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五百五十六章 酒后吐真情
    正如这位热心门房所说,赵小娘子家离她所供职的养济院并不远。

    门房在前引路,李进忠牵着战马跟在后面,转了几个弯之后来到一条不算宽敞的胡同入口处,门房抬手一指道:“前面那扇没了油漆的大门就是赵小娘子家了,将军自可前去叫门,小人在此等候,顺便给将军看护战马!”

    胡同口几个正在玩耍的孩童看到高大魁梧的李进忠后顿时心生怯意,停止嬉戏后呆在原地,但很快他们的注意力便被那匹高头大马所吸引,在试探着看向李进忠,发现对方并未注意到他们后,这几个孩童慢慢围拢过来,用满是好奇和艳羡的眼神打量着这匹战马。

    李进忠犹豫了一下,将战马缰绳递给门房,双手搓了几下后嗫喏着开口道:“某未带礼物就贸然登门,岂不是太过失礼了?要不某拿些银钱出来,劳烦兄台替某就近采买些礼品可好?”

    “成!将军此话有理,空手登门确是有些失礼,将军且在此稍后,小人去往前边商铺采买些物品,片刻既回!”

    老于世故的门房一看李进忠的言语和神态,便知道他于这种事上缺少见识,看到李进忠从怀中掏出银子,门房眼珠一转,心里有了计较。

    他一手握着缰绳,一手接过李进忠递过来的一块几钱重的碎银子,随后把缰绳递还给李进忠,转过身来疾步向着来路行去。

    李进忠目送着热心的门房离去,四下打量一眼后牵着战马来到墙边一棵碗口粗的枣树前,把战马缰绳系在了树上。

    那几个孩童尾随过来,围着战马四下转悠,枣红马一扬脖颈打了个响鼻,流露出一副不屑的神态。

    “兀那娃娃,离着马远一些,小心别让它踢着,散了散了!”

    有些心烦意乱的李进忠瞥见一名孩童伸手去摸马身后,立刻粗声大气的喊了几句,几名孩童顿时蹿到了一边,但一时仍是不肯离去,只是对着李进忠和战马指指点点小声议论着什么,面上都是一副嬉笑的神情。

    没让李进忠等的太久,不一会工夫,门房手提怀揣一些糕点糖果之类的物品折返回来,李进忠赶忙迎上前去接过,口中连连称谢。

    “将军,喏,小人特意给你买了坛酒回来,将军且喝上几口以壮行色,稍后进了赵小娘子家中便有了话头,免得许多言语憋在心里道不出来!”

    门房笑嘻嘻的开口说道。

    他究竟是个过来人,刚才看到李进忠扭捏踌躇的样子,知道就算进了人家门里,也指定说不出什么让人高兴的话来,所以他干脆买了一坛子酒回来,叫李进忠喝上后壮壮胆子,到时候就啥话也敢讲了。

    “这个,,,军中禁饮酒,上官知晓后要打二十军棍,再说额也不善饮酒,要是喝多了说起混话,开罪了小娘子可不好!”

    李进忠看到门房递过来的小酒坛后并未伸手去接,而是思忖一下后犹犹豫豫地开口道。

    “咦,将军,不是我说你,就我这眼光,一看就知道你是个直心肠的人,定不是能言善道之辈,要是不借着酒劲壮胆,你就算进门也没得说!

    军中禁酒,可你现在并非在军中,哪有上官看的见?

    你就听我的,准没错!”

    李进忠四下看看,发现除了几个孩子和路过的行人外并无外人的身影。

    再者说来,门房的话确实有理,他热血上头骑马赶过来,就是想见到意中人后把自己的心里话讲出来,但现下热乎劲过去后,心里只剩下忐忑和心虚,原本的念头也慢慢消散,要是没有外力相助,他现在都想拔腿就走。

    这倒不是说他是三分钟热度,而是因为他太过在意赵小娘子,生怕这样做会让她受难为,更怕会亲耳听到从她口中讲出决绝的话来,要是那样,他真不知道自己会难过成什么样子。

    “将军,男子汉大丈夫,即是真心念着一个女子,那就得拼上一把才成!”

    门房再次给他打气道。

    “成!额听你的,拼一把!”

    “哎,这才对嘛!”

