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五百五十四章 额就是中意她!
    李进忠一阵风是的跑出养济院的大门,喊过正在门口与值更门房闲扯的车夫,之后他跳上马车,大声吩咐车夫赶车向外城的勇卫营营地驶去。

    半个时辰后,疾行的马车来到勇卫营营地大门附近。

    还未等马车停稳,李进忠就从车上跳了下来,他从衣袍中掏出一角碎银扬手抛给车夫,口中大声吆喝道:“这位大哥且在此处等着,额稍后还要用车!”

    说罢便迈步向前疾行,给营门口值哨的士卒验看过木牌后,李进忠火急火燎地窜进了营地。

    “将军!将军!麻游击!

    赵二娃,将军在否?”

    一进营地,李进忠一边向自家营房疾奔,一边大呼小叫的喊了起来,众多出营回返的士卒们纷纷从营房内跑了出来,用惊异地目光看向一向沉稳地李进忠。

    “把总,可是出了甚子事?将军正在屋里歇息!”

    赵二娃话音刚刚落地,一身灰色短打的麻敬天撒拉着短靴从屋里窜了出来:“号丧啊!甚子麻油鸡!额说李进忠,恁这是在外惹了甚子祸事,叫人家打上门来了不成?”

    “将军,额可见到您老人家了!额这回可是遇上大事了!您老人家说啥也得帮额一把!”

    李进忠窜到麻敬天身边,搀着他的胳臂就往屋里带。

    麻敬天用狐疑地目光歪着脑袋看着李进忠,发现这张黑脸上焦急中透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就像发春的猫儿一样。

    他回过头来不耐烦地挥了挥手:“都散了散了!有甚子好瞧的?没见过这张大黑脸是怎地?”

    众多带着好奇心围拢过来的士卒们嘿嘿笑着三三两两地散了开去。

    “额说李进忠,到底出了甚子事情?额咋觉着像是有小娘子追着你来了?”

    “将军!您老人家真是能掐会算,比额老家村子里的瞎子还要厉害几分咧!这事正是与小娘子有关!”

    李进忠先是狠狠夸了上司几句,随后便把刚才的事简单讲了一遍,末了他用不容置疑地口气说道:“将军,额第一眼看到赵小娘子就认定,她就是额地婆姨!和额过一辈子的婆姨!额说啥也要娶了她!恁得帮额!”

    已经是游击将军的麻敬天看上去十分地老成,其实他只比李进忠大三岁,到现在也是光棍一条,因为从小入了延绥镇边军,所以对男女之情也是一知半解。

    听完李进忠的讲述之后,麻敬天摸索着颌下浓浓地胡须,用犹豫不决地口气开口道:“额说,恁可打听清楚这个小娘子家世如何?这下聘可得先找个中人去问明白,需要甚子礼仪可是讲究地很,额们这群人生地不熟的粗汉懂个甚子?人家父母要是不情愿,额们还能明抢不成?”

    “将军,额们是不懂,可兵部大老爷们懂啊!恁就带着额去兵部走一遭,找邱郎中出个面不久成了,邱郎中对咱这群厮杀汉可着实不坏,这回的文书不就是邱郎中给额开具的?”

    路上早就想清楚的李进忠赶忙接话道。

    当麻敬天带着李进忠来到兵部衙门里找到邱玉成,把来意说明之后,邱玉成先是微微一怔,随既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好事好事!既是李把总有了意中之人,那本官自当尽力促成此事!”

    随后,邱玉成喊过一名书吏来,把事情简单一说,然后吩咐他跑一趟养济院,找到管事详细了解一下这位赵小娘子的家世背景,回来后再据此准备上门提亲之事。

    在这个讲究媒妁之言的时代,有官方背景的一方去寻常百姓家中提亲,自然是没有不应允一说,待书吏走后,邱玉成便与麻敬天、李进忠随意攀谈起来。

    半个时辰后,一脸异色的书吏回返,邱玉成见状便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他起身来到公房的里间,与那名书吏交谈片刻后走了出来:“李把总,这位赵小娘子可是有一目无法视事?其家世倒是清白,只是有一目自幼便因疾患而失明,故此直到现今仍是待字闺中。

    据本官所知,其家境并不宽裕,除却赵小娘子与养济院做活外,家中尚有一患病母亲,以及一名年幼之弟需要抚养。

    本官倒非有嫌贫爱富之思,只是窃以为,以李把总之人材,大可寻得一位良配为偶,说不定能寻得一位大家闺秀,那样对将来之仕途也会大有助益。

    故此,依本官来看,此事还是就此算了吧,就当是一次饭后闲谈好了。

    另就是,武选司正在考功,本官特意过问一番,以李把总先登之功,此次将有超擢之赏,不出意外的话,连升五级,游击将军一职是跑不了了,麻将军也会荣升参将一职,本官先在此提前恭喜二位了!”

    邱玉成先是把赵小娘子的情况讲了一下,然后以两人马上要升职一事作伐,委婉的劝说李进忠放弃此事,并表示他刻意帮着物色别家女子,甚至可以是官宦人家,那样会对李进忠未来的前途能够有很大的帮助。

    “邱郎中,额早就看到赵小娘子一目不便,可额就是中意她!额不管升不升官,就是想娶她!恁的好意额心领了,额只想着劳烦邱郎中指点一下,这提亲下聘须用着啥子物件,额们粗汉不懂的要甚礼节,可别教赵小娘子觉得亏待了她!

    额拿出五十两银子交于您,找媒人也罢,采买聘礼也成,您就可着这些银子花用,额也不想找甚子大家闺秀,额就是个穷军户出身,就稀罕赵小娘子这般温顺贤惠的女子!”

    邱玉成的话丝毫没有让李进忠改变主意,他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摆出了一副非赵小娘子不娶的姿态,此举让邱玉成一时之间有些哭笑不得。

    “李进忠,恁可想透了!邱郎中这番话可是实心实意为你着想,恁要是不识好歹,将来可有你哭的日子!

    恁真要是升了游击将军,娶个婆姨却是一目有疾,这可怎生带出门去?!旁人还不一个个拿此事取笑与你?再者讲了,你家中老父能答应你娶个这等婆姨?

    这天底下好女子多的是,为何偏要这个赵小娘子?你可要想清楚了再做决断!”

    作为李进忠顶头上司的麻敬天最是了解他,知道这货就是一根筋,认定的事八头牛也拉不回来。眼见他这番神情,麻敬天心里明白,现在谁劝也没用,只能由着他去了。

    “邱郎中、将军,天底下好女子多的是不假,可额就中意赵小娘子一人!

    等额这生米做成熟饭,额大就是不认也得认了,额一时半会是回不去老家咧,等过几年额领着几个娃回家看额大,额就不信额大能把额打出去!

    恁二位要是想帮就帮帮俺,要是不愿帮,额就找别人!”

    果不其然,李进忠犟脾气上来了,一拧脖子把头偏向了一边,摆出了一副你们看着办的样子。

    邱玉成和麻敬天对视一眼,知道再劝也没什么用处,两人心下有些惋惜的同时,对李进忠这番真情意也不禁心生感叹。

    “既是进忠拿定了主意,那本官就不再相劝,此事就交由本官吧。

    本官以为,进忠此事就由养济院主事做个媒人为最佳,本官这就找与他相熟之人登门拜访,把请托之意告知,之后先行六礼之纳采,女方若有意联姻,那后续相关自是好说了。

    二位且回营中静候佳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