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五百六十三章 农业不仅仅是种田
    “诸卿,以农为本是历朝历代都放在首位之大事,此事已是毫无争议。但朕却以为,重农并非仅仅是种田,粮食也只是农事中最重之一环而已,林、牧、渔、油此四业亦是农事重要组成,在鼓励农户开荒种田之余,上述四业亦当作为大事来抓!”

    朱由检的这番话让殿内众臣都有些摸不着头脑的感觉,因为在他们的认知当中,农事就是农桑,种田植桑就是自古以来农事的两个最为重要的方面。

    林业勉强还能理解,牧业应该是养牛骡驴等大型牲畜代替人力耕田,渔业?打鱼的渔夫撒网捕鱼尝个新鲜,怎么成了业?油不就是菜油灯油吗?怎么上升到了业的高度?

    “启禀圣上,圣上适才所提四业令人有耳目一新之感,且将此等类与农桑列为一体,臣等虽略有所得,但深究起来仍有懵懂之惑,圣上能否就此事详解一番,以解臣等之惑?”

    本着不耻下问、在合适的时间和场合提出合适问题的原则,老温在观察到众臣脸上疑惑的表情后,起身行礼发问道。

    “首辅且坐,朕所提新四业其实与所有人都有着密切之关联,也是朕深思之后想到之策略,今日当与诸卿共同探讨一番。”

    朱由检笑着让温体仁坐下后,开始发表对四业这个概念的论述。

    “众所周知,衣食住行乃人之根本需求,而其中,食为根本。食之一字包涵甚广,于生民来讲,可引申为日常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

    朕与诸卿皆衣食无忧之人,平常饮用虽不致奢侈无度,但却亦是应有尽有,除却米菜之外,凡牛羊猪鸡鸭之类肉食当是餐桌不可或缺之物。

    可诸卿平时亦当有所觉,只要肉食等诸多荤腥之物食用一多,则粮米之费大减,身体也能长久处于饱腹之况,有此可见,肉食供应充足下,粮米所用便会减少。”

    殿内诸臣对朱由检的这番言论并不感到新奇,因为这也算是生活常识,并不足为奇。

    “圣上所言之牧业便是于此相关?若是大明境内畜类多多,以此来补粮米之不足,臣等对此倒是并无异议,不过臣以为,耕牛向为历朝禁止屠宰之物,故此牛已是排出;而羊之放牧向以陕西河南两省农户为多,在当下连年大旱、众多流民食不果腹之境下,想要大力推广似是力有未逮;而家豬虽是易于饲养,但据臣所知,若想使其膘肥体壮,则需用粮食喂食,现今人均糊口尚且不保,恐是无法推之。”

    侯恂起身施礼后,接着朱由检的话题发表了自己的意见和看法,他这番论断有理有据,殿内众臣大多点头表示赞同之意。

    “侯卿之论朕岂能不知?卿之所言实为当下现状,但与朕之所图并不冲突。

    朕欲大兴牧业,亦非急于求成,而是要使诸卿及各地官府将此事作为重要事务予以考量,在促进辖区内开荒拓田之后,有余力发展畜牧业,从而加快解决广大黎民温饱问题。

    与开荒种田需要青壮劳力不同,饲养放牧猪羊鸡鸭不需要占用更多劳力,老弱妇孺皆可从之。一旦在官府引导扶持下,于北境推广开来,多则三五年,少则一两载,北境数千万黎民于粮米之需求便可大幅减少,而省下之粮米又可喂猪养鸡,如此循环往复,温饱之事亦不再难求。”

    在朱由检所处的后世,这种良性循环早已实现。

    由于肉蛋奶等副食供应量充足,人们对粮食的需求量大大降低,原先那种半大小子吃穷老子的情景几乎绝迹,正常人一顿饭只吃一个馒头或一碗米饭便已饱腹。哪像现在整个缺少油水的时代,由于日常难见荤腥,这个时代的人食量大得惊人,若是敞开肚子吃的话,一个青壮一顿饭吃一斤面也不一定吃的饱,这在后世简直是不可思议。

    众臣对朱由检的言论持着无可无不可的态度。毕竟皇帝说的也在理,喂养家畜之事老弱妇孺能干的了,与种田产粮并不冲突,只是最终能取得何种成效就不好说了。

    “启奏圣上,那朝廷该当如何将此策推而广之?凡牲畜类皆需仔苗,而育苗并非易事,若想于北境施行此策,非大量幼苗不可,此事当如何解决?”

    这次说话的是孙传庭。

    作为内阁次辅的他是第一次参加这种会商,本来在不熟悉的情况下不想多言,但在考虑到皇帝这种策略可能带来的良好结果后,孙传庭还是站了出来,将这项计划的难点以及后续如何执行等疑虑讲了出来。

    “孙卿所虑正是朕接下来要讲的。

    正所谓隔行如隔山,孙卿适才所提育苗之事,于在座诸人来讲似觉繁杂无比,但于相关业中熟手而言却视若寻常,因其乃借以谋生之手段也。正如让其指挥千军万马征战沙场,其定不能也一般无二。

    据朕所知,自崇祯八年,朕使名下皇庄开设畜牧养殖至今,四年间共为宫中和勇卫营将士提供成猪五百余头、鸡鸭蛋类不计其数,此举不仅使皇庄养殖户增收银钱若干,且使宫中及军中伙食大为改观,将士们体质明显要强过其他只食米面类军粮之伍,此一点孙卿、卢卿、陈卿等上过战阵之人尽皆知晓。”

    孙传庭、卢象升、陈奇瑜三人都是点头表示赞同。

    “皇庄本就有养殖类能手,只缘此前本小利小,故未能将规模扩大。在有足够钱粮支撑下,其人手段尽显,不仅饲养畜禽成活率高,且自有培育仔猪、鸡鸭幼苗之良方,四年来,养殖规模一扩再扩,亦带动整个皇庄养殖业迅速发展,众多老弱妇孺从中受益,一年下来,所获比种田还要强出不少。

    钱粮一多,不光是养殖户自身生活有了较大提高,其所出亦极大丰富了京师市场,使众多手有余钱之官吏工人可选食材更加繁复,从而变相较少了京城之粮食供应量。

    由此可见,大力发展畜牧业一事大有可为,也是提高农户收入最为有效之手段!

    朕已使皇庄管理局据此人多年养殖经验之口述,记录并整理成册,现已刊印数千册,内阁将推进畜牧业发展之策成文后,将此养殖册页付之于后下发个地方官府,嘱其由本县中挑选有经验者按照册页所述实验之,待验证并纠正其中错误后,在本县大力推广!”

    作为内阁首辅,温体仁当仁不让的起身施礼后接旨,随后接口道:“启奏圣上,老臣以为,塞外蒙古各部所产大型牲畜于我大明已是大有裨益,稍后内阁定策时需考量后行于文中。圣上所言畜牧业依然定策,那剩余三业如何分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