    门房一脸喜色的拍开酒坛泥封,扯掉包在坛口的油纸,一股淡淡的米酒清香味四溢开来,李进忠一手提着其他物事,一手接过酒坛后送到嘴边,一仰脖子咕嘟嘟大口畅饮起来,不一会工夫,大半坛子米酒进了腹中。

    李进忠把酒坛子拿开,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随后打了个酒嗝,黑黢黢的脸上已是透出一抹红晕,眼神变得更加明亮起来。

    门房见状急忙接过酒坛,笑着冲他竖起大拇指,李进忠点点头后,提着礼物迈开大步向着赵小娘子家门行去。

    赵小娘子家的门楼看样子已是许久未曾修缮过,上面覆着的青色瓦片已有几片破损,两扇紧闭门板上的铜环也已损坏了一只,李进忠举步行至门前,借着涌上来的酒意,用力拍响了门板。

    片刻之后,一个温柔的声音自门内响起:“是谁敲门?小女子是否识得尊客?”

    “赵小娘子,是额!李进忠!就是今日托人提亲的那个!恁把门打开让额进去,额有些言语要与你分说明白!”

    门内的赵小娘子听到李进忠自报家门后显是吃了一惊,在沉默片刻后才开口说道:“李将军,奴家先谢过将军的抬举之意,奴家已是把话对信管事分说明了了,奴家这般家世样貌,却是配不上将军如此人物,将军还是请回吧,奴家实在不便开门!”

    “赵娘子!你那番言语额都听到了,可额总觉着,你心里并非那般想的!你还是对额有些中意,对不?”

    不善饮酒的李进忠此时已是酒意上头,额头上汗水滴落的同时,说话也变得大胆和直接起来。

    门内的赵小娘子再次沉默片刻后,语气瞬间冷淡下来:“李将军怕是会错意了!您这样的大英雄大豪杰,岂是奴家这等身有残缺之人能配的上的!您为何要无事消遣奴家?将军还是请回吧!莫要在此败坏我赵家名声!要是再不走,奴家可要喊人报官了!”

    李进忠一听对方如此态度,心头顿时更加焦躁起来,酒劲上来的他有些站立不稳的感觉,于是他干脆转过身来,把几包礼品放在地上,背靠着门板坐了下来,那几个孩童也聚拢过来,笑嘻嘻的看着有些酒醉的李进忠。

    “赵小娘子!恁这般说道可是冤煞额了!额从未存半点消遣之心!额就是中意你!这才请托他人上门提亲,要是额有半点虚情假意,老天打雷劈死额!”

    不胜酒力的李进忠上半身倚靠在门板上,用手背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嗓子干的想要冒火一样,声音也随着低沉起来:“额今日第一眼看到你,就觉着好似在哪个地界看到过你一般,心里头一下子也似欠着你一样,额就想,兴许是上辈子你是额的债主,这辈子找额要债来了!

    额老家是西安左卫一个穷军户出身,入伍前也是吃了上顿没下顿,逼得实在没得活路才投的军,几年下来,额每逢阵仗都是冲在前头,好歹也是立下不少战功。

    恁家家世额也知道个差不离,额心下并无半分瞧你不起的心思,恁眼睛盲了一只,这能算甚事?天下女子眼睛都全着,可额觉得都木有你一只眼睛好看!

    恁家有娘亲,这多快活!额娘在额十岁时便是殁了,额就是想孝敬都没得孝敬!

    恁有幼弟须得抚育,这更不算甚子事咧,额这回战功能封个游击将军,一年下来可是有几百两银子咧,养活恁娘亲跟弟弟算不着甚,咱二人成亲,你就带着娘亲跟弟弟一块进门,额养的起!

    额杀建奴得的赏银可是不少,额跟你说,额还从那些建奴家中寻获了不少金银,除却给家中老父寄回去大半,额还留下了不少,加上月饷,紧着你花都花不完,将来给恁弟弟成亲的银子足够足够!

    额就是觉着,额这辈子定是要跟你一起,就算到死也不会分离!额俩人成亲置屋,能生下许多个娃儿,许多。。。。”

    随着李进忠语声逐渐低落到不可闻,一阵如雷般的鼾声响了起来,这货居然借着酒意酣睡了起来。

    已经过来的门房见状顿时哭笑不得,但刚才李进忠的那番言语也让他感动不已,他正要上前隔着大门劝说赵小娘子几句,一声断喝从他背后传了过来:“李进忠,你这厮果然在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