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五百五十九章 放假、大肆采购、衣锦还乡
    在大军凯旋、太子郊迎、午门献俘、告祭太庙、大赦天下等一系列庆祝活动结束后的第三天,朱由检再次下旨,给参战的全军将士放假半年,让拼杀了大半年的军将士卒们回籍探亲,顺便将各人获赐的赏功银、缴获的“战利品”送返家中,并借机回家成亲,以完成光荣而重大的繁衍后代的使命。

    这次全军放假分别给出了一定的时间段,五天一个批次轮流离京。

    率先获得假期的是孙传庭组建的原秦军、现勇卫营一部,共计近两万人。

    按照朱由检制订的规矩,秦军将士可以在五日内到京师各个市场采买物资,然后离京返乡。

    朱由检的这一决定受到了全体参战将士们的热烈欢迎。

    在关外拼杀了半年之久,将士们的心理疲劳期已到达最高峰值,是时候该彻底放松一下了。

    家,就是修养身心最好的港湾,父老乡亲、兄弟姐妹、长辈晚辈们的面容和话语才是人们心中最为期盼的东西。

    这次所有参战将士全都立功受赏,朝廷赏赐如此多的财物是绝大部分士卒们从没有见过的,这样丰厚的奖赏足够改变绝大多数人的家境。

    富贵不还乡,如衣锦而夜行。

    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渴望着被认同、被夸赞,而拥有大量的财富正是被他人认同的基础,也是成功的象征之一,这个道理亘古不变。

    这次全军放假就是给了将士们一个能被家乡父老广泛认同的机会,也是所有人都期盼的事情。

    在接下来的数日内,京师各个市场以及城内的大小商铺都是人满为患。近两万名原籍陕西各府的秦军将士携带着大量的贵重金属蜂拥而至,疯狂的采购着各种各样的商品货物,其中尤以布匹、鞋帽、糕点糖果、米面、油脂、食盐、火腿、廉价的胭脂水粉首饰等等生活日用品为最多。

    这些都是日常生活的必需品,每个家庭都会用到,在这个物资匮乏、大多数都处在贫困线以下的北境家庭来说,能够裹腹保暖的就是最好的。

    至于首饰水粉,或许是给自家的娘亲姐妹,或许是自家婆姨,或许是自己的意中人买的,这在当时来说,再廉价的水粉首饰,对普通人家的女性也是属于奢侈品了。

    至于绸缎锦帛这些能当做货币的贵重物品则是鲜有士卒去采买,只有少数将官采购少许,这让眼瞅着隔壁布庄卖断货的的绸缎铺的掌柜们心头像是在滴血一般。

    四海商行早就提前得知了这一消息,依照这些精明掌柜们的眼光,当然知道什么东西最受军卒们的欢迎。

    在京城的四海商铺已是备足了货品,基本都是将士们需要的日用品,短短五天之内,朱由检赏出去的银钱,又以另一种方式流转回来。

    但这次虽说营业额暴增,可利润却是几乎没有,甚至是有些许的亏损。

    四海商行名下的商铺对军卒们售卖的商品,全都是以成本价加上运费后零利润出售,这都是遵照朱由检的命令进行的。

    现在的內帑根本不缺银子,朱由检更不想用这种方式去赚取将士们的血汗钱,这种昧良心的银子挣到手又能怎样?花着心里会有罪恶感。

    本来依着自己的性子,朱由检是打算把这些日用品免费或者半价售卖给将士们的,但考虑到这样做的话会破坏了京城正常的商业秩序,所以还是改为成本价对军卒销售。

    经过五天的大肆采购,原秦军将士们开始以籍贯所在的州县为单位集结,待处理完后续的相关事宜后离京返乡。

    为了方便将士们归家,除了动用日渐完善的邮递系统力量外,四海商行还调集了京畿一带所有的马车,雇佣了大批的手推车和车夫,在这种巨大外力的作用下,近两万名秦军又花费了数日才全部走出了京城。

