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五百五十七章 终成眷属、赐银
    赶来的正是李进忠的上司麻敬天,陪着他一起过来的是养济院管事信国成,他受托登门提亲被拒,所以知道赵小娘子的家宅。

    麻敬天本来骑马一路追着李进忠后面,但他没到过城北的养济院,所以跟着跟着便被李进忠无意中给甩开了。

    由于李进忠的意图太过明显,麻敬天当然一下就猜出他要去往哪里,于是他在先后询问过几名路人后,在李进忠和门房离去不久便来到了养济院。

    随后他找到养济院的主事说明来意,主事当即喊过信国成来,带着他赶到了赵小娘子家宅。

    果不其然,麻敬天在胡同口一眼就看到了身穿夏常服的李进忠,在气恼之下,麻敬天大喝一声,提着马鞭奔了过来,信国成也连忙撩起袍服一角小跑了过来。

    当看到歪倒在赵家门板上酣睡不止的李进忠,以及堆在地面上的几包礼品时,麻敬天不禁是既好气又好笑,一直提着的心也彻底放了下来。

    他本以为这夯货会动粗抢人,那可是他担待不起的大事件,在天子脚下强抢民女,就算你立下功勋,最后也肯定没好果子吃,最好的结局也是升职一事泡汤,要是闹的大了,那就更难说了。

    “X的!这小子居然吃酒!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等回到营中,二十军棍是没得跑了!李进忠,还不滚起来!”

    麻敬天一边骂着一边举起手中的马鞭就要抽下去,一旁的门房慌忙一把扯住他扬起的手臂高声喊道:“将军将军!是小人撺掇这位将军饮酒!将军莫要动怒!要打就打小人好了!”

    信国成也是在一旁劝阻道:“麻将军切勿着恼!李将军触犯军规一事,还是回到军营再行论处,此事还是莫要惊动他人为好!”

    几人的高声呼喝也惊动了赵家周边的邻居,不少人已是走出家门围拢过来,纷纷打听着到底出了何事,热心的门房一五一十、添油加醋,把知道的事情重新加工过后告知了众人,此事立刻引发了吃瓜群众们的热议。

    就在此时,赵家紧闭的大门吱呀一声从里面打开,酣睡中的李进忠突然失去了倚靠,上身一下子倒进了门内,正好压在开门的赵小娘子的脚面上,人却是依然鼾声四起。

    本来就觉得有些窘迫的赵小娘子俏脸一下子变得通红,吃瓜群众有人哈哈大笑起来,几名孩童更是发出公鸭叫声一般的笑声。

    麻敬天本来就是做个样子,眼见此景后也是顺势放下手臂。

    “信管事、王家大叔、这位将军、诸位乡邻,此事都怪奴家,惊扰到众位叔伯安歇,奴家在此给大家赔个不是了!还请王家大叔把李将军扶起来,莫要让他受了凉气!”

    赵小娘子的脸上红晕未褪,但举止却未显丝毫的慌乱,她先是向大家蹲身一礼赔了情,随后又央求姓王的门房把李进忠扶起来,言行举止既显大方又通情理,这让围观的众人,尤其是麻敬天和信国成都是心中暗赞:李进忠这厮还真是蛮有眼光,这位赵小娘子除了眼有残疾,还真是一位良配。

    姓王的门房赶紧上前费力的把李进忠拖了起来,其余的众人都是纷纷向赵小娘子还礼。

    麻敬天还礼之后看到李进忠仍是醉眼惺忪的样子,全凭老王硬撑着才没有继续倒下去,心头的火气腾地再次升了起来。

    他疾步绕过赵小娘子进了院子,四下打量一圈后看到了放在墙角的一口大水缸,麻敬天举步奔过去后,提起旁边的木桶往水缸中一探后,提着半桶水反身回到李进忠身前,双手举起木桶,将半桶水劈头盖脸浇了下去。

    本来还迷迷糊糊地李进忠被从头到脚浇了个透,一阵凉风吹来,一阵冰凉之意让他顿时清醒过来。

    李进忠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渍,睁开一双牛眼后,首先看到的是眼前一脸恼怒的麻敬天。

    “将军,你怎地来了?额刚才好似睡着了,赵小娘子人咧?”

    看着一脸茫然的李进忠,麻敬天将水桶撂下,抬腿踢了他大腿外侧一脚:“X的!老子的脸都叫你丢光了!等回去营中,老子要亲手打你二十军棍!还不赶紧着把事办完,跟老子回营?!”

