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五百六十一章 新建行省、野有遗贤
    “诸卿,自万历四十四年老奴于赫图阿拉称“汗”至今,历时二十四载有余,期间杀伤我大明军民众多,虏获我大明子民财物难以计数,其对我大明造成之间接损失更是难以估量,加之我大明北境流贼肆虐,内忧外患之下,致使我大明江山社稷几有倾覆之危!

    幸得我皇明有无数奋起之士,以忠诚无畏之气概前赴后继、慨然赴死,以赤血与勇敢荡涤群丑,终致跳梁覆灭、群寇烟消!

    在座诸卿亦是各安己任,为剿贼平虏殚精竭虑、尽献其能,此般为国之心尽皆入朕之目。

    诸卿,现今四海平定、屑小伏诛,我皇明子民再无动荡亡命之忧,那随之而来的便是如何富民强国、重建大明。

    朕有信心与诸卿同心勠力,创设远超汉唐盛世之崭新大明,恢复我中华昔日四海臣服之荣光!诸卿可愿与朕同行?!”

    “臣等愿附骥尾,追随圣上建此盛世!”

    以文华殿大学士、内阁首辅温体仁为首的一众文臣尽皆庄严肃立,齐齐躬身拱手施礼高声和道。

    “善!诸卿且坐!”

    朱由检微笑着吩咐道,众臣再次施礼后纷纷落座。

    “今日乃是新内阁成立后诸卿首次齐聚一堂,新人新气象,旧事已已,今后大明能否呈现一番崭新气象,皆看诸卿如何施政治国了。

    望诸卿于国事民情之上大胆建言献策,凡是利国利民之策,皆可谋之施之,反之亦然!

    朕并非昏庸之人,诸卿不必担心有长于谋国、短于谋身之祸,朕自问尚能明辨是非,只要利国利民之举,朕不会因其言行过分而罪人,还望诸卿谨记!”

    诸臣再次起身口称遵旨,朱由检笑着摆手让大家坐下,随后继续开口道:“今日议事主题之首便是重农。

    自朕登基之初至今,天气时现反常之兆。尤其是江北之境,数省连续干旱少雨,又或是旬日间连降暴雨,致使数千万顷田地所获甚微,致无数黎民五可食之口粮,如此极端之气象极为罕有,此亦为前数年流贼四起之所依仗也,而其中既有天灾所致,亦有人祸之为!

    现今流贼既灭,各地官府大兴屯田安民、兴修水利之策,再加上行之有效移民之策,北境数千万之黎民终获喘息之机,但此等诸般策略只是开端,若要大明境内长治久安,重农之策须事事处处放于首要位置!

    前番有松江府知华亭县知县李釜源进献《地图综要》数十册,朕览毕赞叹不觉,其于我大明各行省地理、水利、江防、海防等诸事记述之详,令人叹为观止,其著作者吴学俨、朱绍本、朱国干、朱国达等人学识之渊博亦是让人激赏不已,而其中有一语最是令朕赞赏。

    楚故泽国,耕稔甚饶,一岁再获柴桑,吴越多仰给焉,谚曰‘湖广熟,天下足。

    诸卿皆知,此言绝非虚妄,湖广自世宗起便渐为我大明重要粮食产地,因其所产米粮繁盛,故江南之地现今亦多食其粮,而以自身之良田改植桑木,以求获取更多银钱。”

    在朱由检原先的认知当中,原本以为湖广熟、天下足这句民谚是在清代才流传开的,在接到李釜源进献的《地图综要》后这才知道,这句后世广为人知的谚语竟然出现在了自己所在的时期。

    不过这句民谚出现在这本书册中,更多的带有希望引起皇帝和朝廷重视的因素在里面,因为湖广虽然丰产,但尚未得到大规模的彻底开发,还有大批的荒田被遮盖在杂草水泽之中,若想使其变成良田,除了动用国家之力外,任何个人在这方面的努力,效果都是微乎其微的。

    作为后世中国的粮食主产区,处于长江中游的江汉平原素有鱼米之乡的美誉,粮食产量仅次于东北的松嫩平原,而以现有落后的农业技术和方式来看,全面开发江汉平原是最为现实的策略。

    毫不夸张的说,只要用数年甚至十年的时间,把江汉平原彻底开发出来,单单此处的粮食产量便足可解决全大明大部分百姓的吃饭问题。

    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湖广地区水网发达,更兼临近长江,粮食收获后可以通过水上转运,运输条件极为便利,这在交通设施十分落后的当时是极为关键的。

    若是山东移民到位后再将松嫩平原这片最肥沃的土地开发起来,那困扰朱由检的粮食问题将会得到彻底解决。

    有鉴于此,朱由检决定,动用巨量人力物力投入到湖广地区,全力开发这个大粮仓。

    “《尚书》有云:嘉言罔攸伏,野无遗贤,万邦咸宁。”

    朕以为,此番李釜源进献之图册,其著作者吴学俨等四人皆具经世之才,若任其悠悠林下、终老乡野,实朝廷之失也,故而朕决意,吴学俨等四名博学识、才堪以用,即日起入司农寺任职,其官职由温卿会同吏部及司农寺左右少卿议定!”

    吴学俨等人现在都居住在松江府一带,家境条件优渥,但功名上却没有什么进展,几个人还都是生员身份,随着年纪渐长,也绝了仕途上有所收获的心思。

    为了完成这本《地图综要》,四人整整花费了十年的时间,足迹踏遍大明十三个布政使司,这期间的收获也是巨大的,这种务实的作风和态度正是大明所急需,也是朱由检最为欣赏的。

    司农寺是个筐,只要是人才就往里装。

    由于现在司农寺新建不久,对于各种实干型农业人才的需求量非常大,加上寺里的官员并未调任地方大员,没有威胁到其他正宗进士们的官职和地位,所以皇帝的这些举动并没有引发舆论上的反弹。

    在大多数官员眼中,司农寺就是个干苦活累活的衙门,就算你混个六品、五品官职,但付出却是极其巨大的,皇帝就算不断往里塞人又如何?论起职权和享受,哪比得上一府大员来的舒坦。

    他们不知道的是,朱由检早就有了计划,等到司农寺上下接连做出拿得出手的政绩后,外放地方大员、主抓地方建设就是水到渠成的事,到时候若有人提出异议,朱由检会毫不客气地把他调到司农寺中来。

    “为更加有利于湖广之开发,早日将其变成天下粮仓,朕决意将湖广布政使司分拆,以洞庭湖为界,洞庭湖以北为湖北行省,治所武昌府;以南为湖南行省,治所长沙府。以李釜源巡抚湖北,以方孔炤巡抚湖南,两省下辖各府州县同样以洞庭湖为界划分。

    两省巡抚衙门新增官吏由吏部考察后予以拔擢任命,周卿切记一点,须着重选拔于农事上熟稔之人为官,出身不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