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五百六十五章 皇帝不高兴
    “启奏圣上,臣以为,值此我皇明百废待兴之际,当务之急便是大兴水利、组织农户及灾民开荒耕种,力争两三年内使北地粮食能够自给自足,此方为上上之选,其余诸事皆可放置一旁!”

    首先站出来表示反对此事的是侯恂。

    虽然老侯已经离任户部尚书一职,但在新的内阁中,按照朱由检提出的阁臣分工部司的要求,侯恂对口分管的依然是户部,所以他对有关田地产出的事情依旧最为关注。

    自崇祯九年皇帝下旨各地官府组织和鼓励农户开荒拓田,并制定新垦田地免租赋三年的政策后,经过各地官府上报的数据来看,在这一惠及万民的政策红利刺激下,战乱平息的地区亿万农户爆发出了巨大的热情。

    据不完全统计,三年来,全大明新增田亩达一千五百万亩之多,如果按照每亩平均亩产一石粮食计算,每年新增粮食产量就有一千五百万石之多。

    而更为重要的是,这些新垦田地三年免租赋期已至,按照后三年减半征收的政策,这些新增田亩每年可缴纳租赋达两百余万石,按市价计算,折银当在一百余万两左右,这种巨额收入足可使得户部日子更加好过,这可是一份沉甸甸的政绩,也是值得炫耀的功劳。

    而如果按照皇帝的新策略,地方官府就会把一部分精力用在扩大大豆、油菜、花生等作物种植面积上,而这些作物的产出是无法估价的,也没办法征到赋税,虽然会有很多农户从中受益,但太仓却会因此减少不小的收入,这种对朝廷不利的政策必须要阻止其出台才行。

    “启奏圣上,民以食为天,与天下尚有千万黎民急需粮米糊口之况来讲,盲目扩种油脂类作物耗时耗力,更兼其占用良田,实为不可取之策。

    圣上为民之初衷臣等尽皆钦敬,但此策最好后延数载再予以执行为佳。”

    侯恂表达完反对之意后,孙传庭也起身表示了对侯恂的支持,但他并没有全盘否定朱由检的策略,只是委婉的表示现在不是最好的时机,等过几年温饱问题解决了再出台相关政策才好。

    在侯恂和孙传庭两人先后发表反对意见后,其余众臣也都纷纷发言,或明或暗的表态反对朱由检的决定。

    在这些臣子的眼中,万千黎民只要能有口吃的,就已经是朝廷开恩了,皇帝居然还想着让他们吃的更好,这种想法实在是太过天真和幼稚。现在动荡的时代虽说已经结束,但天灾却依然持续不断,在这种恶劣的条件下,让万千流民安定下来才是正道,其他的都是不足论的小节而已,根本没必要推而广之。

    “朕适才已经把油脂之重要性讲说一遍,诸卿却是仍旧不以为然,诸般言论看似有理有据,但实是尚未认清此事紧要之处。

    扩大经济作物种植面积与种粮并无冲突,现今太仓已日渐充盈,早不复数年前之窘迫之状,随着陕西各府连续两年粮食增产,更兼有湖广、江南漕粮并无断绝,加之靖海伯连年自外采购粮米输入我境,只要调配得当,北方受灾各省民众几无断粮之忧。

    而随着荆襄地区大面积开发,明后两年我大明缺粮之危便会得以根本缓解。更不提还有辽东肥沃之土,只要措施得力,粮食新增以及山东需要朝廷赈济之民众数量巨减,一来一往之间会使形势更为好转。

    诸卿皆知,大豆肥田是农事常识,若其与粮米轮种,地力在得到充足休养后会更加肥沃,粮食产量也会增加不少。

    既是诸卿对此并不注重,那便先于辽东之境试行此策吧。

    内阁行文辽宁巡抚衙门,明年起,在保证山东移民与原住民口粮无忧之境况下,扩大大豆种植面积,在作物轮种的同时,最多可与粮田对半耕种,此事无须讨论,诸卿遵旨便可!”

    在看到众臣这种态度后,朱由检心感不爽之下冷着脸下达了命令,群臣面面相觑之后再也无人出来表示继续反对之意,温体仁起身施礼接旨,这件事就这样以双方各退一步的形式结束了。

    “朕既已决意开海,并意于松江府华亭县修建上海港、明州府修建宁波港一事,工部、户部是否已遣人赴此两地办差?

    此事虽不算紧迫,但也要抓紧时间进行,待勘察施工完毕,西夷各国众多商船便会抵达并与我大明各商家进行贸易,至于海关征税一事依天津港例即可!”

    由于刚刚被众臣群起反对,朱由检的脸色冷厉起来,语气也带着些许不耐烦的意味。

    侯恂和范景文对视一眼,后者硬着头皮起身施礼回禀道:“启禀圣上,因前番荷兰国使节离开不久,考虑到其一来一往尚需近两年时间,故此工部上下都觉此事并不着急,故尚未安排人手赴松江与宁波勘察施工,稍后会商完毕,臣即刻安排相关人手离京南下经办此事,臣保证绝不会耽搁工期,定会于两年之内完工!”

    “启奏圣上,海关征税一事须港口建设完毕后方能实施,故此户部亦未曾派员南下,若是圣上对此不满,臣稍后也会派遣相关人等即刻南下!”

    在看到皇帝不再一口一个爱卿地称呼大家后,侯恂知道皇帝有些生气了。自己这些人都是皇帝才拔擢不久,没想到新内阁第一次例会便与皇帝唱起了反调,细想之下确实有些不应当。

    皇帝的策略又没损害大家的利益,只不过是想改善一下众多百姓们的生活条件而已,就算此举可有可无,或者是有布局太早的意思,但大家伙儿也不该众口一词的表示反对,这样让皇帝怎么下的了台?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朕一再强调朝廷官员办事要有效率,只要计划得当后就立刻着手实施,既是方略议定,为何非要算着日子赶工期?港口早日建成,众多海商便会主动停靠贸易,朝廷便会早一日征税入库,为何非要等到与荷兰国交易方可?

    此事勿得迁延!须尽快着手办理!督察院遣御史督之,建设港口一事若遇地方官府推诿迁延,涉事者一律开革!”

    朱由检沉着脸冷声道,范景文一脸讪讪的躬身接旨,其余诸人看到皇帝这般模样后,心里也觉得有些不安,殿内的气氛变得有些沉闷起来。

    “开海与成立海军一事靖海伯之态度乃是关键所在,朝廷须得遣重臣前往福建,将朕之意图与他分说明白!诸人谁可前往?!”

    群臣面面相觑后,邹维琏起身施礼道:“朝堂之上唯独老臣与靖海伯相熟,此事老臣愿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