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五百七十二章 天家耳聋眼瞎
    这件事其实就发生在两天前,锦衣卫高层多多少少也都知道此事,但由于当事者是锦衣亲军指挥同知齐昌国的亲信,骆养性等人碍于过往情面,对此事采取的是睁一眼闭一眼的态度,暂时没有打算向宫里禀报,只是暗中示意梁琦把守卫处理干净,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事情是由今年锦衣卫所办的一件案子引发的。

    在上半年关外大战前夕,锦衣卫接获眼线密报,随后由第三千户所千户梁琦带队赶赴关外,将兵部分管宁远辎重大营的武库司员外郎刘元利等人抓捕回京,罪名是贪墨倒卖军用粮草物资。

    此案兵部涉事者多达三十余人,上至员外郎刘元利,下到管着粮草物资进出的仓库大使、小吏,这些人串通一气,以飘没、耗费为名,在往宁远大营输送物资长达一年的时间里,贪墨下数万石军粮物资后转手倒卖给与他们有关联的商户对外售卖,非法获取银钱共计三万一千六百余两,此举可谓是丧心病狂之极。

    这件案子由于几名销赃的从犯都在外地,所以抓捕取证的时间较长。而正因如此,也给了某些人利用职权大肆敛财的空档。

    主办此案的梁琦原任锦衣卫扬州千户所千户,在当年破获淮安盐提举司一案中立下了功劳。

    随着在外捞了不少意外之财后,梁琦不满足于现在的地位,他想的是回到京师衙门,离着堂上官们近一点,等到南镇抚司镇抚使王正元让出位子来后,自己能更进一步,坐上这个专管锦衣卫内部军纪的重要位子。

    在花费了重金后,梁琦终于如愿调回京师,与第三千户所千户李启斌互换了位子。

    朱由检在对锦衣卫内部进行分权时,特意加强了南镇抚司这个原先只是名义上存在的部门的权利,镇抚使也加了指挥同知的衔,以此来制衡锦衣卫几名堂上官以及北镇抚司镇抚使。

    南镇抚司镇抚使王正元这个平日里无人搭理的角色猛然间强势崛起,并且趁势收拾了几个向来桀骜但被抓住错处的卫内强硬人物,从而在卫中树立起了自己的威信。

    但王正元已经年近六旬,身体本就有些不好,因着工作强度陡然加大,身体也渐感不支。

    在得知这一情况后,朱由检已经打算准备派人接替他的职务,如果骆养性等堂上官替梁琦说几句好话,那南镇抚使一职还真的就归他了。

    但不巧的是,这次朱慈烺无意中得知的事件中,主角正是梁琦。

    这件案子的主犯刘元利的妻子为了挽救自家丈夫的性命,四处托人求情,最后在别人的引见下找到了梁琦。

    梁琦见刘元利的夫人年轻貌美后顿时起了色心,他对刘夫人讲:“只要你拿出五千两银子来,然后从了本官,那本官自会保你丈夫不死。”

    刘元利的妇人救夫心且,对梁琦的话信以为真,于是在回去后四处求告,最后筹到纹银三千两,梁琦打发亲信把银子运回家中,并且玷污了刘夫人。

    这还不算往,梁琦从抄家的手下口中得知,刘元利的女儿年已十六岁,现在还是待字闺中,于是,梁琦再次对刘夫人提出要求,让她们母女俩一起伺候自己。

    为了让刘元利能够逃得一命,刘夫人与女儿商议后只得答应了梁琦的无耻要求,就这样,在案子没有侦办完结之前,梁琦尽享财色兼收的好事。

    但是此案已经呈送进宫,朱由检在得知后已经下了旨意,所有案犯全部处斩,并将行刑时间定在了本月十五,也就是三日之后。

    消息传出后,得知此信的刘夫人母女顿时惊呆当场,在抱头痛哭一场后,刘元利的女儿在租住的房子内悬梁自尽,刘夫人心神俱丧之下,跑到街上哭骂梁琦一番,引得众多路人围观叹息,随后刘夫人回到租住的院子投井而亡。

    这件事只要知道当事人姓名后不难查清,因为毕竟有多人耳闻目睹刘夫人当时的惨状,所以事情的经过很快摆上了朱由检的案头,而朱慈烺也得到了一份,而朱慈烺不知道的是,此时的梁琦及一众亲信校尉已经被逮入了诏狱之中。

    “朕没想到,就在朕的眼皮底下,竟然有如此恶事,且当事者是为亲军千户!此真为亲军之耻、皇室之耻也!

    太子见微知著,能于无意中探得此事后即刻追究,不容丑恶之事形于天下之意实是大善,望太子秉持此心,于将来登基后一以贯之。

    现下事情既然水落石出,朕来问你,你打算如何处置此事?”

    在听完朱慈烺的陈述后,心中怒火稍减的朱由检先是夸奖了一番,随即将后续问题抛出。

    听到父皇对自己的夸奖,朱慈烺开心不已,他稍微迟疑一下后施礼回道:“启禀父皇,儿臣以为,千户梁某借用职权非法索取不义之财、霸占他人妻女,论罪当诛,故应于闹市斩首弃市,其家产充公;亲军诸堂上官于此事充耳不闻,以致亲军军纪松懈,故其皆有失察之罪,当降职罚奉以儆效尤!”

    朱慈烺言罢,眼巴巴地看向父亲,希望能再次听到父亲的夸奖,但这次朱由检并没有流露出赞赏的神态,这让朱慈烺内心有些失望。

    “烺哥儿,你有无考量过?梁某之为并不隐秘,以亲军之耳目,对此能无所觉?若非你碰巧遇到此事,以亲军之手段,此事或许不用多久便会被其采用各种手段湮没。

    此事看似单一,但究其根本,实为我天家对亲军已有失控之兆!

    皇家久处深宫,若想尽知天下事,所依仗者无非厂卫也!可现下于天子脚下生发丑闻,而皇室诸人却蒙在鼓里,那京师之外呢?若是如此前般,各地流贼四起,而京师却依旧歌舞升平,怕是贼人打到京师,你我尚不可察也!”

    朱由检的一番言论不仅让朱慈烺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更是让一旁地王承恩内心既感忐忑又感恼怒愧疚。

    自家的侄儿身为东厂掌刑千户,身负监视亲军地重任,对这件事竟然毫无察觉,实在是愧对皇爷的器重与栽培。

    “皇爷,小爷,东厂妄称天家奴仆,于此事上却后知后觉,实是该死之至!王世勤这贼子该当撤职查办!皇爷,小爷,此事令天家蒙羞,老奴心内实是愧疚已极!待老奴寻得空档,定要将此贼子活活打死!”

    王承恩噗通跪倒与地,磕了个响头之后直起身子咬牙切齿地道。

    “大伴且起来吧。此事东厂确有失察之责,现下天下太平后,许多人已是心生懈怠之意,是该好好敲打敲打了!”

    朱由检刚刚说完,一名小太监疾步而入后大声跪禀:“禀皇爷,厂卫诸堂上官奉旨入宫觐见!”