以地换地
    陈奇瑜的这番话先用事实否定了荷兰方面关于台湾是无主之地的论断,紧接着又用武力威胁了一番,最后又顺势抛出了一个让荷兰人产生无限想象的大礼包。

    当然,这个礼包是带有试探性质的,就看荷兰人上不上道了。

    听完陈奇瑜这番软硬兼施的言语后,范布隆霍斯特和巴列维特脸上的神情变得难看起来,陈奇瑜则是悠闲地端起茶杯啜饮一口,邹维琏等人都是一脸微笑地看着两名荷兰人,静待对方做出的回应。

    “尊敬的陈副相,台湾到底是不是归属明国,这一点也许贵方有一些证据,对于这件事我们暂时持保留态度,但对于贵国打算派遣军队继续与我国交战这件事,恐怕不会产生最好的效果!

    贵方可能不知道,热兰遮城是采用我们欧洲经典的棱堡方式建设的,属于很难攻破的立体防御体系。

    别看热兰遮城市不大、军队不多,但我们的守军拥有极其强大的火力输出,贵国军队要想轻易打破这座坚城,恐怕要付出极其惨重的代价!

    而且我们有着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海军,我们的巨舰大炮至少现在是无敌的。如果双方再度交战,我们的军舰可以从海上对你方军队展开炮击,大量杀伤你方军人,并且我们还可以通过海上给热兰遮城提供给养,这样的话,那将会是一场旷日持久、消耗巨大的战事,对我们两国都没有任何好处!”

    范布隆霍斯特内心纠结半天,还是强作镇定的起身表达了荷兰方面的观点,但他最后这句话还是暴露了内心的真实想法。

    “贵使且坐,还请稍安勿躁。谈起征战之事,本官倒是颇有些资本。

    本官数岁前亦曾指挥过千军万马,与境内各路反贼交锋无数,亦知战场之惨烈,战事之残酷,非迫不得已下,轻启战端并非上策。

    但若是事涉领土之争,那动用大兵也是必行之选,我皇明坐拥亿兆子民,若要成军,瞬间即可得数百万敢战之士。

    而据本官所知,贵国总口数不过百万,且远隔数万里之遥,单单为一不过数百里之岛屿与我皇明争锋,似是有得不偿失之嫌。

    本官有一事还要相询贵使,据闻贵国百年前乃大佛郎机国之附属,后反出其辖单独建国,本官想问的是,不知贵国现今与其是敌是友?”

    陈奇瑜对范布隆霍斯特刚才有些心虚的言论稍微驳斥一下后,紧接着便抛出了一个貌似与当前谈判内容无关的问题。

    “尊敬的陈副相,首先我要纠正一下你的语句,我们荷兰不是造反,我们是为了争取独立自主才与西班牙王国决裂。

    至于两国目前的关系,坦率的讲,并不是友好国家。这次我们联合访问贵国,其实想要达成的目标并不一致,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单独要求与贵国进行商谈的目的。”

    范布隆霍斯特虽然不明白陈奇瑜为什么会突然转移话题,但未经思索的他依旧是非常直接的表述了现在的事实。

    “呵呵,贵使确是坦诚之人,此说亦是与接下来之谈判有关。

    据本官所知,大佛郎机国侵占吕宋国之领土,并在其首府设置督抚与军队压制吕宋本国之民,由其土地上攫取财货、役使其民以供己用,此种行为已是有违道义之举。

    另就是,我朝自身资源匮乏,故而需由吕宋采买铜铁矿石以资国用,此种贸易之为实属正常之举,但据我朝海商所言,大佛郎机国利用其独占吕宋之利,竟然不准我朝商户进行采买行为,并且以武力对我朝商户进行驱赶,这等霸权行径实是令人齿冷。

    据本官所知,贵国亦是资源匮乏之地,国内建设与发展也须用到大量矿产,而且贵国往来大洋之上与各国贸易,途中须有若干港口经停,以便补充各种必要物资,台湾岛之据点便是此等所在。

    而马尼拉港口位处黄金地段,亦是贵国往来东西必经之地,但好像大佛郎机国也同样禁止贵国商船经停并贸易,此事可否属实?

