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五百五十五章 赵小娘子的婉拒
    六礼是汉族传统的婚姻仪礼,指的是从议婚至完婚过程中的六种礼节,即: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

    纳采即男方家请媒人去女方家提亲,女方家答应议婚后,男方家备礼前六礼去求婚。

    问名,即男方家请媒人问女方的名字和出生年月日。

    纳吉,即男方将女子的名字、八字取回后,在找人进行占卜。

    纳征,亦称纳币,即男方家以聘礼送给女方家。

    请期,男家择定婚期,备礼告知女方家,求其同意。

    亲迎,即新郎亲至女家迎娶。

    “纳采”为六礼之首。

    《礼记·昏义》日“:纳采者,谓采择之礼,故昏礼下达,纳采用雁也。”

    清人秦蕙田解释说:“将欲与彼合婚姻,必先使媒氏下通其言,女氏许之,乃后使人纳其采择之礼。”

    意为男家向女家求婚,由媒妁代为转达,女家同意后,再收纳男家送来议婚的礼物。

    纳采礼物用“雁”。

    《仪礼士昏礼》“昏礼有六,五礼用雁,纳采、问名、纳吉、请期、亲迎是也。”

    至于何故用“雁”?《仪礼士昏礼》者认为“:用雁为贽者,取其顺阴阳往来者。

    就当回到军营中的李进忠盘算着身上剩余银两够不够结婚所用时,当日未时左右,兵部衙门的李书吏来到了军营,用既遗憾又不解的语气告知他:邱郎中托人找到养济院的张主事后,张主事委托信国成亲自上门提亲,但赵小娘子不同意这门婚事,回话说请李将军另觅佳偶,并将提亲用的大雁退了回来。

    赵小娘子的这一行举大大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中,也让李进忠彻底蒙了。

    本以为十拿九稳的好事,第一关都没过去就被人挡在门外。

    因为按常理说,不论是人材还是身份地位,李进忠配赵小娘子都是绰绰有余,右眼已盲的赵小娘子这是典型的高攀了,可万万没想到,这样的好事竟然被人家给拒绝了。

    “李书吏,赵小娘子为何拒了提亲之事?莫不是看不上额这副丑样?还是嫌弃额是粗鲁军汉,怕成亲后额会欺负与她?”

    李进忠黑黝黝的脸庞上带着无限的失落之意,说话的语气也变得低沉起来,一旁地麻敬天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刚要出言安慰几句,但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李将军,赵小娘子的原话我也不知,听她的意思,大概就是说自己这幅样子配不上将军你,还说若是她将来出嫁,久病的老娘和幼弟将无人抚养,为了照看家中老幼,她此生已绝了婚配之念,赵小娘子谢过将军的一片情意,说是只愿来生能有缘与将军相识!”

    “也就是说,赵小娘子不是不愿给额做婆姨,是有些许顾虑才拒了额?若是她心忧之事都能解了,她就肯嫁给额对不?李书吏,是这意思不?”

    听完李书吏的简述,李进忠暗淡的眼神突然大亮起来,情不自禁之下,他伸手抓住李书吏的臂膊连声发问道。

    “大概可能就是此般意思吧,李将军,你且放手!”

    被李进忠大手攥的手臂生疼的李书吏龇牙咧嘴的回道。

    “哈哈!那就成了!”

    李进忠大笑着松开手臂,二话不说,迈开大步一阵风一样出了房门,直奔不远处的马厩而去。

    “李进忠,恁这是要做甚子去!这都快申时了,京师夜晚可是不容行走!”

    麻敬天一边大喊一边追出门去,李进忠早就跑出数十步之外,麻敬天生怕这个夯货惹事,急急忙忙地追来过去。

    李进忠跑到马厩里,把放在一旁的马鞍抱起来放到一匹枣红色战马的背上,手脚麻利地扣好皮扣之后,解开战马的缰绳搬鞍认凳飞身上马,一带缰绳,战马唏律律嘶鸣一声调转过来,李进忠双腿用力一夹马腹,无视飞奔过来的麻敬天,枣红色战马四蹄翻飞,直奔营门而去。

    营门口值哨的士卒都是他的手下,远远看到自家上官打马奔来,赶紧上前合力打开营门,枣红色的战马带起一股尘烟疾驰而去。

    兵部批准的假期还未结束,加上夏日天光尚早,士卒们以为自家上官还有东西尚未置办完,这是趁着没事的时候再去市场花钱呢。

    在京城待了数天的李进忠,凭着军伍出身对地形地貌特殊的观察力和记忆力,在这几日的四处闲逛中,对来回走动的几条道路都是烂熟于心,纵马出了营门后,李进忠催动坐骑直奔北城养济院而去。

    时节虽是夏末,日头却依旧毒辣,申时不到的光景下街道上行人并不算多,马蹄踏在宽敞平坦的石板路上发出清脆的响声,不过小半个时辰,李进忠便赶到了养济院。

    李进忠翻身跳下战马,门房看到这位军爷再次临门,所以在上前笑着招呼一句话便上前牵住缰绳,李进忠心急火燎地开口问道:“这位兄台,赵小娘子可在院中?”

    门房闻言楞了一下后随即笑着回道:“赵小娘子适才因有事回返家中,现下尚未回来,将军有事的话可去找信管事分说。”

    “你可知赵小娘子家住何处?”

    李进忠知道肯定是因为养济院的管事受托登门提亲之事,这才让赵小娘子提前回家等候,之所以现在没有回来,可能是因为驳了管事的面子,心里不安所致。

    这位门房对赵小娘子被人提亲一事已有耳闻,对赵小娘子拒绝他人的提亲也是感到有些惋惜,现在眼见李进忠如此模样,略一琢磨便恍然大悟。

    “知道知道!不瞒将军说,小人与赵小娘子住处相隔不远,算是近邻,于赵小娘子一家也是最为熟知。

    说来赵小娘子也是个苦命人,家中父兄与数年前接连病亡,其母也因此重病缠身,家中积蓄花去大半,大小事情只能由赵小娘子一力承当。

    因家中日见窘迫,不得已下她才寻了这份差事,每月略赚些银钱补贴家用,一个大好的小女子,其命却是如此之苦,唉!”

    李进忠本不耐他如此絮叨,但因事涉自己的意中人,对于急于知道赵小娘子所有情况的他来说,对方的唠唠叨叨居然让他听得津津有味。

    “你看我这啰嗦半天,险些误了将军大事。赵小娘子家就在前面不远,索性现下无事,小人就带着将军走一遭,这来回不过片刻,也误不了自家差事。对了,将军,今番带了多少人马前来?”

    门房絮叨半天后,看到李进忠并未烦躁,高兴之下遂自告奋勇,要带着这位憨厚壮实的军将去认个门。

    这位门房对温柔贤淑的赵小娘子抱有极大好感和同情心。

    在他看来,眼前这位军将对赵小娘子确实是真情实意,这回亲自登门,说不定要上演一出抢亲的好戏,这可是会成为能谈论多年的谈资啊。

    “人马?甚子人马?这位兄台,时辰不早了,咱还是赶紧过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