    李进忠挠了挠头皮,正不知道怎生是好时,信国成开口对站在一旁的赵小娘子道:“赵家小娘子,俗话说,易得无价宝、难得有情郎,李将军对你可是一片真情,这回就连麻游击也亲自过来了,此事我看你还是莫要再推脱了吧?”

    麻敬天也转身笑着接话道:“赵小娘子,我这属下浑是浑了些,可脾气秉性那是没得说,在营中那不管是将官还是士卒,都是愿意与他往来。

    依我老麻看来,你二人真是天生一对!等你二人成亲时,我会招呼大家伙儿都来随份子吃喜酒,咱们好生热闹一番,哈哈哈哈!”

    王姓门房也开口劝道:“赵小娘,我可是从小看着你长大成人,对于你家状况最是明了,你这般岁数了还要撑起赵家,着实不易啊,可单单指望你养育娘亲幼弟却是难上加难。

    适才李将军那番肺腑之言我也都听到了,那可是句句都说到了实处啊,这等好男儿上哪去寻?你可要真真想透了再做决断为好啊!”

    这时,周边围观的邻居们也是你一言我一语的纷纷出言相劝,都是希望赵小娘子能同意了这门亲事,李进忠则是一脸紧张中带着期盼的等待着意中人做出的抉择。

    “信管事、麻将军、王家大叔,诸位叔伯兄长,奴家并非对李将军不满意,只是因家境窘困,实是不愿拖累与他,奴家不敢信自家会有这般好命,能教李将军这等的英雄看中,奴家心中实是觉着高攀不起!

    还求麻将军高抬贵手,莫要再打他军棍,若是不小心打坏了,奴家心里会觉着愧疚不安!

    不瞒大家,直到现下,奴家都觉着似在做梦一般。。。要真是个梦,奴家宁愿不醒。。”

    神情已经恢复平静的赵小娘子说到最后把头转向一边,左眼眶中已是蓄满了泪水,一旁地李进忠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想要上前安慰却又觉着当众如此实在不好意思,情急之下他一手紧攥着袍服一角,一只手臂扬起高声道:“额从未觉着恁是高攀!额适才说过的话都算话!咱要是成了亲,额就买套大些的宅子,你娘亲跟幼弟都跟着额二人一道过活!额绝不会有半点慢待!额要是半句虚言,老天爷打雷劈了额!”

    赵小娘子偷偷用衣袖试了一下眼角,抬眼看了一下这个憨憨壮壮的军汉,心下也是感动不已。

    “成!既是赵小娘子求情,那某便先记下这些军棍,着他立功赎罪好了!你这夯货,还不赶紧谢过小娘子求情之恩?!”

    麻将天看到李进忠手足无措的样子,不禁开口笑骂道。

    李进忠红着面皮冲着赵小娘子抱拳作揖,赵小娘子赶紧蹲身回了一礼,众人开始嬉笑着打趣起来。

    “赵小娘子,那我明日再登门提亲可好?”

    信国成打蛇随棍上,笑着开口试探道。

    “全凭信管事做主!”

    赵小娘子红着脸再次蹲身一礼,一转身脚步轻快地奔向屋门,随手将站在门口咬着手指看热闹的五六岁的幼弟拽进屋里,并随手掩上了屋门。

    “成了成了!大伙散了吧!等他二人成婚时,大伙都来吃杯喜酒,我等就此告辞!”

    麻敬天看到大事已成,遂笑着向众人拱手告别,然后与信国成、李进忠、王姓门房一道转身离去。

    第二天上午,受到委托的信国成便再次提着大雁登门提亲,这次赵小娘子则是欣然应允,而后双方将要把接下来的五礼依次行完,李进忠也在离着营地不远的城内买下了一套两进的宅院。

    这件并未引起其他人关注的小事,却在第二天被锦衣卫当做笑谈传入宫中,朱由检得知事情的全部经过后,对二人的这番真情实意也是赞赏不已,并随即赐下银百两、铜质如意一对、各色织锦绸缎六匹,以示对二人的祝福,这段美好的因缘终于以皆大欢喜收场。

    就在这段小插曲过后第三天,孙传庭、卢象升、秦良玉联袂奏报,率先返京的大军已至原蓟州镇大营,请求朱由检钦定进京日期后再率军回返。

    经钦天监仔细计算过后,大军凯旋的日子终于定在了五日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