    有鉴于此,故我朝欲与贵国联手图谋大佛郎机所占之地。

    事成之后,贵国商船可自由进出吕宋之港口,亦可在其土择地安置人口,倘若如此则台湾已无保有之必要,如此一来,我朝与贵国既不伤和气,也能利益均沾,此议贵使以为如何?可敢代表贵国朝廷签署此项协议?”

    在察觉到荷兰人对台湾据点已无过于执着的怨念后,陈奇瑜干脆直截了当的讲出了解决台湾问题的最终手段:以西班牙占据的马尼拉交换荷兰人在台湾岛上的据点,至于理由,就用西班牙政府和军队妨碍自由贸易作为借口。

    朱由检非常清楚,荷兰人构筑的热兰遮城是一座极为难打的坚城,这种典型的欧洲棱堡采用立体防御构筑,火力覆盖无死角,要想攻破势必将付出惨重的代价。

    而既然有了其他的谋划,那就不必去付出无谓的牺牲了。

    朱由检相信,只要能够打下马尼拉,那么荷兰人肯定会接受大明的方案,放弃台湾,移驻这座地理位置极为优越的南亚良港。

    朱由检并没有占领菲律宾全境的野心,驱逐西班牙人之后,就让荷兰人随便挑选地方建立据点好了,反正那又不是大明的领土。

    不管从当时的情况还是后世的历史来看,荷兰从来没有成为过一个军事强国。就算现在它享有海上马车夫的声誉,也只是单指它在世界贸易中占据的地位,而不是它有称霸世界的军事实力。

    和这种野心不大的国家做朋友才是正道,因为它对大明构成的威胁会在可控范围内,不管遇上什么大事,荷兰人首先想到的是谈判,除非涉及到重大的自身利益时,在谈判无法取得结果的情形下,它才会选择动用武力解决问题。

    “尊敬的陈副相,请问您刚才说的可都是真的?贵国政府要与西班牙人开战?

    您可能不知道的是,西班牙现在虽然正在衰败的时期,但它的军事实力仍然十分强大。

    西班牙人占据菲律宾已经有六十年以上的历史,他们在马尼拉这座港口城市修建了大量的炮台和其他工事,而且他们在马尼拉构筑的城堡同样是棱堡,军队数量也是远远超过我们在台湾岛上的人数。

    坦率的讲,要想把西班牙人驱逐出菲律宾,难度会远远大于攻破我们的热兰遮城。

    贵国军队虽然在台湾战胜了我们荷兰军队,但那场冲突不能说明任何问题,我们虽然十分欢迎贵国政府的提议,但对贵国军队能不能打败西班牙人却是持怀疑态度!”

    在听到陈奇瑜出乎意料之外的方案后,范布隆霍斯特和巴列维特的脸上都露出了吃惊的神色,两人迅速交换了一下眼神,彼此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喜出望外的意味,但在思忖片刻后,范布隆霍斯特用十分郑重的语气陈述了一番事实,并顺便表达了荷兰方面的担忧。

    这种担忧不是没有道理的。

    荷兰人在经过与西班牙人长达三十年的争取独立的斗争,最终才得以建国,可以说最了解西班牙的就是现在的荷兰人。

    “呵呵,大佛郎机国要是强盛的话,贵国是如何脱离其治下建国的?

    据本官所知,贵国只于海上纵横无敌,但贵国军队远非无人可抗,如此比较的话,大佛郎机国之军伍不过寥寥而已!

    我皇明东北之境亦有反贼立国,其军力不可谓不强,祸乱我皇明边境达二十载,可结果如何?其立国之思不过是黄粱一梦罢了!

    除非不想,否则,以我皇明之军力,任你强横无匹,最终也难逃覆灭之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