    这些运输工具和人力产生的费用全部由朝廷和四海商行负担,秦军将士们只需跟随看好自己采买的商品即可。

    四轮货车在这次大规模的运输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在生产了几十辆乘用车之后,朱由检下旨,将作局生产马车的工坊停止乘用车生产,转而全力制造四轮货车,此举为的就是加速货物的流通,促进大明商业的繁荣和发展。

    将作局的马车工坊在半年内一再扩建,招收了大批的工匠和学徒。

    因为采用了流水线工序的缘故,加上各种计件和奖励措施的及时到位,数百名工匠和学徒爆发出惊人的能量。

    随着夏日的来临,白昼变长,夜晚很短,在工坊工人们的强烈要求下,工坊的开门时间由原来的辰时中,提前到了卯时中,也就是后世的六点,整整提前了一个时辰的时间,而晚上下工的时间也同样延长了一个时辰,由每日的申时末延长到了酉时末。

    这样算来,工人们每天的工时足足有六个时辰、后世的十二个小时之多,这还是朱由检考虑到人性化后的结果,本来依着绝大多数工人的要求,是打算让工坊管事点上灯笼干到戌时的。

    计件发钱是最大的动力,多干就意味着月初多拿一份银钱,在这个从不认为干活是辛劳的时代,绝大多数普通人都没有把付出劳动当做一回事。

    人活着不就是干活吗?

    北方人口中的活路活路,不干活哪有路?不干怎么活?

    既然有这么丰厚的薪资可拿,多干点不是应该的吗?

    在这种普遍认知下,在银钱的驱动下,四轮货车以每天十辆的惊人速度生产着,而且随着工人们熟练度提升,这个日产量经常被刷新着,预计再过半年,四轮马车的日产将达到二十辆,那样每月将会有六百辆承载量更大的四轮马车被投放到市场。

    伴随着北地,尤其是京畿地区道路的拓宽平整,这些新增的马车将会极大的提高大明的货物运输能力,进一步促进商品的流通速度,直接推动大明经济的快速发展。

    四轮马车在半年前刚一投放市场,四海商行便率先以每辆五十两银子的价格采购了五十辆,以便用于京师到张家口堡一带的商品运输。

    这条官道也是除了京畿地带之外,朱由检下令最先开始拓宽平整的一条道路,为的就是方便与塞外归附的蒙古部落进行贸易往来,在获取大量塞外商品的同时,给这些相对温顺的蒙古部落提供大量的日用品,安抚住这些不羁之心。

    一年多来的实践证明,此举获得了巨大的成功。

    随着最早归附过来的那批蒙古人生活水平的迅速提升,更多的蒙古部落闻讯而来,在边墙外放牧牛羊的同时,从商队中获取到了包括茶叶、布帛、鞋帽、铁锅、粮食、细盐、白糖、成药等等在内的大量生活必需品,小日子过得一天比一天滋润起来。在这种情况下,你就是赶也赶不走这些蒙古人了。

    当初的入寇抢掠,更多的目的,也不过是为了夺取一些生活物资而已,现在既然不用抢就能得到,那为啥还要搭上自家丈夫儿子的性命去抢?何况还不一定抢的来。

    经过几天轰轰烈烈的大采购,以及后续按籍贯装车分组,在朱由检下达放假令的第十天,近两万名原秦军将士全部离京,伤残者坐车,完好无损者步行,所有人满怀着憧憬和期待踏上了回家的路程。

    新婚的李进忠这次并没有随同大军一起返乡。

    他从养济院中给表兄挑选了一名六岁男童作为承嗣者,并交给了升为了千总的二弟带回西安府家中,交由父亲照看抚养,随后他以赵小娘子母病弟幼、无法脱身为由留在了京城。

    其实他是怕他爹对赵小娘子不满意逼着他休妻而已,李进忠打算等多生几个娃之后再带着娃回家,那样他爹就没什么不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