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五百五十二章 布防漕运,建立海军
    在朱由检的战略部署中,黄得功部要分兵北上和南下,维护京杭大运河的畅通,震慑江南一带的同时,可以随时纵兵东南沿海,对郑芝龙做出威胁的姿态,这样可以有力地配合钦差远赴福建想要达成的目的。

    黄得功部还要起到保护陈奇瑜任漕运总督时,沿运河两岸修建的粮仓的作用。

    这几处粮仓现在是由漕运衙门和当地官府派人看管,这样的安保措施太过简陋,一旦有什么大的事端,这些未经战阵的漕兵和差役根本不顶事。

    为了预防万一,这些重要设施必须要有强军保护。

    每一处粮仓安排两百人足矣,淮安府留驻两千人,临清留一千,扬州一千,中间五处粮仓一千,这样整个运河主要河段都有精兵驻守,再配合锦衣卫的情报网,足可掌控整个运河,保护好这条经济大动脉的健康运行。

    以张远为南京总兵,所部三千人除大部驻扎南京府外,还要分兵于周边州府建立军营,以便及时压制突发状况,不使江南有大的动荡。

    张远所部在保护辎重营地时表现出色,所以此次全体得以升迁,并有了个好的去处。

    内陆重要的区域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下面就是整合边军了。

    在内外安定的形势下,九边重镇都已经成为了大后方,再保留军队已是多此一举,只要在西安府留驻一支数千人的军队即可,其余的边军士卒在领取每人二十两安家银、将官视级别增加后将全部裁撤,伴随的配套政策就是每人可免三年田赋,三年期满后新三年内减半征收。

    相信这一政策也会受到除了少数将官外广大边军士卒的热烈欢迎。

    二十两银子看似不多,但对于很多贫穷的边军士卒来说,这可是一笔天文数字的巨款。

    有了这笔安家银,娶个婆姨,再买上头牛,多开几亩田地,一年中大半时候能吃上饱饭,没事再生几个娃,这不就是人生的最大追求吗?

    五年解决天下大多数百姓的温饱问题,这是朱由检制订的目标。

    在大幅度减免赋税、对新垦田地三年免征,新三年减半计征的情况下,再辅以各种水利设施的配套到位,这个五年计划或许不是梦。

    对于北地穷惯了的绝大多数百姓来说,吃饱穿暖就是他们最大的愿望。

    但是,这个人类最基本的诉求和权利,在这个时代却成了无数人的奢望,自己作为一国之主,对此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和义务。

    现在虽然条件在逐渐转好,但仍然还有很多人在死亡线上挣扎,解决他们的基本生存问题任重而道远。

    在开疆拓土和保护漕运安全、裁汰各镇边军后,接下来要进行的就是新兵种的组建,或者叫重建。

    于登州设立大明皇家北海舰队,擢刘国能为北海舰队都督,正二品武职,张文耀为北海舰队提督,从二品武职,其余将校由二人所部按功拔擢,舰队母港驻地设于登州府。

    朱由检本打算命名为皇家北海水师,但水师听上去给人的感觉不大气,于是干脆直接以舰队命名,虽然这个舰队只是个空壳子,连一艘炮舰都没有,但起码的架子还是要搭建起来。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刘国能和张文耀所部是大明官军中仅有的了解海况的军伍,在登州的一年中,大半时间用来乘船演练,用来改造成水师是最合适不过了。

    等到从荷兰采购的炮舰到来后,在荷兰教官的指导下,大明历史上第一支正规海军也许不用几年就能诞生了。

    当然,要是这次郑芝龙能够俯首听命的话,大明未来最强的海军还是在福建。

    为了让舰队尽快成长,朱由检已经给骆养性下令,动用锦衣卫的力量,从包括广东、福建、江浙等沿海地区搜罗经验丰富的水手,威逼利诱下,将他们带往登州,这样可以最大程度上缩短舰队成型的时间,也能尽快培养出更多合格的水手和舵手。

    至于炮手,那只能靠弹药来喂了。

    在漂浮不定的海船上开炮轰击目标,那可是一门非常难以掌握的技术,这种情况下,除了抽调勇卫营的高手来调教外,还需要葡萄牙和荷兰教官从理论上给予指导。

    只要有足够的金银,欧洲有经验的炮舰教官还是很容易找到的,而现在的朱由检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金银财宝。

    只要是人才,只要他喜欢银子,那就统统用银子把他砸晕后搞过来。

    没办法,有钱就是这么任性,想不任性都难,银子太多,一天不花个十万八万两的就觉得少了点什么,心里难受。

    海军成军是个漫长的过程,期间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刘、张所部虽然对海况较为熟悉,但他们所有演练都是在近海,而且是在相对来说风平浪静的渤海和黄海一带海域,这种训练比起横跨万里大洋的荷兰人来说简直就是小儿科。

    不管是印度洋还是太平洋,浩瀚无边的海面上各种突发状况虽是发生,恶劣极端的天气下随时有可能船覆人亡,但只有在应付和见识过各种复杂气象情况后,一支真正的远洋海军才会诞生。

    万事开头难。

    既然想要建成海洋强国,那所有的付出和牺牲都是必须要经历的,在这件事上没有捷径。

    说到银子,朱由检不由得想到了后世流传颇广的一个传闻:李自成攻破大明京师后,从皇宫中搜出了三千万两白银。

    在这个有鼻子有眼的传闻驱使下,朱由检曾经密令王承恩带人搜遍了后宫每个角落,甚至连一个老鼠洞都没放过,但最后的结果让他哭笑不得。

    野史害人啊。

    自己一个一向自诩理智冷静的成年人,居然去相信这种毫无根据的信口胡柴,这智商真是愧对列祖列宗。

    其实仔细想过之后,朱由检就觉得这事太过荒诞。

    要是真有那么一大笔巨款,朱由校临终前能不告诉自己的弟弟、未来的皇帝吗?

    况且这么一大笔银子,单是储存就需要好几个大仓房,并且每次从外面运进宫里就要动用大量的太监,根本瞒不住人。

    若是真有,在崇祯登基之初,早就有邀功请赏者巴巴地跑来献媚了,众人皆知的事情,难道只瞒着皇帝?如同筛子一样的皇宫里,如此惊天之事能瞒得住吗?

    要是真有这么大笔银子,历史上的崇祯至于穿着打补丁的衣服?至于让母仪天下的皇后在宫中纺纱度日?

    再者说了,自万历掌权后,偌大的后宫,上万的太监宫女,所有的开销都来自于每年一百余万两的金花银,这点银子还得每年算计着花,那三千万两银子是如何积攒下的?

    如今世面上流通的巨量白银,都是自隆万开海后,从海外流入大明的,在此之前,大明的主要货币是铜钱和丝帛,去哪淘换如此巨量的银子?

    这种无脑之人的臆想,就如同传说皇帝用金锄头种地一样,实在是可笑至极。

    在圣旨的最后,朱由检下令,各军整备完毕的情况下,孙传庭、卢象升、秦良玉带队返京,太子将会亲至德胜门外郊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